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用了D大的跑酷松設定(http://www.plurk.com/p/lg7mge

→參考了各式各樣非常帥氣的跑酷影片&同學的簡易示範&個人實際經驗

→長度和CP都是no plan(#

→OOC注意

→少量喧嘩松

→作者提醒您跑酷是很需要技巧練習的運動,請千萬別學六子在基礎不穩的狀態下跳級嘗試喔o_<-☆

==========

時間是一松被發現跑酷是大師等級兼網路紅人的幾天後。

他曾預想過被家裡那群人渣兄弟抓到自己跑酷時會像上次totty那樣子被公審,也想過被他們拿來無限上綱以後逮到機會就要損個一兩句,甚至被當做大家都不想出去時把自己扔出門跑腿啥的理由,但就是沒料到會是這種狀況。

看著在見過自己的動作——小跑步後跳過有椅背的長椅——後以類似但不怎麼順暢的動作重複一次的自家大哥與一旁各自嘗試不同技巧動作的另外四人,一松面色如常實則心中一陣崩潰。

——所以說為什麼這群混帳會想跑酷啊啊啊!

「呀——還挺難的啊這個——」差點沒跳過去的おそ松踉蹌著站穩了身子,然後一臉興致盎然地回望,好像剛才因為動作不熟練差點把自己摔成智障的人不是他一樣。

還在練習貓手上牆且很快就上手的チョロ松,在注意到之後待おそ松站好就毫不猶豫一腳踹過去,直接把後者踹倒在地,附帶一句「不要一開始就玩一松那種的啊混帳長男!」的怒吼。

「チョロ松兄さん真是的幹嘛提醒おそ松兄さん啊,想摔死的話讓他去就好啦?」旁邊剛在カラ松的協助下倒立成功正在休息的トド松看到這一幕懶洋洋地丟出一句。

「哼、親愛的brother想被god蒙召而獨自進行了這麼危險的試ㄌ——啊啊啊眼睛!我的眼睛!」カラ松面不改色地吐出一連串不知所云總之很痛的話語,不過連一半都還沒來得及說就被突然殺過來的兩指戳中雙眼,痛得在地上打滾。

剛行完兇的一松沒理會在那邊滾啊滾的被害人,一個轉身和トド松攔住了正在稍遠處「啊哈哈哈哈哈——」 大笑著大步在間隔有點太遠的長椅間跑跳的十四松。

「啊——好冷!お兄ちゃん的心好冷啊!」受到弟弟們明顯差別待遇而感到心寒的おそ松抱著雙臂蹲在角落結冰,不過想當然爾沒人理他。

「哼、如此dangerous的動作當然是充滿guilty和孤獨的我的試煉!怎麼能讓親愛的brother因此對大地進行猛烈的攻擊而受傷呢!」從短暫的眼傷恢復的カラ松單手掛在單槓上,一手比成槍的形狀自認為帥氣地搭在下巴上。

於是那頭カラ松十年如一地痛話連篇,這兒一群人安定無視——好吧如果不是被十四松(的舉動)拉住一松可能已經揍過去了。

「……カラ松兄さん還是老樣子啊,一身怪力。」在自家哥哥拉住另一位玩得很開心的哥哥就收手的トド松一臉淡定地吐槽另一位痛話進行中的哥哥。

吊單槓一次就上手還可以玩點進階版的掛在上面盪幾下後盪到下一個,盪幾下再遠遠跳出去安全落地,現在又單手掛在那兒一臉無壓力,不知情的人看了說不定會以為這傢伙常在玩這東西呢。

一松瞪著不遠處玩單槓玩得很開心的カラ松,視線一轉來到從心冷中恢復繼續歡快地想嘗試(但還沒起跳就被チョロ松一個蹬牆後一腳踹倒)的おそ松,再看向總算消停了點打算協助トド松挑戰空翻,臉色黑得很。

明明只是群垃圾人渣尼特為什麼剛跑酷就這麼上手啊喂!設定呢!把人設餵狗吃了嗎!

