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流逝,轉眼間,10月到了,火藥味極濃的空氣中也不經意地參入一絲秋意。

這個月,法軍加入了一名新兵,十分受到兩方矚目。

初次聽聞她時,亞瑟只覺得她是一個十分麻煩的人物。

神之聖使,年僅十六歲的少女。

法軍因她士氣高昂,對英軍而言是個不小的威脅。

聽完下屬的報告後,亞瑟閉眼沉思了好一會。

一陣風忽地吹進棚內,燭火不斷地搖曳著,最後熄滅。

夕陽橘紅色的餘暉自縫隙灑進,隨著餘暉漸漸消失,帳棚慢慢地陷入黑暗。

一片昏暗的棚內,亞瑟緩緩睜開雙眼,蒼綠的雙眸透出令人不寒而慄的冷漠。

法蘭西斯,你連女人也帶上戰場了嗎?

腦海中忽然閃過開戰前的法蘭西斯,那個老是把浪漫啊、愛啊掛在嘴邊的他,竟然會將女子推上戰線…

思及此,亞瑟臉上不禁閃過一抹苦笑。

自己竟然會在這時感傷,他淡然地想。

站起身走出棚,一陣冷冽的風撲面而來,亞瑟眼底那僅存的一絲情感隨著風飛離。

「貞.德˙達..克,再過不久,你的命將由我拿下。」

抬起頭,天邊的弦月露出嘲弄的微笑,似是在取笑這場百年之爭。

****************************************************

他甩了甩手中染血的白刃後,插回刀鞘。

亞瑟不疾不徐地穿梭在互鬥的人群間。

空氣中瀰漫著淡淡的血腥味和火藥味,久久不散。

亞瑟不禁蹙起眉頭,雖然在前線已有一段時間,但仍習慣不了刺鼻的鐵鏽味。

忽然,人群自另一頭開始騷動,不久後就擴散到整個前線。

正當亞瑟思索會不會是法蘭西斯時,前方的士兵像是為了躲避什麼似的迅速退開。

下一秒,一個嬌小的身影直朝亞瑟衝去。

擦身的瞬間,一股清淡的芳香竄入他的鼻腔,在一片血腥中顯得格外清香甜美。

只見她停下腳步,回首,姣好的臉蛋上沾著未乾的血,延著臉頰緩緩滑落,在白皙上留下一條鮮紅的血跡。

那名娉婷女子狠瞪了亞瑟一眼,然後飛也似地跑出他的視線。

當時猶如電流貫穿全身的感覺,亞瑟多年後仍無法忘懷。

亞瑟先是一愣,然後想也不想就追了上去,放任自己的視線瘋狂地尋覓著。

眼角抓住了她,亞瑟望著在不遠處的女子。

比身旁的任何一人都還要嬌小,但也比所有人還要強悍;長長的睫毛下,雙眸總是蘊含著屬於女性的溫柔和一股難以言喻的堅毅和自信。

猶如一朵恣意在戰場上盛開的白野百合。

她是前幾日,亞瑟在弦月之下誓言要取走其命的女子,貞.德。

只見她揮動手中的利刃,沾染暴力而血腥的色彩。

即便如此,雙眸自始自終未出現任何懼怕之意。

纏繞在貞.德身上,那股醉人、屬於百合的香氣,輕輕觸動了他的心弦。

三杯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