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瑟放下手中的白百合,輕輕抹去落在碑上的塵埃。

法蘭西斯凝視著眼前貞.德的墓,臉上帶著有些落寞的微笑。

「我來看妳了。」亞瑟聲音沙啞,但溫柔。

法蘭西斯的目光從墓碑上移開,停在蔚藍的海洋。

「法蘭西斯,你手上的鳶尾和…」亞瑟皺了皺眉,頓了下,「那個不知什麼得花不給貞.德?」

法蘭西斯聳了聳肩,將袋子裡的盆栽拿出,在墓前蹲下,拿起(不知從何冒出的)鏟子開始挖鬆附近的土壤。

亞瑟傻眼,「那是盆栽?你不會是要種吧?」

法蘭西斯並未回頭,「比起在這附近方圓5公里內都種滿白百合的某人,哥哥我算正常囉?」

亞瑟想反駁但卻又不知從何反起(因為是事實),只好閉上嘴,靜靜看著他工作。

唰唰的剷土聲一下、兩下…

一陣再舒適不過的氣氛在四周流動著。

「這是…天堂鳥。」法蘭西斯低聲說完,風隨即吹散了那句呢喃。

亞瑟微微點了點頭,目光停駐在一朵朵隨風搖曳的百合。

「你的願望實現了嗎?」

法蘭西斯忽然開口,眼神在瞬間變得飄忽不定,好似在回憶些什麼。

「你在說什麼啊?」亞瑟挑起眉,一臉不以為然。

「哥哥我的願望呢…」他說,露出愉快的笑。

「也許已經全部實現了唷。」

閉上眼,前幾日遇見的女子容貌浮現在眼前。

亞瑟微微皺起眉,但沒多說什麼。

法蘭西斯拍掉指尖的泥土,回想著名叫麗莎的女子。

『一定要幸福喔!』

他笑了,找天去美.國吧!

法蘭西斯瞄了眼亞瑟,盡量以滿不在乎的語氣說:

「我說不定已經遇見貞.德的轉世了吧。」

亞瑟很明顯地動搖了,不過也只有短短一剎。

「喂!耍人也要有限度好不好!當我三歲小孩啊!」

只見他以很不屑卻又很想相信的表情瞪著法蘭西斯。

法蘭西斯心想,本想將那天的事告訴他,不過…

「咦咦?你竟然長大了?我家的小亞瑟終於長大了啊~」

「誰是你家的啊!」亞瑟背對著法蘭西斯,額上爆出若干個青筋,突突地跳著。

令人意外的是法蘭西斯竟然沒回嘴,而且還沉默了好一陣。

難道剛剛的話傷到他了?

亞瑟回過頭,一隻手快速地掠過他的眉毛。

「---!」面對遲來一秒的強烈痛楚,亞瑟費了好大的力氣才勉強忍住不叫出聲。

他忿忿地轉過身,看到的是正偷偷摸摸開溜的法蘭西斯。

「法蘭西斯你給我站住!」亞瑟吼道,以媲美獵豹跑步的速度追殺開始狂奔的法蘭西斯。

回過頭,可以看到怒火沖天的亞瑟。

還是別告訴你了吧,關於那名叫麗莎的女子,法蘭西斯想,嘴角不自覺地勾出一抹淺笑。

這是對你搶走貞.德的處罰喔!

----------------------------------------------------------------------------------------------

後記

寫完了!(灑花~

最後還是忍不住讓法英搞笑去了(苦笑

最後一章的時間點是接在漫畫第四集的法貞之後,所以算是可以合在一起?(最好是

話說自己在寫的時候常常被亞瑟電(害羞

接下來有一篇法貞的番外,希望大家會喜歡。

米英 夜˙雨˙虹一文也請各位多多指教囉(笑

全文完

三杯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