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問題兒童組,CP無

→自己設定有

※※

カラ松喜歡上自家屋頂彈吉他唱歌,這是松野家都心知肚明的事情。

十四松時不時也會爬上去跟著カラ松一起唱歌,這是松野家的常態。

而當兩人在屋頂而家裡只剩一松一個人時,一松會在樓下跟著哼歌,這是只有カラ松和十四松才知道的秘密。

松野家的人只要唱歌就會有各自顏色的音符出現在空中,至於為什麼會有這種現象至今依然是原因不明——雖然全家人用了很久才發現原來這現象不僅只發生在頂樓唱歌二人組身上

發現一松會跟著唱歌的那天很和平,カラ松和十四松一如往常在屋頂上一彈兩唱一人一句最後合音,唱得正歡樂時滿天音符裡突然就混入了黃藍之外的顏色,兩人在注意到的瞬間停下歌聲,愣愣地看著那幾個紫色音符順風飄啊飄,接著傳來的是某人低沉的聲音。

「身為——六胞胎——」

「……」カラ松和十四松沉默地對視了幾秒,下面還在悠悠傳來某人「完全不想考慮——」的歌聲。

「……那是……一松?」

「一松兄さん呢。」

他們又再對視了半晌,接著カラ松(自以為帥氣地)拿下了墨鏡。

「My little 十四松。」

「十四松です!」後者高高舉起了手。

「Let's邀請我們親愛的brother一同高歌一曲吧!」

最後一個紫色音符在十四松「はいーー!」的大叫聲中消失在空氣裡。

※※

如果現在地上有洞的話,一松絕對會毫不猶豫地跳進去再把自己埋起來。

「一松!my brother!一起來enjoy唱歌的樂ㄑ——」「給我閉嘴然後去死啊クソ松!」

不給自家次男說完話的機會,一松當機立斷先砸了個拳頭過去,一拳正中カラ松的臉。

「一松兄さん也要一起唱歌嗎!」十四松歡快地揮著袖子,問出來的句子讓一松秒決定還是直接去死好了。

被十四松聽見就算了被クソ松聽到乾脆去死一死好了啊啊啊!不就只是覺得不錯聽所以跟著哼了幾句嗎為什麼會被聽到!十四松不是人的聽力就算了クソ松怎麼可能聽得到啊啊啊!

已經處在混亂加成崩潰效果的一松完全沒想到平常樓頂兩人唱歌時冒出的音符自己也有(他哼歌時是閉著眼的)。

「哼……你那美妙的音符在god的帶領下傳達給我和十四松了,come on my lovely brother!一起用music來讚頌這美好的world吧!」

那頭カラ松以不可思議的速度恢復過來後繼續說著意義不明的話語,這邊的一松已經差不多要口吐白沫死在原地了——要是手邊有繩子他大概會拿來先勒死親哥哥再上吊自殺。

難得一時興起的哼歌就造成了目前讓他很想一死了之,但在場的還有個他不想動手殺人滅口主要是打不過的十四松而感到糾結與矛盾的狀況。

「吶吶一松兄さん!一起唱歌嘛!」

啪嘰,一松聽見自己的理智線傳來斷掉的聲響。

「呃?wait brother那邊是窗戶!」

「啊!一松兄さん破窗了!好厲害!」

松野一松,因偷偷唱歌被兄弟發現,基於羞憤破窗而逃結果摔死在地……開玩笑的。

總之在忘記可以貓化這檔事的狀態下破窗後,掉在平地且由於角度問題昏過去的一松最後被カラ松和十四松帶去醫院包紮並檢查一下,後來被另外三位兄弟得知是「不小心跌倒撞破窗戶摔出去」後被狠狠嘲笑了一番。

是的,カラ松總算在一松破窗後看出對方很不想讓人發現自己偷偷唱歌的事情,於是十分溫柔地用另一種理由代替事實,還用了無數根棒棒糖讓十四松幫忙保密。

本來還在思考要是被其他兄弟知道自己該怎麼讓他們把這件事直接帶進墳墓裡的一松,在兩位兄弟開口的當下就立刻明白了那個害他不得不跳窗的哥哥在幫他打掩護,而弟弟也在幫忙粉飾太平的時候腦海瞬間被大片的「你們是天使嗎!不對你們是神嗎!」刷屏過去。

即使心裡活動再激烈,一松表面上還是看不出任何端倪的,カラ松和十四松自然也不會知道自己從此刻開始多了一名boy。

在一松破窗逃逸未遂後又過了幾天,カラ松和十四松再一次登上屋頂彈彈唱唱,這回卻很出乎意料地看見屬於一松的音符在開唱後不久飄了上來。

為了避免前幾天的慘劇再次發生,カラ松只是短暫地停頓一下便繼續自己的彈奏大業,十四松則是在十分配合地唱完一首歌之後問了自家哥哥為什麼不把一松拉上來。

「哼……our brother就像含羞草一樣非常容易shy,為了讓他展現那美妙的music我們不可以touch他喔,understand?」

面不改色地說出被樓下那人聽到後會被抓著暴打一頓的話,カラ松輕鬆地彈出下一首曲子。

天上,藍、紫、黃三色的音符交織著一派和諧的樂聲,連帶午後的太陽都渲染上了淡淡的溫馨之色。

 

    三杯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