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用了D大的跑酷松設定(http://www.plurk.com/p/lg7mge

參考了各式各樣非常帥氣的跑酷影片&同學的簡易示範

長度和CP都是no plan

→OOC注意,物理規則已死(

加入了點喧嘩的設定

==========

雖然聽起來很不可思議,但松野家最早接觸跑酷的就是看起來總宅在家沒怎麼運動的一松,而契機和他本身是個十成十的貓奴脫不了關係。

初次跑酷的那天他難得心血來潮,在餵食完家附近的貓兒們之後跑到稍微遠了點的地方打算來發掘新貓咪。在踏進巷子裡沒多久就聽見頭頂上傳來貓叫聲,抬頭便看到一隻花斑貓在逃生梯二、三樓間的平台上,從邊緣充當扶手的欄杆下探出頭,喵喵叫的同時一雙棕色貓眼睜得大大的望著這裡。

這是……叫我上去?看著高高在上不斷衝著自己叫的貓,一松做為高級貓控很快意會到對方的意思——接著便做出一個事後回想起時讓他十分肯定自己絕對是腦子被門夾了才會有的決定。

明明有樓梯他怎麼就放著不走偏偏要跑酷上去呢?

總之不論事後怎麼想那個當下他就是決定這麼做了,邊確認四周建築與垃圾桶的位置邊往後退了一小段距離,腦內規劃好路線後便開始動作。

先往前助跑幾步累積些許動能後跳上前方有半個人高的垃圾桶,然後立刻將身體側過去朝向對面同時腳下用力一踏,乘著身體在空中的短暫空檔轉身,雙足踩到窗沿後蹬腳一躍,於身體騰空時再一次轉身卻慢了點,來不及完全轉過去的他在腳底踩上欄杆時單手舉高攫住二樓的平台邊緣以免重心不穩而跌倒。

或許是因為能夠貓化身體比較靈敏些,一松在連自己都不相信的剎那間找回平衡,而後腳下毫不遲疑地使力一蹬往對面牆上的那根水管跳過去,途中藉著這次加上手推出去的力道迅速轉身,精準地落在接觸面並不大的水管上後立即再次一跳,在接近貓咪所在的平台時向前伸出雙手抓上邊緣,兩隻腳先往前盪了一下減去慣性造成的前衝力道才站上下面二樓平台的欄杆,然後左手伸直抓住上面的欄杆,右手配合一起施力撐住身體,雙腳接著收起踩上平台的邊角,右手同時也捉上了欄杆,然後雙手一撐雙腳一踩輕鬆俐落地翻身過去——那讓他在瞬間想起高中時和兄弟一起幹架到一半被老師發現然後各自往不同方向跑走的事情。

一松拍去掌心因抓著欄杆而沾上的些許鏽屑,看著那隻在自己到達時往後閃了幾步,等他站穩了才慢慢靠過來的花貓,在牠用頭親暱地蹭自己的褲腳時彎下身溫柔地摸了摸,這才往下打量起剛才一路跳上來的高度。

……」他呆愣地看著和地面相距近八公尺高的距離,對於自己居然真的成功上來了這件事一時間找不到半點實感,視線一轉就看見在不遠處的樓梯…………

……有樓梯不走還這樣跳上來我是白痴嗎!

一松表面上不動聲色,心裡卻是好一陣瘋狂吐槽。

「喵——」腳邊的貓像是不滿他的愣神,叫出聲的同時抬起爪子往他的褲子撓了幾下。

「啊、抱歉……」一松回過神,略帶歉意地輕搔貓咪的下巴,聽見表示舒服的呼嚕聲之後思緒來到剛才那也許連分鐘都不到的跑酷上頭。

其實……意外很有成就感?他視線往貓兒的身上飄了飄,向來下垂的嘴角勾起一抹淺淺的笑意。

這樣……也能和摯友們的關係更進一步吧。

如此這般,一松和跑酷的孽緣就在這麼一次無心的嘗試與一丁點的別有用心中結下了,當然從一開始他就無意讓兄弟們知道這檔事——即使「跑酷」在曾經的討論中明顯是歸類在「就算覺得沒必要也該稍微告訴兄弟」的那個範疇內——甚至為此跑到比大家平常的出沒地都要遠的地方練習。

