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詞文系列兼還債兼生賀

*()是因為歌詞太長了全寫完會變成大概會變成連載型短篇OTZ我才不會說是因為不知該怎麼寫了(扭頭

*主帝光組

*OOC黑化有但該中二該二貨該吃貨該隱形該aho該神棍的都不會缺大概(?←最後各種缺ry

*寫得不知所云啦啦啦(=゚ω゚)

================

「…又是這遊戲麼。」綠髮少年掃一眼桌面上的物品,神色是一如既往的冷然。

樣貌如少年的赤髮男子嘴角微勾,黃色瞳孔中掠過一絲精光。

「哲也,大輝人呢?」指尖把玩著小小的骰子,他忽地開口,以明知故問的語氣。

「青蜂君說很無聊,跑出去打球了。」後者扶正棋盤,將唯二的棋子擺上起點。

「…黑子,在的話要出聲啊。」

「我一直都在喔綠間君,跟赤司君一起。」明明是面癱,綠間卻硬是在黑子臉上找到一絲無辜。

「…果然跟相性你不合。」他推了推略完全沒下滑的黑框眼鏡,拉開面前的椅子入座。

「開始吧。」赤司愉悅地勾起嘴角,玩轉於指間的骰子在空中畫出一條優美的拋物線。

——「『黃瀨涼太』跟『紫原敦』的人生遊戲。」

一聲清脆響徹房間。

※※

面對眼前的一片黑暗,黃瀨涼太百般無聊地撓了撓蓬鬆到有些凌亂的髮絲。

真是夠了。

雖然不信教,但關於輪迴之類的事情還是略知一二的,因此才更無法理解為何能清楚記得自己死了又活活了又死而且這回還是第四次的種種。

第一次的人生平淡無事地走完了,缺點是十分無趣,無趣得讓人發笑。

基於前例,第二次人生稍微——好吧他得承認是非常的——隨心所欲,剛好出生在富貴人家讓行動方便許多。

嗯,那句話怎麼說來著,因果報應?總之就當是這個原因了,上一次人生居然變成獨身終老,好像叫做什麼毒男的樣子,明明外表都是一樣還算不錯的說。

這回更過份了,居然直接變成瞎子,開玩笑也要有個限度。不過好在這次是出生在音樂世家,配上天生的模仿能力輕而易舉地學了一手好鋼琴,甚至以「神童」的名號舉世聞名。

現在,他正待在休息室裡準備等會要上台演出。

什麼都看不到的人生真的是很無聊啊。黃瀨搓玩耳邊的髮絲,一手手支著下顎。

身後傳來門被打開的聲音。

「要出場了?」既然看不到乾脆就不轉頭過去了。帶著這樣的想法,黃瀨隨便撥了撥掃到眼角的瀏海。

反正無論怎麼弄都還是一樣很帥氣嘛。

「啊咧,又走錯地方了…觀眾席在哪啊。」來者用懶洋洋地嘀咕著非工作人員的話語。

…所以到底是怎麼走的才能穿過警衛跟工作人員跑到後台深處的休息室?

「唔…襖麻環…王仔你吱道咬枕嗎肘馬。」誤闖的那人話說得含糊,伴隨翻動洋芋片袋子和啃食的聲音。

黃瀨聞言微微蹙眉。

上一世他的確叫黃瀨涼太,這回他的名字可是跟黃八竿子打不著關係。雖然因為看不見而不太確定,但他的外表應該是跟前幾世相差無幾。如果是同個世界的話錯認是情有可原,可這麼篤定又親昵的直呼人家「以前」的小名(當然他才不會承認這種沒什麼品味的名字)明顯不會是誤認。

「你是誰?」他沉聲問道,總是掛上熱情但疏離笑容的臉此時是面無表情。

「欸…黃仔僕記得偶馬…」後者叼著洋芋片,仍然是咬字不清,「啊對吼,王仔現債看僕到…」

「…說話時別吃東西啊喂。」黃瀨直感無力,只是這雞同鴨講溝通不能的對話形式意外地有些熟悉。

「嗯,」一聲悶悶的哼聲,然後是塑料袋窸窣窸窣揉在一塊的聲響,一秒的沉默後又傳來細碎短促的摩擦聲,「紫原喲。」

高大愛吃又孩子氣的紫色身影隨著名字掠過腦海。

上次人生裡願意親近自己的人屈指可數,而名字中帶了個紫字的更是只有一位。

「…紫原敦?」

回應他的是頗為滿意的一聲「嗯哼~」。

突然的相遇讓他意外之餘也有點小小的…開心。

「吶吶,黃仔要怎麼走?」

在相對於前世來說稍嫌陌生的世界裡遇上曾經熟悉的人,有種他鄉遇故知的感覺——嗯,如果可以別一如往常神經大條得如此微妙的話。

「…小紫原,我現在看不到喔你確定我能帶你走回去?」

姑且不論自己在這世界裡知名度有多高,會場外肯定掛上很多廣告看板才對。話說回來不知道這場演出是誰表演怎麼表演的會買票入場嗎?

