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完DRRR╳12後的腦洞(凡人利×無頭韓)

※轉生,艾爾文真心OOC了

※標題是愛爾蘭文

※這篇拖了超過一年才寫完你信嗎←

※略語無倫次&顛三倒四有

============================================================

清晨,利威爾一如往常熬夜處理公事到現在。

『利——威爾——』被T恤包住的姣好身材直接頂在他的後腦勺,中性的嗓音同時在腦海與鼓膜間響起。

利威爾淡然抬頭,接著眉頭一緊。

「……妳在蠢什麼韓吉。」

他瞪著在缺少了頭又平整脖頸切口上擺著的不知打哪來的鳳梨。

她——韓吉‧佐耶——並非人類,而是來自他國、名為無頭騎士的妖精,當然利威爾更相信這傢伙是據說很久以前存在在地球上名叫奇行種的巨人的直系後裔。

他們的相遇也頗莫名其妙的——雖然嚴格來說其實是某「人」抱著一顆頭在某天光明正大闖空門後嚷嚷著要住下來就死賴著不走,任憑屋主拳打腳踢踹都沒動搖過,幾次後他也不得不放棄繼續趕人。做為白領階級的他收入是夠高,頻繁替換被自己無數次失手砸了的家具仍造成了不小的開銷,收留明顯比想方設法趕走划算,就是吵了點。

……況且,意外地並不是很討厭。

利威爾的視線往下,看見對方身上穿的衣服後沉默了幾秒。

接著,毫不憐香惜玉地用力擰上韓吉的手臂。

『嗷嗷嗷!好疼疼疼!』哀號聲立刻響遍心裡每一角。

他額角青筋一跳,手下的力道更重了些。

「把上衣脫了。」

而下一句話成功耗盡他僅存的耐心與理智。

『呀呀呀好疼!原來利威爾你喜歡玩裸體play嗎嗚哇住手很痛痛痛痛——』

「韓吉‧佐耶!現在立刻脫下老子的上衣!」

接在這句話之後的是某個球體咕咚咕咚滾遠的聲音。

『……為什麼我的頭會在這邊?』韓吉愕然望著從利威爾腳邊滾出來的頭顱,過了幾秒才猛然回神。

『哇哇哇等等別踢會痛!我脫就是了!』看著利威爾毫不留情地一腳踹飛自己的頭,韓吉用影子邊脫去T恤邊撈回自己的重要部位。

利威爾看著胸口處變形得非常徹底已經形同報廢的T恤,青筋突突跳得很歡快,大片烏雲挾帶雷電轟隆隆地凝聚在他背後。

「給我去刷廁所……」他瞇眼,一字一句咬牙切齒地說道:「不准用影子。」

自動忽略韓吉那聲『欸欸怎麼這樣!』的哀號,利威爾拽起掛在一旁的西裝外套,逕自走向玄關。

『啊!等一下!』韓吉一條影子拽住利威爾的手臂,另一邊影子伸進廚房拎出一樣東西。

後者來回看了幾次換上正常上衣與掛在影子上的那袋便當盒,嘴角明顯地抽搐了下。

『這次沒問題啦有好好處理過!』

韓吉很堅持地捧著一顆頭看著利威爾,整體畫面除了詭異還是詭異。

半晌,利威爾嘆了口氣,接過便當盒便大步流星地走出門。

「死眼鏡,記得刷廁所。」關門前還不忘補上這一句。

『利威爾你這沒良心的死矮子!』韓吉的一聲大叫被利威爾直接甩在門後。

中午。

「看來今天的炒飯也『很厲害』呢,利威爾?」艾爾文以萬年不變的笑容揶揄,絲毫不擔心眼前這人會把自己當沙包發洩。

「……」利威爾沉默地望著要熟不熟要焦不焦鬆散黏膩並行還能發現疑似蛋殼渣渣混雜其中的炒飯,過了好一會才拿過湯匙,挖起一口飯與鍋巴的混合體。

艾爾文跟著沾起幾粒米放到嘴裡。

「這次記得用鹽了啊。」只是味道還是讓人不敢恭維,雖然比起上次誤用成糖好很多。

利威爾嚼了幾回後嚥下,眉頭微微一緊。

「……嘖,難吃死了。」

「幫你處理掉?」艾爾文半開玩笑地提出意見——反正頭幾次韓吉做的便當都被塞到他手裡,托此之福他還因此拉肚子請假了好幾天呢。

「你是最近便秘到需要這東西來通腸子嗎艾爾文,」利威爾冷冷削了對方一眼,手上頗費力地挖起便當盒裡的半團狀物,「我可不想再幫你處理那堆該死的企劃。」

得到這拐彎抹腳的回絕,艾爾文只是露出苦笑。

佔有欲還真強啊。

他無聲吁了口氣,睫毛微垂,隱去天藍中的絲縷苦澀與無奈。

……明明記得前世的,是自己呢。

※※

『啊啊煩死了!不刷啦!』韓吉孩子氣地用力摔掉手中的刷子——她可是很想拿影子速戰速決的但利威爾就是不知為何能辨認出她有沒有使用——絲毫不介意濺起的水珠打在裸露的肌膚上。走出廁所,黑乎乎的影子立刻無聲息地包裹住全身。

