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用了D大的跑酷松設定(http://www.plurk.com/p/lg7mge

→參考了各式各樣非常帥氣的跑酷影片&同學的簡易示範&個人實際經驗

→長度和CP都是no plan(#

→OOC注意

→加入了點喧嘩的設定

==========

事情的起因是トド松收到搭訕到的女孩子傳來的line訊息。

『這個人感覺好像松野君喔w』

「嗯嗯?這什麼……」トド松好奇地點開鏈接,略搖晃的鏡頭在電線桿後方向上對著不知哪裡的、左邊的頂樓和相隔一小段距離的右側的樓梯,影片中還能聽見攝影者的談話聲,刻意壓低的音量與因放大而有些模糊的畫面無不告知著這是在偷拍。

『欸、「猫さん」真的會從這裡下來?』

『旁邊有個防火巷應該是會下來……啊來了!』

鏡頭隨著其中一人的話語猛地往左側拍過去,一個再眼熟不過的身影緊接著衝進還沒穩下來的畫面。

「欸……騙人的吧……」トド松不敢置信地瞠大了眼,愕然看著螢幕上的紫色人影快速從那個樓頂上往前輕巧一跳,抓住樓梯外圍矮牆上的扶手同時雙腳踩著牆,定格一秒後兩腳一縮俐落地跳入樓梯間,畫面才從大約二三樓的位置轉到樓下那人影已經出現在樓梯口,幾秒後消失在另一頭的巷口。

「い、一松兄さん?」

就算人物移動速度很快導致看起來有些不清楚,從那件帽T和那張一閃而過的臉トド松可以百分之百肯定這絕對是自家那位貓痴,然而他現在腦子可是完全沒辦法轉過來。

那個愛貓如痴除了餵貓基本上都宅在家不動的一松兄さん跑酷?居然在跑酷?技巧還好到會被拍下來PO上網?

「我回來啦今天又輸——嗯?怎麼啦Totti這種表情?」

口袋滿滿出門空空回來的おそ松一拉開門就看到末弟從一臉驚訝到一副吃了蒼蠅的表情看著不太大的手機螢幕,挑了挑眉湊近瞧了眼卻只看到影片播完後的漆黑一片以及螢幕正中央的重播鍵。

「在看什麼讓お兄ちゃん看看!」話還沒說完おそ松就一把奪過還處在輕微當機狀態的トド松的手機,逕自點下了重播鍵。

「啊!おそ松兄さん!不要搶我手機啦!」總算回魂的トド松反應過來,伸手想奪回手機卻在注意到おそ松用有些看不出在想什麼的表情看著螢幕後悻悻然收手。

「今天的カラ松girl也——」「我回來……你們兩個在幹嘛啊。」

「ただいマッスルマッスル!」

カラ松、チョロ松和十四松正好差不多時間回到家,開門就看到他們的大哥用看不太清的表情拿著明顯是他們弟弟的手機,而手機的持有者也是一臉神色莫名地看著自己在別人手上的手機。

「一松兄さん還沒回來啊……」注意到門口三人的トド松抬頭,看著還沒搞清楚狀況的三人嘟噥了這麼一句。

「這麼說起來最近都沒怎麼看到一松在家啊……」聽見トド松的話之後チョロ松不禁稍微回想了下最近那位四男的行蹤,才注意到一松近期還真的都不怎麼在家。

「哼、brother最近也在外面流浪著尋找自——」「好!決定了!」

カラ松的話依然是來不及說到完就被突然站起身後大喊的おそ松打斷,連帶嚇到周遭幾個弟弟,然後不等チョロ松發作就高高舉起手中トド松的手機大聲宣布道:

「一松那傢伙在把妹啊把妹!小的們!帶上武器我們走!」

「不對啊明明是在跑酷才對吧おそ松兄さん!」

「哈啾!」在城市另一頭抓住樓梯附近的細長鐵柱直接轉半圈掠過欄杆跳掉平地上的一松,落地瞬間因為突然打了個噴嚏而差點因重心不穩摔倒。他穩住身形後搓了搓鼻子,微微蹙眉後繼續往前奔去。

由於一松當時壓根兒沒多想,也完全沒料到自己會被路人給拍下來PO上網還被自家兄弟看到,以至於當他從樓上跳下來才自己發現被五個兄弟全程圍觀了一次跑酷抓個現行時差點沒崩潰——好吧,正確來說是自從那次後,每逢群體活動他總是要崩潰一下。

一松默默看著助跑後用力一蹦並在空中抓住前方的樹幹,盪了幾下再把身體往前甩恰恰落在造景用石頭頂端的おそ松,轉頭又看見助跑後一腳跳上石凳再往前一蹦踩上矮牆牆面,雙手攀緊牆緣後使力就翻上牆的チョロ松,臉色陰沉得像是隨時要大暴雨的雨雲似的。

「哼、my brother,一起去為我們的boys 和girls帶來美妙的dream——」「クソ松去死。」

冷冷睨了眼一旁才被拒絕就被其他人邀請去示範上牆倒立的カラ松,一松略顯焦躁地蹬了蹬腳尖。

看似不爽的神情下,實際上正進行著「明明只是想試試而已吧這群死童貞到底為什麼會變成現在這樣啊啊啊!」這樣子慘叫的心理活動。

其實從開始跑酷時一松就做好會被發現的心理準備——畢竟家裡幾個兄弟都不是什麼安分的主,只是他萬萬沒想到做為總是宅在家基本上除了棒球狂熱者十四松之外都不怎麼運動的幾個會真的一起下海……

他是知道高中時包括自己在內大家都挺擅長打架的所以運動神經還不錯,但都過了這麼多年宅在家的尼特生活(再次重申,十四松是例外)居然沒退化多少這也太奇怪了吧?自己能貓咪化十四松異於常人就算了剩下幾個是怎樣!就那麼想脫離童貞嗎混蛋!

不不不重點果然應該是為什麼會有人想拍垃圾跑酷還上傳到網路上啊啊啊?沒事為什麼要讓渣滓傷害自己和別人的眼睛啊連封號都有是怎麼回事!完全無法理解啦!

「猫兄さ——ん!ほら!」稍遠的前方傳來某個精力旺盛的叫聲同時例行的腦內吐槽恰好結束,一松依然沒什麼表情地看過去,只見十四松正以一種會讓人誤以為他骨頭斷光了的姿勢掛在枝幹上,然後是トド松邊「嗚哇十——野球兄さん不是說了不能這樣做嗎!」這樣驚叫邊衝過去的身影。

……不,絕對不會有人去模仿的,真的。一松默默吐槽,一轉頭就看見自家大哥在樹下的花壇邊緣從左側精準跳到右側,接著再跳到隔著一條路的另一頭花壇邊上——然後朝他拋了個挑釁的眼神。

「……」第二次明明就差點沒跳上去是在挑釁什麼!

「喲貓大人!來一下?」おそ松咧嘴一笑,那表情怎麼看怎麼欠扁。

回應他的是一松輕盈如貓地跳過花壇的身姿。

    文章標籤

    おそ松さん 阿松

    全站熱搜

    三杯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