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些東西給你當禮物夠豪華了吧,別給我隨便去死啊混蛋。
 
「......倫,艾倫。」
斷斷續續地,誰的聲音輕輕流淌過耳膜——懷念的、溫柔得讓人泫然欲泣。
艾倫緩緩撐開沉重的眼皮,夕陽橙紅的日光照入眼底造成剎那間的視線模糊,他瞇起了眼。熟悉的街道沉浸在暖暖的餘暉中,止於高牆前那片剪影分畫出的陰暗界線。
那人佇立在不遠處,大半身姿隱沒在大塊陰影中,僅能稍微看清對方嘴角那抹淺淡的笑紋。
艾倫。她雙唇翕動,一字一句輕柔且溫和。
他眨了眨眼,靠著的石階凹凸不平磕得背部生疼。
……又是夢嗎。艾倫怔怔看向腳邊恣意彰顯自身存在的紫色花朵,驀然明白過來。
早就聽不見,從前天開始也看不到了,更不可能手腳等同於殘廢了還跑出總部坐在明顯是希干希納區的這裡。
就好像已經變成近日一種必然的現象似的——睡覺,做夢,清醒,然後遺忘。曾經的記憶有如黃粱一夢,不切真實。
他覺得自己似乎該慌張甚至是不知所措,實際上心情卻是平靜如水,連「應該要掙扎一下」的念頭都沒有,全當習慣然後乾脆地放棄了。
這可不是什麼好事。他恍惚想著,搖搖晃晃地站起身來,屬於孩童略低矮的視野讓他有些不太習慣。
艾倫望著站在幾公尺外的婦人,張口,喉嚨得像是吞下一把沙乾澀難耐。應該要說些什麼才對,可他想不起來。
明明是那麼重要的人。
明明曾經是那麼懊悔的。
明明……明明那麼不想遺忘的啊。
磅。
遠遠的,傳來沉重的「什麼」落地的聲響,模糊不清卻令人戰慄不已。
磅。
她仍在原地,在耳邊紮起的髮束有些鬆散,幾縷髮絲幾不可見地微微飄逸,溫煦的笑靨依舊,對逐次靠近的無端之災恍若未聞。
磅。
他知道這也是自己的記憶——至於是否為不同片段混合成的夢境暫且不提。宛如夢魘的場景太過熟悉,絕望混雜無力黏膩地糾纏他度過日日夜夜,無一例外終結在淒厲的慘叫。
快跑啊!他大喊,愕然發現自己像是被誰充滿惡意地強制消了音。心底深處叫囂著不能讓夢境再進行下去,雙腳卻像被牢牢固定在地上無法移動,只能眼睜睜看著事情發生卻無能為力。
磅。
磅。
巨大的身形隨著響徹整個希干希納區的沉悶在婦女背後越漸放大,咧開到耳垂的血盆大口滑稽地笑著,他甚至能聞到那張嘴裡傳來令人作嘔的腐臭味。細碎的顫抖自四肢末端擴散,恐懼帶著徹骨的冰冷從腳底向上貫穿全身,直教他動彈不得——那是手無縛雞之力的孩子初次直面未知的巨型敵人時的本能反應。
磅。
最後一聲有如宣告死神到來般重重砸下,餘音在耳邊組織成要人頭暈目眩的耳鳴嗡嗡作響。終於能移動的身軀被誰猛然扛起,四周的街景飛速後退,連帶前方巨人彎腰抓起那名婦人的畫面一起從伸手可及變成遙不可及。
脊椎折斷的聲響在耳邊響得很清晰,艾倫瞠大雙眼,噴濺起的血花四散和一聲撕裂心肺的吼叫混合在空中。
「媽媽——!」
聲帶在來回擺盪的殘響中炸開撕裂般的痛楚,倒映在虹膜上的血色生生灼傷了視覺。
視野開始模糊扭曲,發覺下一刻將發生什麼的他驚恐地拚命撐開雙眼但只是徒勞,眼前的一切依然故我地越發失焦。
不要……
艾倫終於掙扎起來,感覺卻像是沉落在水底被水草困住了四肢無法動彈,神智亦緩慢朝不見底的黑暗深處沉澱下去。
不要……
不要把我對媽媽最後一面的記憶也奪走啊……!
意識消散前的他依稀記起那日的殘霞,似是在嘲諷著散落在一地的暗紅一般,嫣紅如血。
※※
藍。
這是阿爾敏穿過茂密的樹叢後,對於展現在眼前的自然之美的第一印象。那是比書中描寫形容的都要壯麗的景致,看似栩栩如生的插畫相形之下都要黯然失色。
好似能洗滌靈魂的藍佔滿視野,在早晨的陽光下波光瀲灩如同閃閃發亮的藍寶石,無瑕、純粹,卻更加深邃。湛藍自遙遠的海平線往這邊漸層綿延,止於沿著海媚滾邊的白色浪花。
潮濕的氣息撲鼻而來,鹹鹹的味道挾帶海濤聲同時刺激著嗅覺與聽覺,海風偶爾帶著細沙或結晶擦過臉頰,細碎的觸感異常清晰地透過神經傳遞至大腦。
嘩唰——
唰啦——
碎浪前仆後繼地拍打著沙灘,清脆但沉穩地迴響於開闊的天海一色間,一聲聲觸動心弦,應和著「砰咚」的心搏叫人戰慄——那是在深受震撼後發自內心的悸動。
這就是……大海!
「啊……糟糕……」讓望著面前的景色突然小聲咕噥了這麼一句,輕輕消散在喧囂的風聲裡。
居然瞬間明白為什麼那傢伙還有身旁這人會對海這麼執著,還莫名其妙心動了,真的是……糟糕透了。
「……嗯?讓你剛剛有說話嗎?」阿爾敏側頭看去,淡金色的髮絲在海風中凌亂著。
「沒什麼……說起來你要怎麼把『這些』帶回去?」讓輕描淡寫地帶過話題,隨手指了指前方的一片空曠。
看對方一路上的氣勢擺明就是要把所有帶回去,但海水跟沙子還能裝在瓶子裡,顏色(打死他也不相信撈一瓶起來還會是那種藍)和聲音要怎麼一起打包帶走他還真沒有個頭緒。
「那個啊……」阿爾敏跳下馬,從隨身包裡拿出只比掌心大了點的玻璃瓶,「我記得書上有寫到『貝殼裡能聽見海邊的聲音』……」
讓看著阿爾敏連皮帶軍靴一起脫到身上只剩一件襯衫和長褲,安撫好馬後三兩步跑上沙灘——剛踩上軟沙時一腳微微下陷還讓他嚇了一跳——煩躁地撓頭,翻身下馬如法炮製後踏上海灘。溫熱的細沙穿過腳趾間的縫隙包住腳尖,施力總有些抓不到點的感覺十分奇妙。
啪唰,海水高高躍起,拍濕了蹲在浪前給小瓶子裝水的金髮少年,鹽的味道混雜苦澀滴在味蕾上引起他的低聲驚呼。
……難怪要把那堆零零總總的全脫光。全程觀望弄得一身濕還險些整個人栽進海裡的夥伴,讓嘴角微微抽搐著走上前,準備一起尋找那個什麼「貝殼」。
這些東西給你當禮物夠豪華了吧,別給我隨便去死啊混蛋。
蒼穹下,少年的心聲乘著海風溶入雲端,在氣流的引導中往不知何處四散而去。
 
——距離「」,還有10天——

文章標籤

三杯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