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篇的卡拉視角

→自我設定有注意,偷踢微妙的很男前卡拉微妙的有偷踢迷妹趨向(欸

→CP意味嗎?你說呢(笑

※※

カラ松覺得很沮喪,沮喪到連最愛的墨鏡都沒心情戴上。

不久前他被他最可愛最親愛的末弟トド松嫌棄了好幾句,更勝以往僅只於吐槽程度的叨唸讓他情緒低落的同時非常擔心トド松是不是討厭他了。

正煩惱該怎麼辦的カラ松突然想起トド松和チョロ松很要好的樣子,於是有些小小不道德的主意在心裡形成——雖然離開演劇部已久但模仿朝夕相處的兄弟還是沒問題的。

他快步折回門口,緊張地試了幾次音之後才拉開門走進去,背對著入口而坐的トド松正專注地盯著自己的手機,似乎完全沒注意踏進客廳的人是剛才被他狠狠打擊了心靈的他家二哥。

「那個,トッティー……」カラ松出聲,經調整後的聲線與他們家三男的聲音出奇的一致,來自對方一聲「嗯?」的回應告知他的模仿沒有破功。

「你會不會開始討厭……啊?」雖然以最自然的語氣且盡量貼近チョロ松的聲音開口,實際上カラ松已經緊張到心臟可以從喉嚨跳出來的地步了,要知道トド松只要一個轉頭就會發現提問的是他,然後可能就會更討厭他之類的……

所幸依然專心看著手機的トド松壓根兒沒回頭,只是疑惑地拋了一句「討厭什麼?」給他。

「カラ松兄さん……」他說,自己的名字加上「兄さん」的稱謂讓他有那麼點兒彆扭,不過立刻就被トド松突然的沉默帶來的七上八下感給踹個老遠。

幾秒的無聲好像過了幾百年那麼久,就在カラ松認為「啊果然被討厭了」並差點要蹲到牆角邊開始種蘑菇維生時,他那可愛的末弟以十分篤定的口氣這麼說了——

「いや,スキだよ。」

然後在他還沒能反應過來前,トド松就逕自說出「雖然又笨又痛,但那就是カラ松兄さん啊。」「哪可能就這樣討厭嘛——」這些聽了讓他心跳加速到可能要暴斃的話語。

「是在說剛才那個吧?我們沒有吵架啦,」トド松繼續說著,語氣透出顯而易見、夾帶寵溺意味的無奈,「只是我忍不住唸了幾句——」

察覺到對方接下來動作的カラ松腦子卻因為剛才那番話的轟炸處在當機狀態無法做出任何行動。

於是眼睜睜他就看著トド松一邊轉頭過來一邊說著「所以沒事啦,チョロ……」並在看到他之後默默消去了後半段的聲音,而他只能紅著一張臉呆呆地發出一聲「あ……」

在親眼目睹了對方的表情呈現空白幾秒後迅速竄紅(附帶輕微顫抖),接著像是羞恥度爆表一般迅速站起來快步走出客廳,最後甩上門之後快速遠去的腳步聲這一連串可愛到犯規的反應後,カラ松冷靜地、默默地坐了下去,然後把臉默默埋到兩個手掌心中。

傳到手上的溫度滾燙得讓他懷疑他腦子已經開始冒煙出來了。

——あぁヤバイ、カワイイ、超カワイイィィィィィ!

「カワイイ……」他發出類似哀嚎的呻吟(還是類似呻吟的哀嚎?),然後就聽見門又被打開的聲響。

「剛剛トド松用超快的速度跑出去了,是發生……呃……カラ松兄さん你又是怎麼了?」

面對チョロ松的問題,カラ松除了擠出一句「沒什麼……」就沒再回答了。

沒辦法,誰讓他腦子還燒著心跳也還沒緩下來呢。

 

    文章標籤

    おそ松さん 阿松 材木松

    全站熱搜

    三杯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