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為PF提供的腦洞關鍵字是①冷冷的吻②一決勝負③懲罰遊戲

✿這是個Papy單戀未來嫂子的故事

✿對我又不寫正文了ry

✿Undertale一周年快樂!

=======================

今天是骨頭家一個月一次的遊戲日。

「NYEH HEH HEH! 人類!我!偉大的Papyrus!這次一定會勝利!」期待這天很久的Papyrus一手插著腰一手指著站在門口才要進來的Frisk,亢奮高漲的情緒讓開著冷氣的室內溫度上升了好幾度。

「今天Papy也做了義大利麵了甜心,」一旁開門的Sans瞥了眼後頭興致勃勃的弟弟,咧嘴一笑。

「I think maybe you can think about how to spaghetti-ing out of here? 」

「SAAAAANNNNNNSSSSS!」

「哈哈……」剛踏入少女階段的Frisk乾笑兩聲,對於依舊很容易被自家男友的冷笑話刺激到的Papyrus,以及這持續數年的習慣感到無奈又好笑。

上來地表之前並沒有這種日子,但自從第一次和她玩撲克牌卻連輸之後所謂的遊戲日就在Papyrus的堅持下固定下來了。

時至今日玩過許多場撲克牌了,牌運向來不錯的Frisk位居三人中獲勝次數第一——當然不排除Sans偶爾有意對她放水,而落敗最多的是牌運不知為何總是很糟糕的Papyrus。

「這次我!偉大的Papyrus!為了讓遊戲更好玩加入了新元素!」三人之中最吵的那位興沖沖地拿出一疊小紙片,「就是這個!懲罰遊戲!」

「他昨天在網路上找到的。」Sans在旁邊小聲補充——要不是當事人靠太近,Frisk相信他一定會順便感嘆一下他的弟弟總算會用網路搜尋義大利麵和他自己有關的消息以外的東西了。

如此這般,加入懲罰遊戲的撲克牌遊戲開始了。

然後一如往常地,Frisk又贏了,Papyrus又輸了。

「NYEEEEEH! 輸了!」看著手中剩下一堆的牌和另外兩人的兩手空空,他乾脆地放下牌,「我!偉大的Papyrus!不會畏懼任何懲罰!」

Frisk疑惑地看向Sans,要知道平常Papyrus只會一邊大叫一邊把遊戲確實玩完,直接放棄不像是他會做的事。

「Welp,他很期待懲罰遊戲,」後者給可愛的女友解惑,一邊看著這位輸家躍躍欲試地準備抽出一張寫有懲罰的紙片,「雖然指令都是他自己寫的。」

Frisk有些好奇地盯著Papyrus拿起的那張紙。以他的個性,寫出諸如「吃下很多盤特製義大利麵」、「讚美偉大的Papyrus」或「跟偉大的Papyrus約會」之類的內容並不是什麼奇怪的事——但如果他沒把自己常輸的狀況算進去的話,某些「懲罰」執行起來會變成很搞笑的畫面。

「WOWIE! 」打開紙條的Papyrus閱讀過上頭的文字後發出一聲驚嘆,「我!偉大的Papyrus!抽到的懲罰是!給予贏家一個kiss!」

「……欸?」愣了半拍才反應過來的少女一時間不知道該先驚訝「這指令好正常」還是「要被Papyrus親」了。

Sans微微瞇起眼,他是知道自家弟弟對他的女友那樣的情愫,但根據他的了解Papyrus並沒有機靈到能寫出這種懲罰,大概是從網路上抄下來的吧。

雖然只是遊戲而且對象是自己弟弟,但果然還是有點不爽啊……

「NYEH HEH HEH! 人類!準備接受我!偉大的Papyrus的一吻吧!」Papyrus大聲宣佈道,臉接著直接靠向對座的贏家。

被突然的靠近嚇到的Frisk反射性閉上眼,臉頰在幾秒後傳來一陣硬硬的、冰涼的觸感。那感覺來得快去得也快,她小心翼翼睜開眼,對方已經收回身體坐回原位了。

「人類!以後我們的友誼一定會更加堅固!」Papyrus臉上是單純開心的笑容,頰骨上的紅暈搭上那閃亮亮的眼神看起來像極了準備去郊遊的興奮小學生。

Frisk眨巴著眼,然後露出淡淡的微笑點了點頭。

「我想我們可以繼續下一輪了?」旁邊全程看完的Sans出聲,一邊在心底決定接下來所有遊戲他都要放水輸給Papyrus以免再發生這種讓他有點吃醋的事情——他的佔有慾可不允許他弟弟碰他的所有物。

遊戲繼續進行,而只有Papyrus知道在親到自己戀慕之人時心中的那份雀躍與苦澀,還有一瞬間動搖的、不想破壞自己和哥哥和Frisk之間維持的平衡狀態的心情。

他和Frisk當「朋友」就夠了——就算他其實也是喜歡著她的。

所以啊,出於懲罰遊戲的親吻,應該是可以被允許的吧?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三杯兔 的頭像
三杯兔

~TaLEs~

三杯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