噢別誤會了,他不想家裡的五個人渣知道純粹是不想被找麻煩……絕對不是不想讓他們擔心之類的(雖然他覺得這種事發生在他們身上是非常不切實際的,真的會稍微擔心一下的大概只有チョロ松那傢伙而已)。

而蹦來跳去類似飛簷走壁的活動要被看到會引起注意是一定的,明白這點的一松為了避免「被特別關注」這種並非本意且讓他想像一下就胃痛到要拉屎的慘劇發生,故意選擇了諸如防火巷、人煙稀少或廢棄的樓梯等地點,除此之外還刻意挑在街上人少的時間段,更不忘把紫色兜帽給拉起來遮臉,就算偶爾真的心癢想玩點別的招式也打算不怕死地直接往樓頂鑽,說什麼都要避開在平地上活動的可能。

然而看似什麼都顧慮到的一松顯然忘了這些通常都屬於難度係數偏高的地方,一旦被注意到,偷拍然後上傳到網路這種事是極有可能甚至是絕對會發生的。

於是在開始跑酷後幾個月某次從小巷竄上附近的頂樓時,一松被恰巧經過的路人撞見並拍下來上傳影音網站,結果以輕巧如貓的身手和精湛的技巧在跑酷界迅速竄紅,幾部陸續偷拍的短片之後更成為傳說被玩家們以「貓」稱之(因為實在遇不到本尊問不到名字)。

這些事做為當事人的他完全不知情,還是直到自家兄弟從網路上發現之後偷偷跟蹤被抓個現行才得知的——而傳說人物「貓」這個暱稱則是被某人渣大哥揪著不放,一逮到機會就要拿來調侃一下。

比如說現在。

「唷貓大人——今天表現好一點幫お兄さん賺點零花吧?」おそ松輕鬆地笑著,面對週遭的大批人群完全無壓力。

「腦子被屎塞滿了嗎おそ松兄さん,這次沒收費吧。」一松把帶起的兜帽拉得更嚴實些,雖然表情看起來很平靜但另外五個兄弟都明白這位四男已經緊張到臨界值了,不幫他分散點注意力的話以後別人介紹「貓」的時候可能就會聽到「會隨時就地【嗶——】」之類的東西了,關於PKMT的特色說不定也會帶上什麼「クソ」之類的字眼……

那也太毀形象了,就算六人都是人渣也不必搞出這麼自我毀滅的事情來當證明。

和參加的主要幾團團長談妥接下來的大概流程的チョロ松看著閒閒在一松附近轉悠的真‧團長おそ松巴不得抄起某塊與其說是好心不如說是惡意的板子砸過去……為什麼這種事都是我在處理到底誰才是leader啊混蛋給我屁毛燒起來去死一死啊!

滿腹怨氣的チョロ松眼角餘光恰巧瞥見拿著不知打哪來的玫瑰準備開始通常運轉的次男,毫不猶豫地上前把那朵自帶閃亮效果的玫瑰搶走並撕成碎片。

「差不多可以開始了,一松你OK嗎?」丟下一臉傻愣的カラ松,チョロ松回頭看向一松。

「啊啊……早點開始早點結束……」

接在一松這句話之後的,是おそ松用類似跳箱的動作跳過附近的公共裝置藝品以及來自チョロ松一個「不要又給我自己玩起來啊混蛋長男!」的怒吼。

看著有人開頭後就逕自開始的技巧切磋展演,一松一邊嘟噥「麻煩死了……」一邊跑上前,俐落地用單手側翻躍過那不算太高的裝置藝術當作這輪動作的壓軸。

    文章標籤

    おそ松さん 阿松 一松

    全站熱搜

    三杯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