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是…怎麼都下雨了還待在外面呢?』

亞瑟叨唸道,攪動著水盆中的毛巾。

阿爾雙眼濕潤,紅通通的臉頰顯示出體溫有多高。

『對不起…』他小聲說,直盯著亞瑟。

亞瑟看著躺在床上發燒的小不點,嘆了口氣。

『不要說話,好好休息吧,我去煮蔬菜湯。』

說完,把濕濡的毛巾貼在阿爾的額上,並將被子蓋好後,便熄了燈,走出房間。

阿爾呆愣地看著天花板,眼神迷離。

過了會,厚重的窗簾外傳來了落雨聲。

原本昏沉的腦袋瞬間理清思路,阿爾側過頭,目光停駐在天鵝藍的窗簾上。

然後,搖搖晃晃地坐起身子,慢條斯理地爬下床,刷得一聲拉開窗簾。

昏暗的室外,雨滴答滴答地打在窗戶上,再順著窗面滑落。

阿爾吃力地推開窗戶,外頭的冷風冷雨隨即迎面而來,讓他不禁打了個寒顫。

他撐起身子,腳踩在窗溝上,用力一蹬,重心卻來不及穩住,咚的一聲摔在濕透的地面。

阿爾站起身,粗魯地抹去臉上的泥水後,跌跌撞撞地跑進黑幕之中。

儘管腦袋昏沉,腳底又因為赤腳跑步而擦傷,阿爾還是很努力地跑著。

他在湖邊停下腳步,選了個離水很近又有樹可稍稍躲雨的地方,往泥濘的地面坐下,抱著膝蓋開始等。

聽附近的小孩說,這個湖邊晚上下雨時可以看到彩虹。

隨著時間一分一秒流逝,阿爾的意識愈來愈模糊。

朦朧中,好像有人輕輕抱起快昏過去的自己。

是誰呢?阿爾想掙開不知何時閉上的雙眼,卻發現自己的眼皮沉重到打不開。

-沒想到你這孩子等這麼久。

一個陌生的聲音傳進耳裡。

對方的體溫自睡衣的另一端傳來。

-唔嗯?你剛剛說什麼?

那個聲音問。

阿爾小聲嘟噥著連自己都聽不清的話語。

-唉~願望是這個嗎?傷腦筋啊,這種事我做不到…不對,就是因為不小心打翻才會弄出這種傳言…

那個聲音叨叨絮絮地唸著。

在失去意識前,那個聲音對阿爾這麼說:

-嘛,你的願望我沒辦法實現喔!而且有一個是你要努力去維持才能持續的,所以只能請你多加油啦-

阿爾猛然睜開雙眼,看到的是自己的房間,以及趴在一旁熟睡的亞瑟。

他看著亞瑟的睡顏,一股令人安心的味道竄入鼻腔。

那是亞瑟衣服上的香氣。

阿爾小心翼翼地牽起亞瑟的手,確定那隻略微粗糙的手不能輕易抽離後,露出微笑,閉上眼沉沉地睡著了。

 

有你在,我真的覺得好安心…

 

********************************************************

「…斯先生,瓊斯先生!」

「…啊?什麼?」

阿爾回過神來,愣愣地問。

坐在對面的女子無言地看著阿爾。

「…啊哈哈~抱歉抱歉!不小心恍神了!剛剛是在講party的地點吧?那就交給妳啦小灣妹妹!」

阿爾頓了三拍,尷尬地笑了笑,霹靂啪啦地講了一堆後,拍了拍女子-灣的丁香小肩。

「我知道了。」灣笑得像朵盛開的花朵,比阿爾還開心。

*******************************************************

當年,之後天上-

「你溜下去對吧。」看見羅/馬偷偷摸摸溜回來的身影,日/耳/曼直接下定論。

「是硬求神的。」日/耳/曼想了想,補充一句。

「那個叫美/國的孩子發燒還淋雨,但還是要等根本不存在的東西出現,看不下去嘛。」羅/馬聳聳肩,乾脆地招了。

日/耳/曼仍面無表情,不過眼神似乎軟化了些。

「那孩子的願望…是那樣啊。」

羅/馬搔了搔臉頰,「那時是不小心打翻虹罐,所以不可能幫他實現的啊~」

 

我想和亞瑟一起看夜雨的彩虹,還要永遠跟他在一起…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三杯兔 的頭像
三杯兔

~TaLEs~

三杯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