同樣身為尼特一族且也是第一次就上手的某人在心裡不著邊的激烈吐槽著。

瞥見附近或圍觀或經過的路人不時的側目與拿出手機拍攝,他煩躁地嘖了聲。說不想出名那是騙人的,但被這樣注目壓力也太大了好像離開!

他拉起兜帽,跑了幾步後踩著樹幹竄上樹木的主枝杈坐下,居高臨下地望著其他幾個兄弟。

「啊!一松兄さん跑上去了!かっこいい!」「等、十、十四松兄さんんんんん不要看旁邊啊啊啊啊啊!」

聽著距離樹下較近的兩個弟弟的叫聲,才上樹不到幾秒的一松咋了咋舌,輕巧地從上一躍而下,正好扶住被十四松直接往上丟而名符其實翻了一圈的トド松。雖然他也覺得家裡幾個人渣摔死就算了還能幫忙淨化一下世界,但總歸是自家人又是弟弟還是多少照顧一下比較好。

至於哥哥們?除去チョロ松還算有常識不用太擔心之外剩下兩個就自生自滅吧,反正最後都死不了的,說起來他也沒擔心過就是。

至於跑酷後隔天的痠痛在五位兄弟身上只有很輕微的症狀——好吧カラ松貌似比較嚴重不過不到無法動彈的程度——他也毫不意外,當初他也是小痠痛幾天就沒事了。

大概是因為運動後的不適並沒有造成太大的困擾,加上各種小心思或是純粹覺得有趣使然,本來只有一松在進行的跑酷就這樣變成松野六子一塊來了,後來也仿效網路上其他跑酷團體拍攝了影片上傳。掌鏡的自然是家中對電子產品最為熟悉的トド松(其次是チョロ松),當然其中一部分也是因為他專練的動作某種程度上是最危險的不好放他一個人直接來的緣故。

就這樣打打鬧鬧偶爾懶散地練了一年多,意外有天賦的其他五人各自摸索出屬於自己所好或擅長的技巧並加以琢磨,在網路上以影片與六胞胎的噱頭逐漸打響知名度,其中最出名的還是最早受到矚目的「貓」,後來更是演變成正式的跑酷團體活躍於跑酷圈中。

時至今日,由他們六人組成的「parKour maTsu」已然成為這個圈子內無人不知無人不曉的團隊,其後更偕同各團主辦了一年一度的跑酷交流會。

カラ松快步來到單槓下的支柱前,往前小跳一下的同時伸出雙手抓住並以其為圓心轉了近一圈後放手躍出去穩穩落地,緊接著再助跑幾步用力一蹦跳過及腰的欄杆,俐落而不拖泥帶水的動作讓人看得很是賞心悅目。

「如何?kara boys and girls,一起來體會與微風和speed擁抱的美好吧!」

……如果說話別這麼不知所云的話。

「噗——痛痛痛痛!肋骨、肋骨插進心臟了啦哈哈哈!」在邊上把弟弟從做出帥氣動作吸引目光到張口就是痛話讓人退避三舍的反差全看在眼底,おそ松很沒良心地捧腹大笑不忘喊疼,在收到來自圍觀人略帶擔憂的目光時面色不改,反而是湊過去搭訕人家了——稱之為言語騷擾或許更為貼切。

然後就被チョロ松一紙扇狠狠從頭上打下去,啪的一聲顯示力道十足讓人聽了就感覺頭皮一陣疼痛。

「混蛋長男你到底來幹嘛的不要給我騷擾人家!」賞了長男毫不客氣的一扇子,チョロ松沒管對方一臉扭曲的死樣子,拽過紅色的兜帽就直接轉身拖著人離開,那背影不知怎麼看著感覺有些狼狽。

「シコ松兄さん果然就是シコ松兄さん……」不遠處剛好看見自家三男疑似落荒而逃的反應,トド松偷偷嘲笑了句,接著走向那邊有點搞不清楚狀況的兩位小姐,再接著就自然而然地聊起來了。

至於差點就要搭訕成功拿到line的松野家末子因為一句「啊?剛剛那兩人?我不認識喔大概是別團的吧!」被兩個當事人聽到,回頭被狠狠報復了一番又是另一個故事了。

 

    文章標籤

    おそ松さん 阿松

    全站熱搜

    三杯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