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夜。

.德獨自一人走在林中。

自從亞瑟在那次與她在戰場前線見面後,貞.德只要到達前線就會看到亞瑟站在那,有時上前和她過招幾回後就突然扔下手邊的武器對著貞.德自言自語,有時又只是站在遠處看著她。

.國腦子是出了什麼問題啊。貞.德心想。

初次見面時的挑釁味蕩然無存,取而代之的是不停流竄在兩人之間的那些什麼。

其實,她知道對方看著自己時,在那雙蒼綠的眼眸中所流露出的情感。

那種目光,每次都會稍稍溶解貞.德那顆為了戰爭而冰封起來的心。

而最近幾次只要望見亞瑟,她的心中就會有種感情不安地竄動著。

.德總是刻意忽略了那份情感。

正視了,這一切就有可能毀於一旦。

腦海才閃過他的面孔,身後就傳來了亞瑟的聲音。

「貞.德?」

她回過頭,亞瑟一臉吃驚地看著她。

.德的眼底快速閃過一絲羞澀。

「你怎麼會來這裡?」她說,眼神游移著。

亞瑟蹙起眉,「這裡是英軍的地盤,為什麼妳-」

語音未落,遠處隱約傳來了腳步聲。

亞瑟悄然咒罵了聲,然後抓起貞.德纖細的手腕。

對方突如其來的舉動,讓貞.德不住羞紅了臉。

「做什-…!」

亞瑟的手指輕輕抵在貞.德的紅唇上。

「別出聲。」亞瑟別過頭道,從側臉看過去,他的臉似乎有點紅。

過不了多久,他們藏匿之處附近就傳來了英軍的聲音。

「什麼時後才打完!煩死了!」

「只要把對方的那女人宰了就成。」

「女人上什麼戰場!」

「……!」

聲音愈來愈遠,亞瑟確定人都離開後鬆了口氣,轉過身看著眼前的貞.德。

.德低著頭,深怕身邊的亞瑟會聽到她促亂不已的心跳。

一件粗糙的斗篷落在她頭上,貞.德抬起緋紅的臉蛋,寫著不明白。

「披著這件回去吧,妳這樣走出去會當場被殺死的。」亞瑟漠然道。

然後,頭也不回地踏出腳步。

袖子卻在此時被一股小小的力道拉住。

他吃驚地轉過頭,只見貞.德也是一臉驚訝。

「呃…」

.德在心裡暗暗咒罵自己有時不經大腦就先行動的習慣。

見對方沒有任何反應,貞.德失望之餘也感到安心。

忽然一股力量將她向前拉,回過神時,貞.德已經在亞瑟懷裡。

.德愣了愣。

對方的體溫隔著布料傳了過來,心臟不斷「怦怦」跳著的聲響在耳畔迴響。

察覺懷裡的人想要掙脫,亞瑟加重了力道。

「英.國-」

「我愛妳。」

.德微微垂下睫毛。

「-我知道。」

亞瑟低頭看著貞.德。

「那妳呢…」他低喃,一隻手悄悄撫上貞.德的臉頰。

「…」貞.德不語,長而濃密的睫毛微微顫動。

亞瑟動作輕柔地抬起貞.德的臉。

濛濛月光下仍能清楚看見貞.德臉上的那抹紅暈。

等到貞.德察覺亞瑟的意圖時已經來不及了,那紅潤的雙唇已然被他的唇輕輕堵住。

一股淡然的芬芳傳入口中,百合的香氣。

.德試圖掙脫了好一陣,自覺無法脫身後,只好悻悻然地停下動作。

-反正,我也不討厭和英.國接吻嘛。

她的心底傳來了這麼一句話。

三杯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