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作向

看篇名知結局走向系列

兵長很強但畢竟還是個人類 受傷死法太蠢之類的是你的錯覺(認真

調劑手感的短篇 粗估1w左右

=========

約在815日午後12點半時

天氣很好

在耀眼地快讓人病怏怏的陽光照射下

無所事事地和你閒聊著

 

今天是815日。

我停下腳步抬頭望向太陽,刺眼的陽光讓我不得不用手擋在自己的眼睛上面才能勉強看清楚萬里無雲的天空。

為什麼今天這麼熱……

我忍不住在心裡抱怨著,現在大概是接近12點半左右,太陽剛好就在頭頂上,曬得人頭昏眼花的——雖然阿爾敏好像說過一天中最熱的時候不是中午。

加入調查兵團後這點苦不是沒吃過,但每次遇到這種天氣就會很心浮氣躁……結果就更熱了。

到底是誰說心靜自然涼的!

「發什麼呆,走了。」

我看向站在兩三步外回頭睨了我一眼的兵長,趕緊邁步跟上走到他身旁不經意地低頭一看——

……兵長,貓還是我來抱吧。」我無言地看著那隻被兵長「拎」在手中——沒錯就是只抓著脖子附近的皮毛那樣——拚命掙扎的黑貓。

雖然是因為牠闖入兵長的辦公室還弄得一團亂,兵長又有潔癖所以才會被這樣對待,但這樣子……還真的挺可憐的。

之所以在這種太陽正大的時間出來也是為了把這隻特別會亂的貓放生到總部外,不然可能會影響到其他人(比如我等等大概打掃到晚餐還不一定能結束……),特別是誤入韓吉分隊長的實驗室的話後果可不堪設想。

……你管好自己就行。」兵長淡淡地說道,順便換了隻手繼續抓著貓。

「是……」我應聲,雖然很想反駁明明兵長有潔癖還是個傷患之類的,不過想到對方就算帶傷也是很恐怖的武力值還是閉上了嘴。

兵長上次牆外調查時似乎是砍完巨人後落點沒踩好崴了腳,這點傷對他而言沒什麼,結果就是因為沒在意繼續加入戰局讓傷勢惡化了,現在走起路來不但不快還有點一跛一跛的,從旁邊感覺起來就是一下高一下矮一下高一下矮……

呃、後頸涼涼的,錯覺?

轉頭,只見兵長黑著臉盯著那隻努力掙扎的貓咪,好像在看著什麼髒東西一樣——嗯這麼說也不對這貓本來就是髒的。

「兵長您換個方法抓牠就不會這麼亂動了……」我瞄了眼明顯在跟我求救的貓說道。

總感覺再這樣下去這隻貓的命就要不保了……

「嘁,髒死了。」兵長不悅地咋舌,然後……

我愣愣地看著他的動作,腦袋有點轉不過來。是天氣太熱曬昏頭了嗎我怎麼好像看到兵長真的把貓給抱在懷裡了的樣子……

「那種蠢表情你是想表達什麼,艾倫喲?」兵長涼涼地瞥過來,看得我心臟猛地一跳。

「不、什麼都沒有!」我流著冷汗大叫。

 

「不過啊夏天真討厭呢」撫摸著貓咪

你毫不在意地低語著

啊,追著逃開的貓咪

突然——

 

好熱……

我不住在心裡犯嘀咕,被汗弄溼的衣服貼在身上的感覺實在有些難受——為什麼不做幾件短袖或薄一點的軍服啊,出牆不能用好歹牆內可以穿舒服點嘛。

偏頭偷覷一眼兵長,臉色果然超難看的,說起來好像夏天的時候他的表情都會不太好,何況這次他還抱著一隻黑貓。

「嘖……」兵長皺著眉抬手把胸前的那條領巾拉鬆了點。

「兵長很討厭夏天?」我問,今天兵長看起來十分煩躁,不知道是因為那隻貓還是那些沒消停過的蟬鳴。

……啊。」兵長只是意義不明地回了一聲,看向不遠處的空地。

黑貓突然從兵長的懷中跳開。

「欸、等等——兵長?」我正打算追上去,卻被突然按在肩上的手阻止了行動。

「在這等著。」兵長瞇起眼命令,不知道為什麼但表情感覺好像略無奈?

