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徒組

×師匠太蘇描寫無能(欸

×這個師匠有點不太師匠(?

×這篇大概在漫畫神樹篇之前就寫了,當時覺得太崩就沒寫完,現在來有始有終一下(#

============================

靈幻新隆是以詐欺師為職的人。

嘛,說白了就是個騙子。

自詡是位靈能力者並開了靈能相談所,靠著各種技巧、話術進行所謂的「除靈」藉以賺錢為生,雖然因為收費相對於同行中低廉許多導致生活有些艱難。

不過雖說是詐欺師,對於他的徒弟——影山茂夫,愛稱龍套,倒是十分用心相待(當然職業問題除外)。心理問題啦壓力啦人際關係啦等等諸如此類的事情,有時人家沒開口也能精準察覺然後對此開導,人生導師做得活似專業人士一樣。

師父這一稱號頂在頭上他毫不愧疚也不心虛,而就他在影山茂夫的成長歷程上留下的影響來說他確實當之無愧。

然而最近這位徒弟讓他有那麼點煩惱。

喔,無關他接觸了新的人事物而逐漸產生屬於自己的想法——雖然因此學會真的拒絕他部分要求這點讓他不是很能適應——而是這孩子看他的眼神。

「呼⋯⋯」靈幻長吁了口氣,同時將吸進肺葉中的煙霧全部吐出,裊裊輕煙搖曳著升入空中,消散得了無痕跡。

「影山茂夫喜歡靈幻新隆」,這問題大概能算是他這一生截至目前為止最難辦的事情。

有點麻煩啊這個。他嘀咕著,在煙灰缸中輾了輾煙頭。

好吧其實龍套沒有明說,但那副模樣對他而言已經跟告白差不多了。畢竟是從小學開始一路看照上來的又還只是個青春期中的少年,就算再怎麼遮掩那點心思在大人的他眼中真的挺明顯的。

那麼⋯⋯該怎麼做呢?

如果龍套真的說出來了反而好辦,至少他能在拒絕的同時好好解釋開導一番,起碼能讓他心裡能好受些,但如果之所以為如果就是因為沒發生,這也是為什麼他煩惱的原因。

不過說是拒絕,但實話實說靈幻並不討厭龍套,嚴格說起來甚至能算是喜歡,所以在無意間發現這件事其實讓他挺高興的。

然而到底是因為什麼而高興呢……他還真的分不太明白,不過要是自己擅自挑明這件事的話大概會造成他極大的壓力吧(不過他猜弟弟君小酒窩還有那個頭髮很誇張的花澤應該都知道了),雖然心思單純但終究還是個男生,無論是面子還是尊嚴問題沒弄好後果可會不得了的。

說起來龍套大概也煩惱吧,喜歡的對象竟然涵括了老師、上司兼同性這些元素,不想告白也是情有可原啦。

對於這位吃苦耐勞聽話可愛的徒弟,靈幻在他的事情上從沒打算說漂亮話敷衍了事,但什麼都不說又是這種感情問題是要他怎麼處理啊?這樣不清不楚的曖昧現況可是讓他很苦惱啊真是⋯⋯

但要是被同性告白,靈幻可以肯定他絕對會拒絕的,只是如果對象是龍套的話是會基於更多考量,慎重地考慮後再拒絕吧。

但這又回歸到同一個問題了——該怎麼做呢?

耳邊忽地響起參雜少年聲線的微弱腳步聲,從門外越來越接近。

靈幻抬頭看向電腦右下角的時鐘,四個數字呈現的時刻清楚地告知著他用了近一小時思考卻什麼結論與辦法都沒有想出來。

他有些挫敗地撓了撓頭,撈過擱在桌邊的報紙順便將只吸了幾口的香菸捻熄在煙灰缸中。

喀嚓,眼前的門被留著鍋蓋頭的少年輕輕推開。

「師父。」

「喔,來了啊龍套,」他說,隨手翻過寫著浮誇報導的頁面,「對了,冰箱裡有牛奶,你拿去喝掉吧。」

「……師父不喝嗎?」

「啊啊,只是早餐加牛奶買比較便宜來著,拿去吧。」

「我知道了,謝謝師父。」

唰,又是一頁翻過去。

小酒窩看著師徒倆的對話與互動,古怪地哼了哼。

今天又是一如既往不變的日常啊。

 

    三杯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