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paro✕轉世 雙方皆有前世記憶

●利艾為情侶關係

●OOC注意

●看了某篇綠間BG的求婚後覺得很適合艾倫所以(#也跨太大

※※※※

說實話,利威爾仍不是很清楚自己到底是什麼時候開始又被小鬼打動了。

在因緣際會之下重拾兩千年前的記憶後,他並沒打算去接觸那個他深愛過的青年——那段曾經太過刻骨,雖然明白大家都好好地活在現在心裡卻總有那麼點不協調,更別提從年少時期命運就一路多舛到生命盡頭的那個半巨人了,太過糟糕的曾經還是別記得的好——即使那份感情在記憶回歸後帶著感情洶湧地佔據了心底那片少數的柔軟,憑藉著兩世累積下來的自制力利威爾還是很好地按耐下來。

不過話是這麼說,過去為戰友現在當同事的幾個幹部組不知是因為對於兩千年前兩人無法在一起而感遺憾還是覺得有所虧欠——除了韓吉大概只是為了看熱鬧,硬是趁他不注意時把艾倫從茫茫人海中挖出來還順帶將其他小鬼一個不缺的全找齊了。

令利威爾訝異的是艾倫擺明是沒過去的記憶卻在見到他便直接纏上來,任憑他趕人未遂後揍踹毆到差點跟(今世依然艾倫控的)米卡莎上演全武行還是不放手。

用韓吉的說法就是艾倫對某一米六的感情連巨人都阻止不了——想當然爾這話幾隻小鬼在重獲記憶前都是有聽沒有懂。

艾倫那一根經到底的死性子跟一旦決定十頭牛都拉不動的決意很好地從千年前帶到現世,而利威爾那說一不二的果斷更是經過兩世加疊,這讓兩人在很長一段時間裡陷入「你追我踹你再追我再毆」的死循環裡,一旁韓吉看得樂不可支,偶爾會良心一回拉著艾爾文一起當艾倫的戰略顧問幫忙追人。

少年那股死不放棄的執著以及越挫越勇的模樣讓利威爾稍有動容,但因為一些在他之後看來完全是綠豆芝麻大的小事從沒接受過。

等到真的在一起時是很久以後的事了,而那時以艾倫為首的幾個小鬼已陸續恢復相較於現代太刺激的過去記憶。

總而言之言而總之,這兩人最後還是走到一起,成人式愛情混雜少年的青澀穿插著小吵小鬧,一路走來不知不覺也過了兩年。

時至今日,利威爾仍會在很偶爾的不經意間回憶起千年前與在一起之前不耐煩地一腳踹飛貼上來的小鬼的點滴,然後輕笑著當時自己的愚蠢與無意義的堅持。

有些事情連時間都沒辦法讓其有所變質,比如他們之間的感情。

※※※

這日,利威爾和艾倫再度來到當初確定彼此關係的那片沙灘。此時正值春末夏初接近黃昏,氣溫於海邊活動而言仍是偏涼因此除了他倆以外不見半點人影。

這樣正好,利威爾暗忖。他本來就不是很喜歡人多的地方。

明明兩人都挺喜歡海的,然而最接近海的沙灘被當作約會地點的次數卻少得可憐——其中大部份是因為利威爾偏好安靜的緣故。

海風很涼,單薄的春裝幾乎不能阻擋半點涼意,但艾倫畢竟是剛步入成人的青年,這點阻礙絲毫不構成讓他別踏到海裡的理由。

見自己的年輕戀人布鞋一脫就火急火燎地衝到浪花裡,利威爾嘴角勾起寵溺的淺笑,慢條斯理地跟著脫掉鞋襪,撿起丟在不遠處的布鞋背包一同擺在浪拍不到的安全地帶後踩著悠閒的步伐走到海水起伏的邊緣,止步,瞇眼眺望逐漸染上橙色的蒼海與轉紅西沉的太陽。

到天邊那橙紅的日輪觸及海面,艾倫才拖著濕漉漉的身子跑到早就坐在離海水老遠的乾燥區顧著背包的利威爾面前。

「嘖、感冒就死定了你。」利威爾蹙眉,從背包裡挖出毛巾甩過去。

「啊哈哈…」艾倫乾笑幾聲,粗略地擦乾身體後將毛巾掛在脖子上,接著支支吾吾地開口:「那個…我去換衣服,可以在這裡等一下…嗎?」

利威爾不語,一雙死魚眼瞅著他。

直到艾倫的微笑快要因僵硬而掛不住之際,他才轉開視線,抓起邊上的背包一扔,略不耐煩地說了句「快去。」

目送走對方急急跑走的背影,利威爾輕輕嘆了口氣,站起身撢去粘在身上的細沙,目光淡淡地落在越發下沉的夕陽上。

就在太陽一半沉到海平面以下時,聽見腳步聲的他回頭,望著幾步之外穿著隨意但整齊的青年——以及對方手中那束紅白相間的薔薇,面色不帶一點訝然。

「利威爾先生、不,兵長。」艾倫輕喘著,出口的語句卻是鏗鏘有力的。

「兩千年前,這裡是我一直追逐的夢想…」他緩慢而堅定地說著,眼神認真,隱約閃爍著幾縷羞赧。

利威爾換了個站姿,手依然插著口袋,下顎微揚示意他繼續。

後者抿唇,往前踏出幾步,在他面前一步處站定,紅著臉以雙手遞出花束,一張嘴開開合合就是吐不出半個字。

「那個…呃…就是…」

利威爾的視線短暫地停駐於仍掛有水珠的花瓣綠葉以及插在上頭的小小祝賀卡,接著頭微仰,直直看進那令他自願沉溺其中的,清澈如一汪清潭的翠綠。

「艾倫喲,不知道求婚要用戒指麼。」沉穩的聲線染上一絲若有似無的笑意,他並沒有接過那束薔薇,而是從口袋裡掏出一枚巧小的絲絨盒子。

不顧青年看見後的驚慌失措,利威爾取出盒中的東西後直接拉起對方的左手,把那枚戒指輕輕套上無名指。

「夢想我就收下了,小鬼…」他道,語尾消失在隨手抓住艾倫的領口往自己方向用力一扯帶來的吻中。

花束在沙灘無聲砸出淺淺的窟窿,幾粒細沙因風粘上那方寫有花語的白紙,但沒人沒在意——或者該說沒注意到。

夕曛斜斜地灑下描繪出兩人重疊的剪影,伴隨海濤見證著神聖高潔的此刻。

此生,於此時,在你曾經的夢想之地,我願成為你接下來一生的夢想。

向彼此獻上自己的心臟,至死不渝。

 

(完)

********

…看不懂什麼意思再問我吧XD(#

    文章標籤

    利艾 進擊的巨人 兵艾

    全站熱搜

    三杯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