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一種預感,一種……準確得很討厭的預感。
 
「終於送走那群煩人的傢伙啦!」韓吉隔窗看著下面無功而返的憲兵們大大伸了個懶腰。
說起來真有收穫那才奇怪,希斯特利亞拖延出的時間他們可沒閒著,上至該消滅的證據下至該串通好的士兵全打點得當,連當初為了模擬出巨人死之後蒸氣噴發的情景她也耗了不少心力——其實她的本意是搞出個器材來達成最好的效果來著,但先姑且不論來得及與否的問題,想到完成後肯定得銷毀只好作罷。
轉身,她晃著高高紮起的馬尾走到坐在辦公桌後的單臂男子前,豪氣地把文件往一邊推開後一屁股坐上去,偏頭看著攤在桌面上那張略破舊的紙張。
排列在紙上的字跡怎麼看都有那麼點歪斜,邊緣凌亂的撕痕昭示著它的由來。
「……還在看這個啊艾爾文。」韓吉訥訥開口,語氣是顯而易見的乾澀難堪。
不知何時被寫下的、如同備忘錄一般的筆記,內容卻簡略得像是東拼西湊下勉強整理出的重點,唯一詳細點的也就只有跟那個人有關的紀錄。
從中期開始艾倫就已經差不多跟癱瘓一樣下不了床,這東西應該是在那之前就留下的,而由此得出的結論卻是那副破敗的身軀遠比自己日後推測出的狀況還要早步入凋零。
說實話要不是這次憲兵團把那房間翻個底朝天,他們大概永遠不會注意到這被悄悄貼在十分刁鑽、躺在床上卻能恰好看見全部的位置上的這玩意兒吧。
扭曲歪斜的字跡卻充斥著最真摯的情感,看著令人就感到心酸啊……
※※
光影錯落的樹蔭下,三匹馬卯足了勁往前奔馳,一下子便消失在重重樹影間。
利威爾穩穩抱著又陷入酣眠的艾倫,面無表情地駕馭著身下的坐騎,全神貫注間卻無意識撥出幾分心思在稍早停歇時阿爾敏的話語上。
『按照這個速度,沒意外的話大概明天能到海邊。』
明天……
他蹙眉,抓著韁繩的手不自覺地收緊了些。
不得不說韓吉的藥物效果的確是十分顯著,瞎聾啞都好了個七七八八,連原以為沒救的記憶都莫名其妙地恢復過來,但畢竟從沒實驗過,別說是利威爾,就連製作者本身都不清楚那東西服用後到底會產生什麼變化。
不過按照通常的思路判斷,時睡時醒的艾倫現在這狀態怎麼看都「不太對勁」,即使他看上去比前幾天精神許多。
「……嘖。」利威爾咋舌,盤旋在心頭的感覺讓他很是煩悶——那是一種預感,一種……準確得很討厭的預感。
他知道自己的預感向來是頗準確的,也因此才更加焦躁。
『如果我沒記錯的話,明天應該是——』
 
——距離「」,還有……——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三杯兔 的頭像
三杯兔

~TaLEs~

三杯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