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虐獨伊(#
※張截名德文〔一如往常〕
※只有時間是輕架空
※副CP不明(要是訂下我可能會不小心順手虐過去……),大概有微量的all伊
==========
「菲利奇亞諾又是你這傢伙!」
今天的歐.洲會議依然是由路德維希在場外一聲中氣十足的怒吼開始。
「Ve——對不起!」被吼的那人聞聲後迅速從容地中斷才開始沒多久的搭訕,一轉身就看見某位一臉凶神惡煞活脫脫是撒旦臨世的友人怒火中燒地直直「快走」過來——他相信要不是因為那身西裝太合身而導致行動不便的話對方肯定會氣勢洶洶地飛奔過來——也顧不得所謂的紳士風度還是其他什麼的拔腿就朝幾公尺外的建築裡跑,時不時還要回頭看看後面那位的進度到哪。
而不看前面又漫無目的亂跑的後果便是連一點緩衝都沒有地狠狠撞上無辜的路人了。
「嗚哇!」
菲利奇亞諾和恰好經過轉角處的金髮紫瞳的人影撞個正著,後者有身側的高大男子即時出手扶住而不至於摔跤,可造成這事故的那位可就沒這麼幸運了,愣是被反作用力撞得整個人跌倒在地。
「嗚咩……好痛……」他小聲呻吟了下,無預警直接撞上地面讓他的屁股除了疼痛之外還有點麻麻的。
「啊、我沒事啦謝謝你貝爾……菲利奇亞諾先生要不要緊?能站起來嗎?」那人先給身旁的夥伴道謝後轉頭擔心地看著還跌坐在地上的菲利奇亞諾,伸手讓他能有個地板以外的支撐點方便站起來。
「Ve……沒事……」菲利奇亞諾拉著對方的手站起身,擦掉因疼痛而溢出眼眶的微量淚水後抬頭,結果就看到某人癱著一張陰沉臉,臉色黑了一大半地瞪著自己,登時被嚇得差點沒飆淚。
「嗚哇啊啊啊對對對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啊啊啊!」
「菲利奇亞諾!」還沒到拐角就聽見慘叫的路德維希一個箭步衝了過去,看到眼前的狀況後先是為對方沒惹出什麼大麻煩或受傷感到微量的安心,然後胃立刻因後者在看見他的後一秒竄到自己背後而開始隱隱作痛。
是沒什麼大麻煩但還是有麻煩……
「說過多少次了要專心看路別老是東張西望!」將人從身後提到前面並不輕不重地敲了下那顆腦袋,路德維希轉頭看向另外兩人。
「貝爾瓦德、提諾,這傢伙給你們添麻煩了,抱歉。」
「不會啦,」提諾笑著擺了擺手,「貝爾一直都是這種表情,他沒生氣的喲!」
一邊的貝爾瓦德很配合地跟著微微頷首——如果那表情別這麼陰沉的話大概會挺有幾分說服力的。
「真的很抱歉……」菲利奇亞諾奄奄道,看著面前兩人頓了頓,「提諾和……貝爾瓦德……?」
……最後好像遲疑了一下?路德維希微微擰眉,彼此間不小的身高差讓他無法看見對方被瀏海和鬢髮遮住的表情。
直到那二人的身影消失在拐角之後,菲利奇亞諾才轉頭面向一邊的路德維希,琉璃般澄澈透明的淺棕瞳孔中是同樣淺色的困惑流轉。
然後接著吐出的問句讓他差點又是一拳敲下去。
「吶路德,剛剛那兩位……是誰來著?」
「芬.蘭和瑞.典。」路德維希意會過來對方是在問哪個國家——況且名字他們不久前才提過——不禁頭疼地按了按太陽穴。
這麼說來,雖然的確有一段時間沒見但也不至於忘記才對,他看過去的眼神中多了幾分探究。
「Ve……太久沒見不小心忘記了嘛!」菲利奇亞諾縮了縮肩膀,臉上短暫地閃過幾縷對於不小心忘了人家的愧疚後是一如既往歡快的神色——然後下一秒腦袋上就落下不太重的一拳。
「不要連這個都忘記啊你!」
好吧,他得承認面對幾位不常交流見面也少的國家會一時間沒印象還算正常。
這是個對人類和國家而言都再平凡不過的日常。
一如往常,什麼異樣都沒有的、普通的日常——應該是這樣子的。
那邊那幾位是……丹.麥、挪.威和冰.島啊,話說……
會議上,菲利奇亞諾望著幾個座位外的北.歐一眾,微微地歪了歪頭。
他們的名字、叫什麼來著……?

文章標籤

三杯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