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麗絲paro

→題目來自噗浪上tag #有1就有2 #週間一本勝負 #FALLINGINLOVE

→自己設定有

※※

白兔カラ松第一次對「愛麗絲」心動就是在初次見面的時候。

那時,一如往常在「人類世界」一不留神待太久的他,注意到時間的時候幾乎要趕不上公爵夫人的下午茶會了——要知道如果遲到他可是會被對方扒下皮毛然後丟下鍋變燉兔肉的。感覺命在旦夕的カラ松趕忙起步要

回到ニート國,情急之下忘了隱藏行蹤,然後就這麼與他相遇了。

事後回想起來,他倒是很慶幸自己當時忘記這檔事,否則他就不能和「愛麗絲」相見了。

那時他趕時間趕得要死要活,跑著跑著突然就聽到身後傳來「喂——等一下!」的叫聲,一回頭就是一張離他不到半公尺的臉讓他的小心臟差點停止跳動——被嚇的。

「呼哇——真的是兔耳朵欸!為什麼跑那麼慢啊?」來者只是逕自發出無理的批評後伸手扯了扯カラ松頭上的耳朵,有些過重的力道讓他忍不住驚叫。

「Ouch!別扯my beautiful的耳朵!」他大叫著從那隻魔爪下搶下自己可憐的耳朵,在警戒地瞪過去的同時才終於有機會稍微打量對方——那是一個長得跟他很相像,連身高都差不多的……男生。

是的,男生,穿著粉紅色洋裝和白圍裙、頭上戴著大紅色蝴蝶結臉上化了精緻妝容的男生。

「你……」カラ松用微妙的表情看著對方。

喔別誤會,他沒有任何歧視的意思,只是看到一個跟自己長相差不多的人穿了一身女裝感覺非常……奇妙而已。

「吶!你叫什麼?」那人果斷無視眼前白兔先生的神色,露出燦爛的笑容自顧自地自我介紹起來,「我是人間國寶的愛麗絲おそ松!」

「……」カラ松望著那笑靨呆了一瞬,心跳傳來怦咚一聲彷彿被重擊的巨響後雙頰微紅,然後才回神用自以為帥氣的動作和表情——然而實際上那些都煩人到欠揍的地步——開口:

「哼、我是來自peaceful的美麗ニート國,寂靜孤獨的guilty rabbitカラ——」「啊啊好痛痛痛肋骨要斷了啦哈哈哈!」

他那(自認為)華麗的自我介紹還沒結束就被一陣夾雜痛呼的爆笑打斷。

「えっ、哪、哪裡受傷了嗎!」カラ松緊張地靠向前,完全沒注意到這番舉動有些超出剛認識的兩人間的互動。

「噗哈、沒事啦沒事!」被白兔關心的愛麗絲忍著笑意擺了擺手,一邊若無其事地轉了話題,「我說,你不是趕時間嗎,繼續待在這沒關係?」

「NOOOOOOO!」被提醒的某人呆了一秒,接著一臉慘白地掏出懷錶後發出一陣慘叫——壓根兒沒意識到造成現在這局面的罪魁禍首就在面前,慌慌張張轉身就要起步,途中卻一個急煞後看向臉上寫著「好好奇好像很好玩」只差沒說出口的おそ松。

「要一起前往amazing的國度嗎,my dear Alice?」他問,對著那名少女裝扮的青年伸出邀請的手。

後者燦爛一笑,手輕輕搭上那隻戴著白手套的手。

愛麗絲在白兔的帶領下跳進通往不可思議王國的洞穴,展開一段奇幻的旅程——本來應該是這樣的,但由於愛麗絲的探索技能滿點於是他就亂跑了,白兔則是非常辛苦地追在後頭「帶路」。

這是他們的初次相遇,至於那場下午茶カラ松的下場如何就不提了。

最後おそ松就直接在這綺麗的國度裡住下了,根據他本人表示反正沒親人又無聊這裡有趣當然留下。

對此カラ松樂見其成,同時心裡有點小小的、拐人的罪惡感。

總之兩個人就同居了,愛麗絲除了面對白兔撒嬌賣萌耍任性,更以時不時跑出去騷擾其他諸如毛毛蟲、公爵夫人、多多鳥或瘋帽匠為樂,並且十分樂此不疲。

受害者雖然不爽,但這位愛麗絲帶給他們的熟悉感讓他們不自覺對他睜隻眼閉隻眼,偶爾真怒了也會很快原諒他——不過滿腹怒氣也不好憋著,於是身為領路人兼同居人的カラ松理所當然地被拿來當沙包……泄氣。

而且最弔詭的事情是明明因此沒少受傷,カラ松卻幾乎沒什麼反感,就算有些抱怨也只要おそ松稍微安撫補償一下他就當沒這回事了(所以也被其他人吐槽根本是天生M體質)。

怎麼說呢,大概就是近乎無條件的包容和寵溺吧,雖然連他本人都不知道為什麼自己會樂意到這樣——一見鍾情這理由排外。

是的,一見鍾情,這是思考「為什麼我會把人拐回來」好一段時間後カラ松得到的答案,而且這個fall in love似乎還是進行式。

「カラ松——我好無聊——來玩——」今天依然穿著愛麗絲裝的おそ松百般無聊地戳著進行例行公事照鏡子的白兔子。

「想做什——」カラ松放下鏡子抬頭,然後又一次被親到了嘴。

「噗、每次反應都一樣啊哈哈哈!」偷襲多次還都成功的某人大笑,扔下愣在原地的兔子跑了。

回神過來的カラ松無奈地嘆了口氣,還是一樣沒半點不滿的情緒,甚至還有點開心。

讓他持續falling in love的原因肯定也包括這種三不五時就會發生的事情吧。

 

    文章標籤

    おそ松さん 阿松 長兄松

    全站熱搜

    三杯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