→設定來源:http://www.plurk.com/p/lz5e0y

→年齡操作+轉世paro

→名字沿用,部分私設有

→可能有後續(?

※※

 

3.

做為一名認真稱職的公司職員,チョロ松表示最近壓力有點大。

時值傍晚的下班下課尖峰時段,今天(又被上司強制)提早下崗的他習慣性地來到公司附近的「松野」咖啡店,選定吧台邊的座位落坐——那兒幾乎變成他的專屬位子了。

「被強制下班的チョロ松さん今天也是招牌特調對吧?」剛給窗邊一桌送上飲品的店長在見他坐定後才過來給他上了杯水,同時不忘調侃一下因為太敬職而數度被強制下班的老顧客。

這種時間點過來百分之百是被強制下崗來著。

「啊啊,麻煩了。」已經習慣被這位店長換著花樣調侃的チョロ松沒去反駁那串形容詞,只是意思性地翻個白眼,脫下外套的同時往吧台內最近來的工讀生掃了幾眼。

其實這個叫トッティー的店員已經來一段時間了,但無論見到多少次都會有種莫名的熟悉感以及與自身有八分相似的長相總讓他忍不住多瞧上幾眼——喔,還有那個因為形狀很像貓嘴而特別引人注目的嘴型。

「讓您久等了,這是您的招牌特調。」

瞟了眼トッティー把咖啡杯輕輕放在自己手邊後離開的背影,チョロ松偏頭看向人來人往的街道,手指穿過杯柄拿起杯子抿了口暖棕色的溫熱。

香醇但苦澀的液體帶著熟悉的滋味在舌尖流淌,伴隨匆匆一瞥間閃過窗外的暖紅悄然消失在偏斜的日光裡。

 

1.

おそ松看著逐漸染上晚霞色彩的天空長長地嘆了口氣——明明因為覺得太熱不想出門的,結果還是出來了啊……

「別跑那麼快啊十四松——」他拖著長音懶洋洋地對著在不遠處的自家弟弟叫道,亮黃色的T恤在建築陰影下依然明亮得有些刺眼。

「あいあい!」在前頭的男孩乖乖轉身回到おそ松身前一兩步的地方,然後一蹦一跳地繼續前進。

真有活力……他嘴角抽搐了下,自家弟弟那副體力用不完精力無上限活力十足的模樣總讓他有種其實不是帶弟弟而是養了某種寵物犬的錯覺。

嘛,雖然現在這樣也很好啦。おそ松習慣性地搓了搓鼻頭,完全沒有其實是他助長了十四松這種好像靜不下來的性子的自覺。

「ねぇ兄さん兄さん!可以進去嗎?」十四松突然指向街角那家咖啡廳,看過來的眼底像是灑落了遍地的星屑閃閃發光。

「不——行——!該回家啦!」おそ松伸手揉了揉才到他胸口的頭頂,「下次再說,話說還真喜歡這家店欸你。」

回應他的是男孩一聲明朗的「ワーーイ」以及雀躍蹦躂的腳步聲。

街道上,一高一矮的身影踩著歸家的步伐從陰影踏入了夕陽餘暉,與猛地回眸一望的那抹湛藍在光影交錯之處翩然擦身而過。

 

4.

一松邊用吸管攪弄著才上桌的水果茶邊側頭望著吧台那兒的互動。

「被強制下班的チョロ松さん今天也是招牌特調對吧?」

「啊啊,麻煩了。」

又是那傢伙啊,真辛苦。他暗忖,吸了口手中的飲料,茶香挾著水果的酸甜滑過味蕾,他才發現這兒的水果茶也蠻好喝的——之前總是點咖啡,今天是因為來的時間晚了才點這個。

他的視線隨著店長移動的軌跡轉向,最後停在吧台另一端忙碌的店員身上——那是最近來的工讀生トッティー。

真的好像貓……他默默盯著那呈現ω形狀的嘴巴,咬著吸管含糊不清地嘟噥了聲。

打從第一次看到的時候就很在意,結果就因為這個不斷上門光顧這家店了,但為什麼會這麼在意甚至眼熟他到現在還是沒頭緒。

果然是因為看起來很像某隻貓的嘴?他無意識吸著吸管,目光沒有半點偏移地固定在那個貓嘴上,直到對方端著要送上的咖啡朝這邊偷覷時才若無其事地看向眼下的玻璃杯,一副正在試圖把融冰間的茶水喝乾淨的模樣。

隨便吸了幾口順便從口袋裡摸出足夠的零錢放在桌上他才站起身,目不斜視地經過吧台前那位接著端起咖啡啜飲一口的淺綠逕自走向店內的後門。

今天還沒去看過那幾隻貓呢。

 

6.

