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醬的七夕點文

→CP大概算是十四トド,交往中

→自己設定有

→十四松非人到突破天際(#

※※

7月6日。

「ねぇ十四松兄さん,我們明天出去約會吧?」トド松突然向面前正在望著桌遊不知道是在思考還是發呆的哥哥兼戀人提議。

後者拿起棋子往錯誤的方向跳了格,才後知後覺地抬頭。

「デート?」

「嗯,約會!你看,明天是七夕喔!」トド松掏出手機,點出日曆拿到對坐的十四松面前,難得沒去糾正人家違反遊戲規則亂跳的事情。

十四松看著螢幕面色一如往常,饒是和他交往了一段時間的トド松都看不出來他在想什麼。

「那個……十四松兄さん?」見對方遲遲沒反應,トド松小心翼翼出聲輕喚。

「啊!我知道了Totty!」只見十四松唰地一聲猛然站起來,看著自己弟弟頗為認真地點了點頭,也不管人家反應過來沒就大喊著「ハッスルハッスル!マッスルマッスル!」,留下還坐在原地一臉懵懂的戀人跑出去了。

「……哈?」良久,トド松才呆然發出一聲疑問,而十四松已經不知道跑到哪兒去了。

直到晚上松野家準備開始吃晚餐了十四松才姍姍到家。

「唷十四松,去哪了那麼晚回來。」已經拿起筷子開吃的おそ松瞄了眼伴隨「ただいマッスルマッスル!」的大喊拉開門的弟弟,大概掃了眼確定沒怎樣後隨口問了句便繼續吃自己的。

十四松沒理會自家大哥明顯是隨口一問的問題,走到正要開始發難的トド松前面開口就來一句:

「明天約會的地方找到了喔Totty!」

「欸?」成功被一句話轉移注意力的トド松愣了下,然後很開心很感動地看著才剛回到家的哥哥。

「特地去找的嗎!謝謝你十四松兄さん!好期待喔!」

「嘿嘿——」

這邊最幼的兩人散發著粉色戀愛泡泡的氛圍,那邊不知不覺被擠到角落去的四位兄長可就沒有那麼美妙了……

看著兩個弟弟就這麼沉浸在自己的小世界中,哥哥們對此只是呵呵一笑。

秀恩愛,死得快。

至於為什麼沒抄傢伙起來對付兩人嘛……

『十四松找的地方會正常?』用眼神這麼問三個弟弟的おそ松成功收到另外三人完全一致的否定回應。

所以說,戀愛中的生物是沒智商的,Totty你一路走好。

壓根兒不知道哥哥們心中所想的トド松,七夕當天在家門口收到一頂透明玻璃盔時整個傻在原地。

「十、十四松兄さん?」用一臉不解的表情望著旁邊在暖身的十四松。

「OK!Totty把頭盔戴上!」

問題還沒來得及問呢,暖身完畢的十四松轉頭要他戴上手中那玩意兒,也不等他反應就搶過頭盔往他頭上套,然後用公主抱的方式把人一把抱起來。

「好——!走囉!」

「欸、欸欸欸?」

トド松還搞不清楚狀況就被哥哥抱著,接著用力一蹦……

就飛上天了。

飛‧上‧天‧了。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伴隨一陣劃破天際的慘叫。

トド松被自己哥哥突然的舉動嚇得睜不開眼,只能緊閉著眼死死抱著十四松然後高聲狂叫。

「哇啊呀啊啊啊啊啊——!」

不知道到底飛了多久,嗓子差不多都叫啞了トド松才終於聽到十四松的聲音在耳邊響起。

「到了喔Totty!」

「……到、到了……?」

聽到聲音的トド松小心翼翼地睜開眼,首先看到的是大片漆黑——與絢爛的星空。

「……星、星星?」

定睛一看,兩人居然站在漂浮於泡泡的宇宙中,面對的是在地球上看不到的大片星空。

呃?等、泡泡?

為什麼可以站在泡泡裡面——喔對,因為是十四松兄さん……

「Totty Totty!你看那邊!」十四松先把懷裡的弟弟放下(踩在泡泡上居然沒破掉)後指著眼前天邊的某處,「牛郎!」在指了另一個方向,「織女!」

說完後從袖子裡抽出一串深色的喜鵲剪紙比在兩顆星星之間,「喜鵲橋!」

トド松看著十四松的舉動有些呆愣,片刻後不禁笑了出來。

「噗、什麼啦十四松兄さん!」

不過飛上宇宙看星星什麼的約會的確很符合十四松兄さん風格呢。

「我很喜歡喔,謝謝你十四松兄さん!」

他開心地親了下十四松的臉頰。

很特別的七夕約會,不是嗎?

 

    三杯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