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舊是還債文~~~

================================================

「乓啷乓啷框!」

一開門,立刻傳來什麼東西掉落一地的聲響。

「……」

路德維希頭疼地按了按太陽穴,脫下鞋子,走進他哥哥的房間。

「…阿、阿西,你回來啦…啊痛…」

基爾伯特抽著嘴角,正要起身卻撞到剛剛被掉落下來的日記砸中的地方,忍不住微微哀號。

路德維希僅是嘆了口氣,然後把基爾伯特從書堆中拉出來。

「哥哥你先去客廳,我來整理…」

他把對方推出房間,接著轉身,開始收拾散落在地上的日記本。

——也因此,他沒有看見基爾伯特欲言又止的表情,以及眼底閃過的那些什麼。

「好痛!阿西你輕點啦!」

基爾伯特發出不滿的抗議,但很乾脆地被路德維希無視掉了。

「啊!阿西好過分——痛痛痛!」

「…哥哥拜託你別再叫了,已經很輕了。」

路德維希淡淡說道,語氣帶著一絲無奈。

包紮完後,基爾伯特立刻從不知何處摸出了一打啤酒跟下酒菜(德國香腸)。

對此,路德維希倒是沒說什麼,應該說他自己也很想喝。

「話說回來,哥哥你怎麼突然開始整理起日記了?」

聽見這句話,基爾伯特的動作瞬間不自然的頓了頓,但正在把鋁罐中最後一些的啤酒喝乾的路德維希並未察覺。

「…阿西,你有看到本大爺放在桌上的那盆植物嗎?」

他放下手中的鋁罐,通紅的眼眸看向自己的弟弟。

「?有,怎麼?」

路德維希亦看向對方。

基爾伯特卻沒有再接話,而是盯著他,認真而沉默的。

有什麼不太對勁。他想,但還是只有默默看著自己的哥哥。

就在路德維希準備開口問他怎麼了的時候,基爾伯特才又恢復以往那個狂傲不羈的笑。

「你要替本大爺好好照顧它啊!」

「…哥哥那是你的盆栽吧自己照顧!」

「欸?拜託啦!阿西~」

基爾伯特開始向耍賴撒嬌似的拜託路德維希,而後者則是乾脆回絕了他。

而路德維希並不知道,這次竟是他們兩個最後相處的時光。

**

他慢慢睜開眼。

外頭照進來的陽光有些刺眼,路德維希看了看床頭的鬧鐘,發現自己難得睡過頭了。

反常的,他沒有立刻起床,目光卻停駐在窗邊的那抹雪白上。

默默看了幾秒後,路德維希淡淡地笑了,苦笑。

 

忘卻…嗎?

 

-End-

 

註:Weiß Mohn→德文的白罌粟,花語:忘卻。

    文章標籤

    APH 獨普

    全站熱搜

    三杯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