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怪paro

→題目來自噗浪上tag #有1就有2 #週間一本勝負 #毛病

→CP大概是カラおそ

→自己設定有

※※

松野,這個姓氏對於住在赤塚山周遭的妖怪肯定不陌生——那是由九尾妖狐松野おそ松、天狗野松カラ松、百目鬼松野チョロ松、貓又松野一松、轆轤首松野十四松,以及雪女松野トド松六種完全不同長相卻驚人地相似的妖怪組成的,姑且能算是家族的團體。

據可靠消息來源指出,當年おそ松之所以能拐到下面五個弟弟(實際上他並不是最年長的,但聽說因為是他搞出這名堂的所以最大的就給他當了,下面則是按照被誘拐成功的順序)除了死纏爛打,更多是依靠他屁股後面那九條毛茸茸的尾巴。

其家族成員中的貓又表示那尾巴真心柔軟蓬鬆,完全是抱著蹭趴著睡的絕佳良物,而他就是衝著那尾巴才勉為其難加入的,如果膩了自然會離開。當然被拐進松野家之後心境是如何轉變到最後還是留下來就不得而知了。

令人訝異的是,「因為尾巴組成的家族」這個基本上稍微聽說過松野這名號就會知道的原因當事人おそ松竟是最後一個知道的——之前是不是故意裝死當作沒聽見無可考證,但住在松野居附近的小妖怪們一口同聲地表示那位九尾妖狐最近經常抱著自己的尾巴在自家院子(廢棄住宅後方的草地)暗自神傷,稍微靠近點還能聽見諸如「我的尾巴……」、「那群沒良心的傢伙」之類的云云,和前陣子煩人度滿點地纏著弟弟們轉最後用尾巴安撫炸毛的他們的模樣大相逕庭,仔細回想過去被問到怎麼成家的也是一臉沒心沒肺地做出「這就是長男的氣魄啊氣魄!號召力懂嗎!」這種回答,對於那個真相好像真的並不知情,好像有點可憐……

然而事實完全不是這樣,雖然最近おそ松很憂鬱是真的。

おそ松很憂鬱,不過不是因為那些他早心知肚明的部分原因,而是因為他尾巴上的毛……

快被カラ松那傢伙拽‧光‧了。

カラ松有個凡是松野家人都知道的怪毛病——講不知所云的痛話那是眾所皆知,那就是只要おそ松在他睡覺時出現在他附近,最後他一定會滾到他家大哥的尾巴旁然後抱得死緊繼續睡,還都像是裝有定位雷達似的很準確地抱住同一條尾巴,弄得おそ松不得不陪他玩一場短則數分鐘長則小時為計的木頭人不說,每次還要被睡覺時會無意識蹭掉一堆毛再被睡迷糊就不會控制力氣的某天狗拽掉幾搓毛!

儘管這現象過去就有,但最近有著變本加厲的趨勢導致某妖狐尾巴長毛的速度趕不上被拔掉的速率,那條總在受罪的尾巴都要因此變成地中海禿了。

抗議什麼的當然沒少過,但那說到底是睡眠狀態下幹出的事情,說實話要改正還真的不是那麼容易……個鬼。

「カラ松那混蛋擺明就是醒著啊可惡!」おそ松咬牙切齒地捏緊毛量銳減的尾巴。他可是清楚看見那傢伙一臉很舒服很滿足地蹭自己的尾巴覺得不夠舒服還換面繼續蹭!更可惡的是向弟弟們訴苦了卻沒人理他頂多跑去揍那隻痛死人的天狗一頓警告他毛拔少一點!

「お兄ちゃん超傷心超難過的喔可惡!以後不理他們了啊那群沒良心的弟弟!」おそ松忿忿不平地碎碎念,頭頂上的耳朵隨著怒氣一抖一抖的。

身後驀然傳來翅膀揮動的聲響,緊接而來的是熟悉的妖氣。怒火中燒兼感覺委曲的某大哥睨了眼說著「噢,brother你在這啊。」靠近的カラ松,哼了聲扭過頭,抱緊自己的九條尾巴不理他。

「……抱歉啊おそ松。」見自家哥哥鬧脾氣的模樣,カラ松乾笑著,連痛語都沒出現正經地道了歉。這次好像有點過火了啊,瞧見藏身在八條毛毛——弟弟們私下對大哥尾巴的暱稱——中十分顯眼的一條略乾扁的毛毛,他有些心虛地別開視線。

心裡不平的おそ松回頭,本來想頂一句「為什麼都只拽我的毛明明一松也有尾巴啊!」過去但仔細想想眼前這傢伙壓根兒不會做出傷害弟弟的事(就算真做了他也會被一松爆擊到去掉半條命),只好怒瞪在他身後席地而坐的カラ松。

「嗯……」後者搓了搓下巴,然後貌似靈機一動的表情張開自己的雙翼,將其中一側靠近前方鬧彆扭的妖狐,「不然my beautiful的翅膀給你拔羽毛——痛!」

沒等對方把話說完,おそ松果斷伸手一把扯下整個手掌的漆黑羽翮,手一鬆開,黑乎乎的羽毛散了一地,然後一臉嫌還不夠似地再伸手發洩一般亂拔。

「Wait!おそ松動作輕點!」カラ松趕緊調整坐姿好讓自己的翅膀能正對開始一根根拔起羽毛的おそ松好減輕被拔毛時的疼痛。

「哼、看來我guilty又perfect的黑羽讓親愛的brother愛不釋手啊,這是只屬於you的最高等專屬——」「痛痛痛痛痛我的肋骨!」「え?」

カラ松不明不白地看著突然停下原本的動作開始摀著胸口爆笑的おそ松,後者則是沒理會人家一臉狀況外只是自個兒狂笑。

「哪、哪裡受傷了嗎おそ松?」短暫的呆愣後反應過來的カラ松以為自己的兄弟哪兒受傷了有些慌張——要知道這隻九尾狐很會沒事找事的,湊過去就想幫他看看哪裡有傷。

「哈哈哈沒事啦沒事!」おそ松擺了擺手,隨手擦掉笑出來的眼淚。

「……」カラ松默默盯著看了半晌,然後問了句:「不生氣了?」

「啊啊、お兄ちゃん我就有大人有大量地原諒你吧!」他亮出一直被他護在懷裡的九條尾巴,大大方方用動作表示自己的天狗弟弟可以撲上來了。

後者當然恭敬不如從命地一把抱住那根被他摧殘的尾巴,引來おそ松一句「放過那條啦喂!」不滿的抗議。

「哼、」カラ松滿足地蹭了蹭被他抱在懷裡的尾巴,「如果不是親愛的brother的毛、尾巴,寂靜與孤獨的我才不屑touch——」「噗哈哈哈拜託別說了肋骨要斷光啦!」「欸……」

於是某九尾妖狐的憂鬱就這麼結束了,當年第一個被拐進松野家的某天狗則是繼續他的怪毛病——喔,現在又多一個在清醒狀態下的。

「……那兩個一定要三不五時上演一次這種秀恩愛的戲碼嗎!」在前院就把後方的發展聽了個全的チョロ松差點沒扯斷自己的繃帶。

煩不煩人啊混蛋!秀恩愛啥的都給我去死一死啊啊啊!

松野カラ松睡覺時有個怪毛病,這事全家都知道。

松野家名義上的長男與次男有每隔一段時間就要拿次男這種毛病刷一下恩愛度的煩死人毛病,這只有他們做弟弟的知道。

……並且非常為此感到胃痛,因為兩個當事人完全沒自覺。

 

    文章標籤

    おそ松さん 長兄松

    全站熱搜

    三杯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