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觸碰不到你的心臟〉

那是戰役完全結束後沒多久的事情。
你拄著拐杖——那次的腳部傷害終究是留下了病根,雖然你覺得這東西在這時候其實並無任何存在的意義——站在五十米高的城牆上眺望遠方。
數不清過了多久死了多少人,奪回自由的戰爭終於迎來結局。三道牆失去了防護功用但仍會保留下來做為歷史的見證。
這大概也是最後一次登牆了。你暗忖,畢竟無論基於哪個原因,你都沒理由繼續留在這裡。
「——利威爾兵長!」
你聞聲抬眸,斜斜地瞧著身側氣喘吁吁的人影,金綠交纏的瞳孔閃耀著的光輝一如既往,仍是那般耀眼奪目。
「跑這麼急做什麼,蠢貨。」
你說,聲線中夾雜明顯的嘲笑。
你看著他一臉複雜地張口好幾次,最終乾巴巴地擠出一句「……我們勝利了呢,兵長。」這種有眼睛都看得出來的事實。
「啊,贏了。」你難得沒多做嘲諷,只是淡淡附和。
夕陽隱沒地平線,橙紅色餘暉溫柔地遍佈大地,穿過兩人在地上畫下一道模糊的淺色剪影。
「……有話快說有屁快放別在那婆婆媽媽的,小女生嗎你。」你開始對他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樣感到不耐煩,蹙眉橫了眼表情像吃鱉一樣的他。
後者抿唇,最後下定決心似地開口。
「利威爾兵長。」
「嗯?」
「我喜歡您——」
「嗯,你說過好幾次了小鬼。」你故意如此回答,而下一刻青年不負你期望的瞬間炸毛。
「才不是小鬼!明明——」
「行了別給我廢話。」
啊,就是這種被屢屢打斷後吃鱉的表情,怎麼看怎麼愉悅。你心情很好地勾起嘴角,弧度中帶著幾絲惡趣味。
「兵長您太過份了!好不容易才鼓起勇氣……」
「還要靠勇氣?所以才說是小鬼。」你嘆氣,轉頭——幾年來的成長讓你不得不抬頭才能正面他——看著不滿地碎碎念的他。
「艾倫。」
他的身體震了下,面向你的神情是少見的慌亂無措。
餘暉終於也徹底消失在墨藍色的天邊。
艾倫一個人呆站原地,只有風聲與那些話在耳際反覆著不斷響起。
『我說過,我會陪你直到勝利。』
『心臟自己留著別隨隨便便獻出去,好歹也想想我的還在你那。』
太奸詐了啊兵長……他單手掩面,溫熱的液體輕輕流過掌心。
這種時候明明就應該說「我收下了」才對啊……太狡猾了。
被那隻透明的手輕撫到穿透過去的左胸腔轟鳴迴響,帶著揪心的疼與哀傷滿溢,刺痛了持續跳動的心臟。
我喜歡您,所以即使今天是最後也要為您獻上我的心臟……
——哪怕你已是永遠觸碰不到。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三杯兔 的頭像
三杯兔

~TaLEs~

三杯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