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瑟巴不得立刻挖個洞鑽進去。

雖說是要避開攻擊,不過因為重心不穩而臉面著地實在是挺糗的。

若是平常亞瑟自然是不太在意,但在心儀的對象面前,要不在意也難。

.德帶著無語的表情看著躺在地上的亞瑟。

在一片廝殺聲中,唯獨兩人的附近被一陣莫名的沉默包圍。

片刻後,亞瑟面無表情地從地上站起身,拍去衣上的塵土後,極其愜意地緩步靠近貞.德。

望著逐漸靠近的亞瑟,貞.德的眼底透出警戒,下意識地做出防禦之姿。

亞瑟一臉興味地看著她。

「吶,白百合-」「等一下,」

.德打斷亞瑟的話語,即使緊張警戒,雙眸中的堅毅仍沒有一絲動搖,不過卻流竄過一股疑惑。

「你怎麼會知道法.國大人過去給我的暱稱?」

亞瑟眨了眨眼,原來法蘭西斯也稱她為百合啊…

「這是妳自身給大夥的第一印象吧,有什麼奇怪的?」

「別說得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你到底要不要打啊?」貞.德不悅地說。

亞瑟露出微笑。

「如果我說不呢?」

.德臉上瞬間失去所有情感。

「你是在玩弄我嗎?」

亞瑟帶著一貫的微笑,不語,眼神閃爍著些什麼。

忽地傳出「嗖」的一聲,一把閃著白光的匕首直直朝亞瑟的頸子飛去。

「好危險。」他說,站在剛剛匕首飛行路線的旁邊,扭了扭脖子。

亞瑟看著似乎處於暴怒狀態,好像還能在額上看到青筋一跳一跳的貞.德,滿意地點了點頭。

然後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靠近貞.德,將刀抵在她頸上,神情不帶一絲感情。

.德的眼神中並未閃過任何一點恐懼,只是多了些懊惱。

「如果妳過來我方,饒妳一命。」亞瑟說道,嚴峻的眼神似乎有些軟化。

她睨著他,臉上明明白白露出拒絕之情。

這樣也不怕啊…

這樣的百合,真讓人迷戀不已。

那種像是任何事都不懼怕的勇氣和與身俱來的自信,讓她看來更加動人。

也正是令亞瑟無法自拔地愛上她的原因。

亞瑟收起抵在白皙肌膚上的刀,輕輕落下一吻在她的眉間後,轉過身,踩著異樣歡愉地步伐離去,留下羞憤不已又有些不解的貞.德。

這樣一朵白百合,留在戰場上未免太過於糟蹋她的美麗。

不過既然擁有這般韌性和強悍,想必比一般嬌弱的花朵更能適應這種環境吧。

三杯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