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吶,亞瑟,為什麼晚上的雨天沒有彩虹呢?』

年紀尚幼的男孩晃動著雙腿,楓葉般的小手輕扯身邊青年的衣角,清澈透明的眼眸上邊倒映著掛在半空中的七色彩橋,把開闊的天全濃縮到自己兩隻小眼裡了。

被喚作亞瑟的男子見到男孩光著的雙腳,欲言又止的表情維持幾秒後被湧上的寵溺與無奈沖散,他已經懶得去算自己到底要這小子穿上鞋多少次,反正都講不聽也就隨他去了。

『為什麼啊…』

亞瑟瞇起宛如綠茵的雙眸,露出的笑顏溫柔得彷似能掐出水。

『因為彩虹不想淋雨而且很累,所以去休息了,自然看不到囉。』

他說,故作認真的語氣中含帶著玩笑的成分。

小孩子嘛,講解物理嫌無聊,說不准還會直接開始十萬個為什麼,還是這類童話故事的說法比較好,也省得麻煩。

男孩眨巴著天空色的眼睛,偏過頭看向亞瑟,翹高的金色毛髮跟著晃啊晃。

『亞瑟,你想看到夜雨出現的彩虹嗎?』

後者抬起頭,雨後的藍天映照在蒼綠的瞳孔上,調和出的絢麗色澤讓人移不開眼。

『是還蠻想的。』他說。

不過怎麼可能會有嘛!

亞瑟苦笑,這話可不能在小鬼面前說出來。

『那我以後一定要找到在雨天和晚上出現的彩虹!』

男孩站起身,一手插腰一手指著逐漸淡去的彩虹,氣勢洶洶地發出戰帖。

亞瑟看著身旁天真爛漫的弟弟,沒有去戳破那孩童特有的童言童語。

他的臉上自然流露出微笑,那是一種打從心底放鬆而愉悅的神情。

.洲的情勢也好戰爭也好政務也罷,一切都被他偷偷從腦袋裡暫時隔離。

曾經幾時沉重的四肢現在也都格外輕盈,大概也是因為這涉世未深的孩子吧?

『阿爾,晚餐要吃燉牛肉嗎?』

男孩臉上綻放出奪目的燦爛笑容,充滿活力的湛藍熠熠生輝。

『我要!』

稚嫩的聲音道出,輕快地翳入高處的雲層裡。

 

讓這樣的天真與和諧,永遠持續下去吧──

 

*****************************************************

他緩緩睜開眼,眼神迷離,過了好一會才又聚焦。

夢境的餘韻縈繞在腦海,亞瑟的嘴角扯出一個弧度,染上淺淺的哀寞。

那是多久以前的事了呢?

蒼綠的雙眸中寫滿懷念──和一絲哀愁。

不過百年前的事情,現在看來卻像遠古時代發生的,那麼遙不可及。

窗外的陽光柔柔地灑在身,上驅散早晨特有的低溫,但心中仍了無溫暖,多的,還是無法抹去的苦澀。

胸口傳來一陣悶痛,亞瑟輕哼哼了聲。

那是老毛病了,不過沒咳血有些出乎他的意料之外。

斂眸,耳邊似乎傳進了若隱若現的笑聲,那是──

街上的人潮一下子多了好多,熙熙攘攘的好不熱鬧,順便帶走了耳邊徘徊的輕笑。

亞瑟站起身,換上平常穿的西裝,慢悠悠地走出房間,眉宇間的那絲惆悵與落寞飄忽著,在門關上之際消逝無蹤。

 

牆上的日曆被風輕輕掀開了數頁。
…6/31
7/17/27/37/5…

74日,美.國國慶日,阿爾弗雷德‧F‧瓊斯的生日。

這一天,也是亞瑟一直無法坦然相對的日子。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三杯兔 的頭像
三杯兔

~TaLEs~

三杯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