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焰下,她扯了扯嘴角,露出一個不是很成功的笑顏。

小嘴微敞,輕聲說出遲遲未傳達給他的那句話。

 

—『我愛你,亞瑟…』

 

那一剎那的永恆 1【夢魘】

 

「我說亞瑟,你頭髮也太長了吧,難不成你真想當一隻金色毛蟲?」

「唔…少囉嗦!」

亞瑟不悅地別過臉,粗魯地撓了撓金髮。

法蘭西斯看著矮了他一顆頭的亞瑟,噗哧一聲地笑出聲來。

「喂喂,越弄越糟啦,讓哥哥我來幫你修剪下吧。」

說完,也不管亞瑟有沒有答應就開始以手梳理他的頭髮。

亞瑟哼了聲,不甘不願地任由他的指尖在金色髮絲中來回。

法蘭西斯仍笑著,笑得更開懷了。

有好一段時間,兩人都沉浸在包圍彼此,令人舒適的沉默。

法蘭西斯的動作卻在這時停下,留下一段不自然的空白。

「喂,法蘭-」

亞瑟回過頭,話未完,額上先傳來一陣刺痛感。

劍尖,自眉間下滑至連女性都會為之妒嫉的白嫩細頸上。

周圍宜人的景色不知何時已被一片伸手不見五指的黑幕蓋過。

亞瑟愣愣地看著一臉冷漠的法蘭西斯。

「¯…這也並非我所樂見的。」他說,聲音無抑揚頓挫,冷冰冰的,找不到一絲感情。

亞瑟恍惚地瞄了眼莫名出現的具具屍首,幾乎全是…英軍。

「那麼,永別了吧,」法蘭西斯道,舉起手中的劍。

「亞瑟˙柯克蘭!」

 

亞瑟猛然睜開緊閉的雙眼。

心臟劇烈地跳動著,促亂的呼氣聲在耳邊不斷響起。

他坐起身,拭去斗大的汗珠。

「原來是夢…」亞瑟喃喃道,瞳中的慌亂、恐懼等情緒逐漸退去。

1.3.3.7年,戰爭正式開打,至今已過了91年。

今年,1.4.2.8年,戰爭的最終階段。

「該結束這一切了,法蘭西斯。」淡然道,亞瑟的眼底了無情感。

夢境和現實,一直都是相反的。

最後的勝利一定是由我拿下。

他的嘴角溢出一抹傲然的微笑。

沒錯,一定是,我的。

三杯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