懲罰遊戲的後續

❀來自本名出來的腦洞關鍵字①對,我貪心②頑固的你③心理準備

❀甜甜甜

❀開車囉——的訊號(滾

=======================

當遊戲在Sans連輸為基底進行到第六局時,Papyrus喊了句「NYEH HEH HEH! 今天!我!偉大的PAPYRUS!沒有輸超過五局!這是值得吃特製義大利麵慶祝的事情!」並站起來衝進廚房後,Frisk好笑又無奈地看向準備拿起另一張懲罰卡片的Sans。

「What's up? 」後者一臉無辜地衝著她咧嘴一笑,把手中的紙片拿起來瞟了眼,「我看看……『給贏家一個擁抱』?」

說罷,還陰陽怪氣地哼了聲。

「Sans……」Frisk好笑地偏過頭,「這只是遊戲,別這樣就吃醋了啊。」

雖然她早有預料他會醋意大發而故意放水給Papyrus,但連著六局都是如此讓她再次體認到她這個骨感十足的男友醋罈子有多麼容易翻掉。

「Sweetheart, a hug? 」Sans沒正面回應他家女友,只是朝著她挑了挑眉並張開雙臂。

Frisk雙頰微紅,輕輕抱住身旁的Sans。骨頭根根分明的觸感隔著衣服有點磕手,對她而言卻是剛剛好的舒適。

「你也太貪心了……」感覺到環住自己腰部的雙手微微收緊,她忍不住在對方的懷裡吐槽一句。

「對,我貪心,」Sans藉著Frisk的吐槽來了一記直球並成功收穫一個可愛的蘋果臉,「所以下次我們玩點別的如何?妳知道,那些old fashion. 」

而儘管被包著佔有慾的直球砸得暈頭轉向,Frisk還是在第一時間聽出了那句話語中的潛台詞。

「Papyrus只是想玩遊戲而已,」她嘆道,抬起臉對上Sans有那麼點不開心的表情,「別阻止他,好嗎?」

Sans沒做聲,只是挑眉睇著她。

一場無聲的對峙毫無徵兆地開始,只有來自不遠處的廚房裡碗盤碰撞的清脆聲響不時敲打耳膜。

不過這場注定由Frisk敗陣下來的對視並沒有持續太久。

「……不然下次的卡片我來寫?」對於Sans的頑固深有所感的她只好開口,這是她能做到的最大讓步了。

「……welp, 」同樣理解自家小女友多固執的骷髏誇張地嘆了口氣,「這樣還說不就太『不近骨情』了是吧?」

Frisk被逗得咯咯笑出聲。

「謝謝你,Sans。」她說,在對方的顴骨上落下一吻。

Sans瞇起藍色的眼瞳,抬手輕輕按住少女正要遠離的頭,同時隨手暫停了時間。

「做好心理準備迎接今晚吧,嗯?」他在Frisk耳邊輕語,因刻意壓低而顯得沙啞的聲線和微微上揚的鼻音讓她的臉上掀起一陣燥熱。

聽著若無其事起身跑到廚房裡說要幫忙(但完全只是去給他弟弟訓練肺活量而已)的Sans和Papyrus的對話聲,Frisk將溫度高得像燒起來並十分通紅的臉深深埋入自己的手掌心中。

——真的、太貪心了啊啊啊!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三杯兔 的頭像
三杯兔

~TaLEs~

三杯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