「唔…忘了。」

「…」好吧他真的不該期待一個專業吃貨一世紀的人會注意這個。

而此刻將一切歸類為偶然的黃瀨自然不知道「紫原看到廣告後特地跑來」這種可能性極高,實際上也的確是如此的真相存在。

※※※

黃瀨涼太在豪華過分的走廊上信步走著。

鋼琴家那時認識紫原後再次變成較親近的朋友——雖然他總覺得是因為吃貨屬性而自己又能提供足夠的糧食給他。

接著又是幾次人生輪迴,轉眼來到了第八次。

該說是命中注定還是奇妙呢,中間那幾回恰恰都認識了紫原,這次也不例外。

若是第五六次,一次是有名的女權論者一次是隨時在貪污,前者在接受採訪時認識做為攝影的他,後者則是在被追查後入獄認識做為警官的他。

前一次就很妙了,黃瀨難得重生成女孩子卻很不受歡迎(好像叫喪女來著?),結果還是給他遇上了紫原,以什麼身份就先暫且不提。

這大概就真的叫做命中注定了吧!

望見走廊底端那個無論過幾世紀重生幾次都照樣高大髮色也是始終如一紫色的身影,黃瀨雙眼一亮撲了上去。

「小紫原好久不見了嚶嚶嚶我好想你!」邊喊著,臉埋在對方寬闊的背後蹭啊蹭。

「黃仔…」紫原黑著臉,大掌向背後伸過去抓住對方的衣領,把掛在背上的那人一把抓下來拎到自己面前放下。

雖然只有看到背影,但這也足以讓黃瀨確定今天的紫原穿著紫色針織衫,只在試穿時見過一次的他依然清楚記得那外套略鬆垮地穿在對方身上時成功將那絲慵懶與氣質展現得淋漓盡致。

嗷嗷嗷小紫原穿這件果然好可愛好好看好帥!某黃歡快地在心中發花痴,卻在看見對方胸口後興高采烈的表情立刻僵住。

一大球冰淇淋粘在胸前,針織衫與裡面的米色襯衣同時遭殃。

即使紫原人高馬大,被一個有在運動維持良好身材的男人以助跑一段距離的速度用力一撲,就是那身高矮了自己快20公分也還是被撞得身子向前傾,恰好拿在胸前的冰淇淋就這樣毫無懸念地貢獻掉大半給衣服了。

「嗚哇對對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經過少說五百年的相處,紫原對食物的執念有多深黃瀨早有所體悟,甚至在短短幾秒的時間內想好遺囑了。

「黃仔要負責賠償…」紫原嘀咕著,緩緩垂下臉。巨大的壓迫感讓黃瀨不由自主地閉上眼。

兩秒後,視線一片黑暗的他感覺到下巴被托起,接著一片帶有淡淡甜味的柔軟貼上他的唇。

黃瀨下意識地睜開雙眼,結果被在眼前放大數倍的臉龐與現況弄得腦袋當了那麼一會兒的機。而也就這麼一會兒的時間,他的嘴唇成功地被完全舔過一輪,下唇更另外得到被牙齒先咬後磨的特殊招待。

總算咬夠了的紫原臉慢悠悠地遠離了黃瀨的。

「唔,很甜,謝謝招待。」說罷,他舔了舔微勾的嘴角,搭上懶洋洋的眼神看著居然意外地頗為性感。

直到對方叼著溶化到差不多的甜筒晃悠著離開到不知哪裡去時,黃瀨才終於回過神。

回神了,然後臉炸紅了。

「咦?等等、剛剛、」

…這算是被調戲了、嗎?

畢竟兩人雖然一來一往千年不足百年有餘,但最大限度的互動也只於偶爾一次的大擁抱,突然被這麼一吻黃瀨那顆完全沒有朝越活越聰明的趨勢前進的頭腦一時半刻間還真轉不過來。

這天,在黃瀨氏豪宅內工作的僕人都有幸看見他們的主人獨自一人在某條走道上進行一會糾結一會開心一會害羞的無限制臉色轉換,以及另一個主人帶著懶散的表情臉頰微紅地迷路在這偌大的建築中(迷路是常態,稀奇的是他居然也會臉紅這件事)。

※※

「赤司君,你剛剛…」

「剛剛怎麼,哲也?」

黑子默默瞅一眼反射著銀光的剪刀,對於赤司心血來潮隨意竄改的舉動明智地選擇噤口不語。

「…換我了吧。」綠間自然也沒看漏剛才對坐的人動了什麼手腳——應該說太過光明正大想不注意都難——但也當沒看見,只是拾起骰子,輕輕將其滾上桌面。

5…」黑子確認過朝上的那面上頭的數字後將紫色的棋子向前移動五格,「『繼續下個人生』。」

瞄了眼一格之外黃色棋子下面的那同樣的一句話,黑子默默在心裡替被消除在天上的記憶的黃瀨涼太與紫原敦點根蠟燭。

希望兩位的心理能撐到赤司君罰完你們逃訓去約會的事情…

當然,能不能真的撐過他也不是多在意就是了。

 

END

    文章標籤

    黑籃 紫黃

    全站熱搜

    三杯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