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駭客松設定借用:http://www.plurk.com/p/lq5f6b

→題目來自噗浪上tag #有1就有2 #週間一本勝負 #偷襲

→嚴格來說這是欠芋頭的

→CP算是おそカラおそ

※※

這是發生在兩人交往之後沒多久的事情。

「欸カラ松,幫我試用看看唄?」おそ松一邊開口邊朝著桌前的弟弟拋出隨身碟,後者基於下意識反應輕鬆接住,接著才後知後覺地先一句「什麼?」後一聲「喔、no problem!」地把USB接上電腦。

松野家的六胞胎都是駭客,其中以長男的技術最為高超,駭客界有名的「Osomatsu」便是此人——雖然在弟弟們看來他就是個會隨便入侵自己電腦的混蛋人渣。

不過呢,由於此君表明「想要自由地生活」所以不怎麼接case,平常閒著沒事就寫寫程式(不得不說這些都頗好用而且bug幾乎沒有)丟上網,或是如前面所言駭入弟弟們的電腦翻A片或秘密來看著玩。

「麻煩啦——」おそ松笑嘻嘻地拍了拍カラ松的肩膀然後待在一邊看著,那略帶迫不及待的視線讓後者隱約猜到對方似乎幹了什麼卻又很沒底,在互視幾秒後很快就敗陣下來,轉過去點開程式。

說到底就算相處多年到甚至交往了他還是沒摸透自家大哥的花招有多少。

如果說最厲害的是おそ松,那麼六子中最不駭客的駭客非カラ松莫屬。

寫程式還行,可上個交友網站都能讓電腦中毒,就是這麼不像駭客的傢伙,不過好在還有個對程式軟體的操作如魚得水,而且還能抓出任何細小的bug的優點,不然他被兄弟們踢出駭客的行列都有可能。

不過有賴於他的能力,おそ松本來就寫得很完整的程式變得更加找不到問題,兩人也養成了一人完成另一人幫忙測試的習慣,不過就通常來說おそ松不會露出那麼詭異的,嗯,表情。

「……這次問題也太多了吧おそ松。」稍做使用後發現問題比以往都要多很多的カラ松不禁顰眉,這完全不像是「Osomatsu」應有的程度。

然後他也沒管身後的大哥有沒有開口逕自打開了程式碼開始一條條檢視,雖然無法自行寫出很好用的程式但幫忙抓錯還是沒問題的。於是一路往下探察的カラ松在密密麻麻的程式碼中發現了這麼一行註解:

// 看到這行的話會被我偷襲喔カラ松?

「欸、這什麼意——」沒能反應過來的他轉頭過去想詢問一下當事人,結果話還沒說完呢嘴唇就先被輕輕啄了一下。

「就說會被お兄ちゃん我偷襲啦カラ松!」おそ松笑得一臉得逞的表情,像隻偷腥成功的貓似的。

「お、おそ松!」「カラ松不喜歡嗎?」

然後這兩人就這麼若無旁人地調情起來。

……的確沒有旁人,只是兩人都戴著耳機並恰恰好是在公用頻道上而已。

「嗚欸!」

「十四松!」

「十四松兄さん撐住!」

……再然後嘛,人在另一個房間裡忙碌的四個弟弟成功地遭受到成噸的重擊。

「……居然用公頻調情這兩個白痴哥哥欠揍嗎!」チョロ松咬牙切齒地低語,剛才聽到的瞬間他差點沒把面前正在使用的鍵盤砸爛。

總之就是這麼回事,事後弟弟們合力把造成他們精神重創的罪魁禍首痛揍一頓之類的暫且不提,日子還是在這樣的打打鬧鬧中度過了。

到了今天,カラ松的電腦「又」中毒了。

路過的おそ松早猜到是怎麼一回事(說實話不知道那是一松丟病毒的大概就只有眼前這傢伙),恰好前幾天寫的新程式帶在身上,於是他打算把那個丟給目前有些困擾的戀人讓他幫忙測試一下——至於之後反應怎樣,おそ松表示那就是樂趣之一。

「おそ松,借我一下上次那個。」這頭カラ松沉思了幾秒後對著長男開口。

「喔、好啊,」おそ松從口袋裡掏出隨身碟遞過去,「身上剛好帶——」

カラ松在他話還沒說完前便伸出手,卻沒有接過那小玩意兒而是越過並抓住他的領帶,然後輕輕一拉——

「謝啦darling!」

「……」

おそ松看著出其不意偷襲成功後順手拿走USB的カラ松,愣了幾秒後整個人撲了上去。

「嘛嘛,既然如此我們去床上做愛做的事吧カラ松?吶?」

「等、我還沒弄好、唔……」

於是隔了一段時間,各方面都更加親暱黏膩的兩人成功重現當年仍舊青澀的他們玩的小偷襲。

……順帶連當時給弟弟們的爆擊都毫無差別的呈現出來。

「說過多少次別用公頻調情幹那些事情了啊啊啊你們兩個混帳!給我屁毛燒起來去死啊!」

 

    文章標籤

    おそ松さん 阿松 長兄松

    全站熱搜

    三杯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