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歉,我答應要陪羅維諾。』

他依舊記得安東尼奧說出這句話時,貝露眼底一閃而過的失落和寂寞。
打從一開始認識之際,他就很不喜歡安東尼奧──他不否認後來有一半是因為歷史的緣故,總之就是看不順眼。

貝露懶洋洋地坐在陽臺上的白木椅上,朝著西班牙的方向痴痴望著,手中拿著一顆牛蕃茄。

他瞅著她陰鬱的側臉,心中的疼痛與憐惜難忍。
他承認自己對於妹妹的情感不僅只於家人,也承認自己並不想只當哥哥。

「?我臉上有什麼嗎?」
察覺到視線的少女趕忙扯出一個脆弱的微笑。

看見貝露的笑容,他更加不忍心,硬是壓下衝到嘴邊的話語,面無表情地搖了搖頭。
這不是第一次有這種衝動想告訴她,也不是第一次找錯時機。

「哎、幹嘛那種表情。」
貝露愛戀地撫摸手中通紅的果實。
「還好哥你還在…」
呢喃著,她臉上露出快要哭出來的扭曲神情。

可我不想以家人的身份陪在妳身邊啊,他心底響起這麼一句話,一遍、又一遍。
明明他才是事事把她擺在第一位的人,然而他在她心裡的份量卻始終不及安東尼奧。
攢緊拳頭,他嚥下舌尖的苦澀,轉身走進屋裡。

「……謝謝。」貝露低語,隨風消散。

做為兄長,他當之無愧,照顧上從不馬虎;做為追求者,他向來是不合格的,但就一名守護者而言,他算是及格了。
坐在沙發上,他闔上雙眼。
即使沒告訴她,因為海岸線上升的緣故,他的國家已被淹沒了大半,她大概也早就知道了吧,畢竟這裡的沿海情況也差不多。
在未來的哪天,也許自己可以以家人之外的身份陪伴她、保護她、站在她身邊吧。
──在遙遙無期的那個未來。

「哥……!」
陽臺傳來貝露震驚而悽愴的哭喊,她跌跌撞撞地跑進客廳。
直到最後,他的表情一直都如平日時的淡定嚴肅,僅多了幾分不易察覺的欲言又止。
也因此,他的心情心意,貝露直到他消失之際也不曾知曉。


【end】
□■□■□■□■□■□■□■□■□■□■□■□
後記

因為前面的章節字數太多沒法一次放上(因為是用手機嘛~)所以之後皆以字數少的為優先
至於內容依舊是有點扯到炸掉這點…
就請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唄~(不對吧喂

    三杯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