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擦得一塵不染的合影〉

 

在調查兵團,關於靈異的傳說、體驗多不勝數,艾倫自己就曾經聽並遇過幾個,而其中一個他從沒跟任何人提過——即使那件事發生的地點是利威爾兵長的房間。

喔,別誤會了,那純粹是個在大掃除期間發生的小小意外而已,要不是一時間找不到利威爾他也不會有這麼個平淡的撞鬼經驗。

不過看見已故的佩托拉前輩站在兵長的書桌前……這嚴格說來似乎不好稱作撞鬼,說是撞見搞不好還恰當些。

在那抹淡薄得幾乎要融化在陽光中的身影消失後,艾倫因為該死的好奇心作祟而偷雞摸狗地溜進去,結果發現那是他們兩人的合照,簡樸的相框被擦拭得一塵不染都可以拿來當鏡子用了——下一秒他就被過去掃區卻沒看到人影正四處找人的利威爾逮個正著,至於後果……艾倫表示這是個十分哀傷的話題,不提也罷。

又是一日大掃除,在多次打掃的磨練下艾倫很迅速地完成了自己的工作,然後再次發現利威爾人不在原本掃區這一事實,即使明白過不了多久這位潔癖長官就會到達他還是自個兒踏上了尋人之旅。

不會記取教訓大概就是這麼一回事,再一次轉悠到臥房區附近的艾倫運氣很好地二次遇上某上司房間門沒關上的那微小機率,然後很不長記性地又往裡面偷看,果不其然再次見到了已逝前輩中唯一的女性出現在那張相片前面——然後差點沒被突然開口的對方嚇個半死。

「讓利威爾發現的話下場會很慘喔艾倫。」佩托拉轉過身來瞅著某個記不起教訓的後輩,幾乎呈現透明的嘴角噙著溫暖的笑意。

「佩、佩托拉前輩……」後者乾巴巴地叫道,汗涔涔的模樣逗笑了佩托拉。

「好啦,快出去吧?」她說,暖色的瞳孔在看向桌邊那個相框時揚起一抹繾綣,「然後啊……不可以告訴他喔,這件事。」

後來艾倫二次被利威爾以相同的原因罰以更喪心病狂的懲罰後他就再也沒敢搞偷窺了,而那日與佩托拉的「相遇」,他也確實沒和任何人提起過。他依然不清楚利威爾兵長到底知不知道佩托拉前輩的事,也不知道那個淺薄的身影還有沒有出現在那張相片前。

大概是知道的吧。艾倫暗忖著,畢竟是那樣純粹又濃厚的感情啊。

『明明在眼前卻看不到,這樣太難過了,不是嗎?』

『而且啊……知道他還記得我,這樣就夠了喔,真的。』

文章標籤

三杯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