「被強制下班的チョロ松さん今天也是招牌特調對吧?」

「啊啊,麻煩了。」

正在處理奶泡的トド松聞言,趁著機器運作的空檔迅速瞟了眼店長還有那位沒有哪次不被調侃的常客チョロ松——托店長之福他已經記住這位客人的名字了。

還真喜歡特調……他收起看熱鬧的心思,將打得綿密的奶泡交給一旁的前輩,然後拿起剛洗淨的咖啡杯用乾布擦去殘餘的水珠。

忽地感覺到一道明顯的視線盯著他,トド松擦拭的動作微微一頓。

由於天生嘴型如貓,他其實很習慣不時被人行以注目禮,但並不包括毫不避諱光明正大盯著他猛瞧卻在他抬頭時即刻收回目光這種……

他可以肯定又是那個穿紫色帽T看起來莫名很有熟悉感的傢伙(因為那位從第一次看到他之後就一直盯著他的嘴)。

不就是嘴巴形狀特別了點至於嗎……他嘀咕了句,把擦乾的杯子收進櫃子,再拿出另一個淺翠綠的咖啡杯遞給正在製作特調咖啡的前輩。

在為チョロ松送上咖啡時,トド松往目光來源迅速一瞥,那名看來與自己年紀相仿的客人果然坐在那,面前擺著一個只剩冰塊的玻璃杯。

等一下大概又要去後面看貓了吧?他心不在焉地想著,一邊端起托盤上氤氳著香氣的翠綠色咖啡杯。

「讓您久等了,這是您的招牌特調。」

 

2.

剛從最後一天的暑期輔導解脫的カラ松一臉輕鬆地走在返家的路上。

……嘛,雖然因為明年就要考大學所以也沒有多輕鬆就是,不過總歸是能放假不必再每天跑學校,重點是今年他就要18歲正式變成大人了!

……雖然身份仍然是個辛苦的備考生。

時值黃昏,炎炎暑氣隨著時間流逝消散了些許,微涼的晚風徐徐穿過來往的行人間,帶走一絲仲夏特有的悶熱。

啊——晚餐想吃炸雞……カラ松想著,一如既往從那家必然會經過的「松野」咖啡廳前走過。

「……?」

和「誰」擦身而過引起的、模糊的熟悉與懷念讓他下意識回過頭,映入眼底的是看著眼熟的背影,還有偶然間從純白的衣襬下露出來的暖紅。

感覺好像在哪裡見過……?他望著那逐漸隱沒在人群中的人影,卻不太肯定是否真是如此——這種「疑似見過誰」的感覺經常發生在他身上,但真要說是在哪兒他又說不上來。

「……大概是錯覺吧。」カラ松喃喃道,轉頭繼續走自己的路。

這鎮子說大不大說小不小,見到同個人兩三次並不是多不可思議的事,不過……

「感覺好懷念、吶……」他垂眸,輕輕撫上微微悸動著的胸口。

兩道相似的身影在反向而行間拉開了彼此的距離,最終帶著一絲陌生的熟悉靜靜淹沒在人潮裡。

 

5.

又一次成功地把自家那位暑假才回來的哥哥在大熱天從家裡挖出來的十四松心情很好。

平常總自個兒探索鎮上的他在おそ松放假回家時是絕對不會放過他的——就是外面熱得像烤爐似的他也會纏著自家哥哥直到人家答應出門為止,通常沒意外的話他大哥最後都會無可奈何地被他拖出家門的。

「別跑那麼快啊十四松——」後方傳來自家哥哥的叫聲,他「あいあい!」的應了聲後轉身跑回おそ松身邊。

不管是要回家了還是出去玩,他都很喜歡跟哥哥一起走。

他也很喜歡街角的那家咖啡廳——雖然他哥哥從不帶他進去,但就算只是從外面偷看裡面他也覺得很開心。

反正可以自己跑進去嘛!

十四松·正值好奇心旺盛精力也旺盛的十二歲,今天也愉快地決定了明天的行程。

「唔嗯?」從咖啡廳門口擦著行人噠噠噠地跑過去,他腳下的速度未減卻是猛然回首一望,恰恰目睹了看著眼熟的少年疑惑地回頭看向自己的大哥,片刻後又轉回去,背影漸遠。

嚴格來說他其實並不認識那人,眼熟純粹是因為每次那位與おそ松擦身而過時都會不自覺回頭讓他印象很深刻而已——當然他敢肯定他家哥哥絕對沒注意過這件事。

十四松眨了眨眼,轉頭繼續歡快地踩著餘暉往家的方向奔去。

 

*.

這是在某一年暑假的某個小鎮裡,六個人跨越時空再次相識的故事。

 

    文章標籤

    おそ松さん 阿松

    全站熱搜

    三杯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