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示是一時興起的產物可能會坑(喂
-------------------------------------
他慢慢睜開眼睛,清晨的陽光不太強卻還是刺得他選擇立刻闔上眼。
再次睜開眼是五分鐘之後了,這回他總算是習慣了淡金黃色的陽光。
眨了眨眼,他想不起來自己現在在哪,想不起來自己是誰。
他忘了,他甚至不記得昨天躺上床前做的最後一件事是什麼。
他叫什麼名字?他不知道。
他什麼都忘了,什麼都不知道。
他呆愣愣地坐在床上,灑落在身上的暖暖陽光讓他完全不想動,只想徜徉在恰到好處的溫煦中。
可惜天不從人願,他的肚子在這時發出抗議的聲響。
他歪了歪頭,好一段時間後才想起這種感覺叫『飢餓』。
儘管眷戀於仍舊溫柔的陽光,他還是離開了床鋪。
低頭,他默默瞅著自己身上單薄的衣物,好奇地伸手輕輕扯了扯。
直到早晨微涼的空氣隔著薄薄的一層布刺激他的神經並促使他打了個噴嚏時,他才勉強想起這東西叫『睡衣』。
而聰明如他也自然而然地推想到如果只穿這樣一點點的衣服是會,嗯,那個什麼來著──喔對了,好像叫『感冒』。
稍稍環顧了四周,他在一個由輪子和不太硬的幾塊或許可以稱作板子所組成的物體上,找到一樣和自己身上穿的衣服相似的布料。
將手中的物體與包裹身體的東西來回比對了幾回後,他比照睡衣套在身上的樣子穿上有格子花樣的衣服──這好像叫做『外套』,他想。
打開房門,在這層樓轉悠了幾圈,他還是想不起來任何一點關於這裡的記憶──也許不能算完全,至少他現在知道裝在『牆』上的板子叫『門』;牆上被開了一個洞然後裝在洞緣向下延伸、堆疊在一起的長方形木頭叫『樓梯』等算是常識的事情,於是他選擇沿著樓梯走下到一樓。
左右張望,這空間裡似乎真的只有他一個人。
他看到米色和深棕色的長方體,其中一個上面還擺著一片大大的黑色長方形物體。
他想起來了,米色的是給人坐的『沙發』,深棕色的兩塊則分別是『桌子』和『電視櫃』,那塊黑黑的應該就是『電視』。
其他的東西他還來不及確認是什麼,目光就先被茶几上放著的一個正方體吸引。
他拿起來,發現上面貼了一張紙。
A cause de toi ne sont pas bon à la cuisine, donc je en particulier envoyer le paquet à vous~
Lorsque vous chauffer, ne pas faire exploser la maison~
Ne me remerciez pas~
【 因為你不會做菜,所以特別寄了包裹給你~
加熱時別把房子炸了喔~
不用謝我~】
(意思差不多是這樣…吧?拜託不要追究…俺是法語完全無能者啊啊啊!意思不一樣是因為谷娘翻譯啦!)
什麼意思…他暗忖,不太了解上面寫的。
這就是我用的那個什麼…喔,『文字』嗎?
拆掉過於華美的包裝,他打開盒子,裡面幾個透明玻璃盒,好像裝著什麼的樣子。
端詳了好一會,他根本看不出來裝的是什麼,只好將它繼續放在桌上。
逐一確認其他物品是什麼後,他面走去。
他看見白色和表面鋪著花花圖樣的石頭其中一塊有個洞,下面一排深色『櫃子』的長方體和更多櫃子。
肚子再度發出不悅的抗議聲,他才意識到自己從樓上下來是為了消除飢餓的感覺。
打開櫃子和抽屜翻了翻,只有找到一個個裝著很多細細短短的小東西的圓罐子──後來他才想起那叫『茶葉』 ── 和很多大小形狀不一的器具還有好多不知為何物的東西。
他關上櫃子的門,轉身打開白色、長得類似抽屜的第一層。
涼爽的空氣湧了出來,直衝臉頰。
裡邊又分為上下兩層,透明的上層裡除了幾個紅色圓形的物體外什麼都沒有。
他拿出一顆端看了一下,順手關上抽屜。
湊近鼻尖嗅了嗅,淡淡的香甜味令人更加飢腸轆轆,他無意識地將手中的物體靠近嘴邊。
『不行!』
一陣聲音莫名奇妙傳來,接著一個嬌小的生物便出現在眼前。
他有些錯愕地看著它。
『蘋果不可以沒削皮就放進嘴裡啦!』
它靠近他的耳邊大叫,好像很生氣的樣子──當然,他不知道,因為他連憤怒為何都不記得了。
它的大聲嚷嚷讓他耳朵有點疼。
「你是…什麼?」
他用手指小心翼翼地捏住它身上的衣服後面,將它從耳邊移開。
它雙手叉腰,雙頰鼓鼓的,背後兩片半透明的薄片開開合合。
『吼!連我們都忘記也太過份了啦嗚嗚…』
說到最後,透明的液體自一雙藍色的眼眸中流出。
他有些不知所措地看著嗚咽哭泣的小傢伙。
啊啊對了,這叫『哭泣』,因為『難過』。
「不要哭了…」
他說,輕柔地替它擦去淚痕。
『我想告訴你你忘記的事,』它揉了揉眼睛,『可是你說不行因為某些原因過了一天之後還是會忘記,連名字也不能說,只要在旁邊提點生活的基本知識就好。』
他聽著,不禁蹙起異常粗的眉,不語。
它不安地看著他。
「那也沒辦法呢,」 良久,他才開口,露出靦腆的笑容,「這幾天就拜託妳囉,呃…」
『我是妖精!』她說,笑的燦爛,『交給我吧!』
小妖精飛到他的肩上坐定。
他看著她,正要開口卻被打斷。
『對了,你要離開廚房才行。』
『廚房』是…這裡吧。
「為什麼?」


『你說絕對不能讓你靠近廚房,因為你不想恢復記憶後還要煩惱賠償和官司的問題。』

於是,對現在的他而言,第一天就在妖精和有些莫名其妙的狀況中過去了。
入夢前,在他百般地糾纏下,她終於告訴了他,他的名字。
──亞瑟●柯克蘭。

Day1 end
■■■■■■■■■■■■■■■■■
後記
其實原文更長,只不過最後一段因為某些緣故消失了然後沒文檔又都是是想到就寫寫完就忘,所以只能打出最有印象的那幾句…

    文章標籤

    米英 APH

    全站熱搜

    三杯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