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不安地站在法.國面前。

法蘭西斯把玩著手中的匕首,並未看著貞.德。

「最近有些心不在焉?」他說,語氣漠然。

.德咬緊下唇。

「十分抱歉…」

法蘭西斯輕嘆了口氣,將手中的白刃收起。

「那晚,妳見到亞瑟…英國吧。」疑問的句子,卻用了肯定的語氣。

.得別過臉,臉上一抹緋紅閃過。

法蘭西斯覷著她,眼底若隱若現的情緒貞.德並未查覺。

他拿起掛在椅子上的斗篷,輕輕地披在貞.德身上。

「…妳自己想想要怎麼辦吧,貞.德。」

語畢,頭也不回地離開。

.得低垂著臉,不動,不語。

片刻後,像是下定決心,她抬起頭,穿上斗篷,然後隻身跑進漆黑的樹林中。

藏身於不遠處的法蘭西斯望著貞.得離去的方向,臉上浮現出一抹苦笑。

「唉…這真不像是哥哥我會做的事…」

自嘲的語氣中參雜著一抹苦澀。

他嘟噥了些什麼後,粗魯地撓了撓髮。

 

「報告,貞...克的火刑已準備就緒…」

聽聞消息的亞瑟,一臉錯愕。

當他趕到行刑地點時,火刑已然開始。

啪擦-啪滋-

空氣逐漸變得燥熱難耐,火苗正迅速燃起。

火舞中的女子-貞.德,雙目緊閉,白皙的臉頰在火光的照映下變得慘白。

亞瑟不斷呼喊著貞德的名字,但聲音總會在抵達她的耳邊之前就被淹沒在人群的喧囂聲之中。

他穿過壅擠的人海,跌跌撞撞地來到貞.德面前。

.得倦怠地抬起臉,雙眸濕潤地望著亞瑟,笑了。

「亞…瑟…」

亞瑟望著身處熊熊烈火中的貞.德,一陣心痛。

她溫柔的笑著,幾滴晶瑩的淚珠延著姣好的臉頰滑下。

她張開櫻嘴,聲音沙啞但輕柔地說:

「我愛你…亞瑟…」

那瞬間,所有的一切都從亞瑟的世界中消失,僅剩她和他自己。

他呆愣著,張著嘴,卻什麼也說不出口。

.德露出釋然而滿足的微笑,慢慢地闔上眼。

沒辦法陪著你,所以至少要在你心裡留下永遠不會忘記的記憶,即使只有一剎那也罷。

趕在意識沉入深深的黑暗之前,微敞的小嘴說出最後一句如夢囈般道別的話語。

再見-

火,無情地吞噬了眼前的女子。

    全站熱搜

    三杯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