「可是兵長你的腳……」我看向他扭傷的地方。

「我是扭傷不是殘廢,」兵長瞅著我的眼神有那麼點像是在看白痴的樣子,「就你這樣抓到是要等幾年,給我乖乖待著別亂跑。」

……我剛剛抓貓好像也就花了十分鐘左右吧這樣會太慢嗎……還有這種警告總在亂跑的死小孩的語氣是怎麼回事……

「回答呢。」兵長不耐煩地開口。

「是……」在對方一副「敢說不你就死定了」的表情下,我不太甘願地應聲道。

好在那隻貓跑的距離不遠,現在正坐在剛才兵長看過去的空地悠閒地晃著尾巴。

我看著兵長踩著一跛一拐但並不遲緩的步伐朝貓所在的方向走過去。黑貓忽然轉頭,圓圓的瞳孔直勾勾地盯著我,直到兵長蹲下的背影擋住了視線。

「喵!」牠叫了聲,起身就往其他地方跑開。

……總覺得好像能聽見兵長火大的咋舌聲。我默默祈禱了下那隻貓最好別被逮到(不然肯定死很慘),注視著前方的眼角一隅忽然闖入了「什麼」,緊接著傳來的是急促的馬蹄聲以及——

「兵長——!」

來自「」的、慌張失措的尖叫。

我踉踉蹌蹌地跑了過去。

兵長倒在地上,細碎的塵土沾在衣服和頭髮上,黏稠的紅色液體四散在周遭的地上還有被頭髮遮住的側臉。

「兵、兵長?」我聽見自己的聲音在發抖,想要扶起來但又擔心會讓傷勢更加重,最後只是伸到對方的鼻子下方。

沒有任何氣息。

怎麼可能……

我慌忙地把兵長扶了起來,清楚地看見了大片的猩紅從微張的嘴中噴濺到蒼白的臉頰上、地上、衣服上留下的痕跡,更明顯的血腥味混合在蒸騰的熱空氣中幾乎要讓人喘不過氣。

兵長怎麼可能會這樣死掉?騙人的吧?

明明在牆外——

「啊、快、要快點急救……」我不敢把人抱起來,只能茫然無措地抬頭張望。剛才不知道從哪裡冒出來的那幾匹馬已經不知道跑到哪裡去了,遠方似乎傳來了吵雜的聲音在逐漸靠近。

但那些都不是重點。

我愕然望著坐在不遠處的黑貓——還有站在黑貓旁邊、睜著金色瞳孔看著我的「我自己」。

 

猶如謊言的陽炎譏笑著「這不是謊言哦」

夏天的水色在擾亂般的蟬聲中一切變得暈眩

 

「嘻嘻嘻……」那個「我」忽然扯開嘴角,露出令人作嘔的、嘲弄譏笑的表情。

然後,「我」一個字一個字緩慢無聲地開口——明明沒有聲音我卻聽到了。

『這 ?』

人聲越來越多,混雜了蟬鳴吵得讓人無法思考。

「呃利威爾?你怎麼搞成這樣的別嚇我啊喂!」

……韓吉去叫醫生,你們兩個跟著去拿擔架過來。」

「兵長!」

「艾倫你沒事吧?等等米卡莎妳冷靜!」

「艾倫!」

「喵——

好像有誰搖了我的肩膀,又好像有誰要把我拉開,貓突然叫了聲,在一片吵雜中格外響亮。

我下意識看向那隻黑貓,看著牠搖著尾巴輕巧地跑開後注意力不自覺地又回到那個「我」身上。

「我」仍然微笑著,輕輕揮了揮手,眼前的畫面開始像漩渦一樣地逐漸扭曲起來。

在令人暈眩的視野中,我最後看見的只剩下參雜血色和沙土色彩的水藍以及不曾停歇的、擾人的蟬聲。

 

睜開眼睛時針指針在床邊響起

現在是幾點?

約是814日的上午12點過一些

想起那極其困擾的蟬聲

 

……!」

我猛然睜開眼,眼前的漆黑讓我一時之間沒辦法從上一秒眩亂的色彩中反應過來。耳邊傳來齒輪轉動的細微聲音,有規律地「喀喀」作響。

……夢?話說為什麼會有奇怪的聲音……

我坐起身,轉頭就看見床邊的小桌子上擱著一個十分眼熟的東西。

……欸?」

我拿了起來,細小的聲音明顯是從手上的東西傳出來的。那是一個作工精細但因使用久了而有些老舊的懷錶,上面的時間顯示著現在是12點過一些。

這個……我不是還給兵長,然後貓突然闖進來弄得一團亂,再接著抓到貓之後……

……果然是夢嘛。」我嘟噥,覺得鬆了口氣,兵長沒有真的死掉真是太好了。

只是……

我抬頭看向一片黑暗的窗外,從夢中醒來前在耳邊的蟬聲又隱約響起來。

為什麼、總覺得很不安呢……

 

    文章標籤

    利艾 進擊 進擊的巨人

    全站熱搜

    三杯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