快速覷了眼時鐘,確認過這個時間點利威爾還不會回來後,韓吉一把抓過放在書桌上邊的全罩式安全帽,稍稍將影子的型態調整成外出服並踏出家門。

幾分鐘後,足以造成噪音污染的巨大引擎聲響徹水泥叢林間。

『沒有巨人的世界果然很和平吶……』'她騎著漆黑的重機穿梭在建築間,發出一句饜足的輕歎。

不過在這種和平時代的我還真有點突兀。韓吉自嘲,手敲了敲安全帽。由於唯一能看到外面的區域被黑色塑料片遮著,從外表如果不仔細看是不會發現安全帽裡其實是全空的。

說實話,她仍然不明白為什麼自己會帶著過去的記憶以這種沒有頭的形態活著。

雖然不想記得,但千年前的死亡她還是有那麼點印象——對於自己的死因是被活生生咬掉頭還是在趕過來的交往對象面前任誰都會難以忘懷。

至於為什麼沒投胎就完全不在韓吉必須思考的範圍內了,先姑且不論她本身是個無神論者,要知道當她發現自己死而復生還是非人類物種時可是興奮得跟第一次去遊樂園的小孩一樣,哪裡有閒情雅致去關注那點小事呢。

於是直到她終於注意到這明顯不合尋常邏輯時居然是百年之後的事了。

那時無頭妖精的謠言傳得如火如荼(當然大部分是因為她行動得太明目張膽所致)連賞金獵人都開始大肆進行圍捕,在蚊子一般煩人的騷擾下韓吉不得不連夜出逃逗留了好幾世紀的土地。

而在很久之後一次心血來潮的多做停留時,她很意外地遇上了艾爾文——還是自帶記憶的,至於為什麼會記得前世種種他本人也表示不清楚,總之一個不死妖精和就某方面來說算是活了兩輩子的老妖怪就這麼纏上了,之後還順帶把某個今生到目前為止都還是毫無瓜葛的圈外人的前任兵長一併給拖了下水……

其實正確來說是在艾爾文家蹭了好長一頓飯的韓吉,在相遇後一個月的那個某日在路上飆車時無意間看見了利威爾,腦袋一熱就跟著對方一路到家門口,隔天更直接撤出目前的住所闖進去了,再用熱臉貼了好長一段時間的冷屁股才總算安定下來。

前世韓吉跟利威爾什麼關係舉團皆知,做為半個月老的團長更是把兩人從初識到相戀的過程全看在眼裡,對於跨時空跨物種的老友這種見色忘友的反應艾爾文也沒阻攔只是由著她去——即使他當時並不認識轉生後的利威爾。

而就在韓吉總算取得定居許可的隔天,曾經是上下級關係的兩人就這麼以利威爾被調職為機緣認識了,只能說這真的是緣分。

總而言之言而總之,最後就形成三人偶爾聚聚上班時間艾爾文時不時拿韓吉來刷一下利威爾,後者則因為不爽她和前者有意無意地聯合起來損他所以從工作或家務上反擊這種奇妙的相處模式。

不過這樣子能持續多久呢?利威爾現在還不到三十,什麼時候(被家裡要求)娶妻生子都不奇怪——前提是那位妻子能忍受他近乎變態的潔癖。

就算明知道現在的他並非千年前那個互相擁有相同感情的人,但要看著他和另一個完全不認識的陌生女子結為連理這種事……

果然有點討厭啊,不過如果是佩托拉的話她還算能接受。

『果然還是去把佩托拉找出來好了——嗯?』韓吉這還在喃喃自語,背後傳來的刺耳鳴笛聲隨即打斷她的思緒。

她回頭,眼熟到不行的白色摩托車伴著一閃一閃的紅色警示燈緊追在後並逐漸逼近。

「前面那個黑色騎士!靠邊停車!」

喔,還有非常熟悉的大吼聲。

『本尼,衝吧!』她對著身下現在是重機的無頭馬說道——對別懷疑這名字就是從索尼和本那兩個巨人衍伸出來的,這還讓這匹無頭馬不爽了好一陣子。

要是有帶著頭現在的自己大概正在微笑吧。韓吉輕笑,用力催下油門。

轟隆隆的巨響再次於鋼筋建築間響起。

至於某妖精沒打掃廁所還東西亂丟就出門的舉動被某潔癖抓個現行則是幾小時後的事情了。

(完)

    文章標籤

    利韓 進擊的巨人

    全站熱搜

    三杯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