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意事項^

→這是在聽nero的幸福理論時無意間產生的產物 cp…咱也不知道有沒有(#

→應和歌詞 人物設定可說是幾乎完全架空 年齡大小順序一樣不過年紀請先減到小學生時代年長組國一 藍波的年紀不變

→陽炎世界觀代入些許 然後誰對應誰這我也不知道請自由心證

→篇名那個不是魚不是魚不是魚(重要的事要說三遍)

→很多人沒被寫到畢竟角色量本來就有限…

→ooc啦啦啦

**

01

閉上眼,無論回想幾次,首先憶起的依然是家裡的事情。

爸爸媽媽帶來的、初見的六人,有面無表情的,也有笑得一臉沒心沒肺的。各種表情,都帶著同樣的疏離。

「阿綱是哥哥也是弟弟,所以要好好照顧跟體諒大家喔。」媽媽微笑著,輕撫頭頂的觸感依稀猶在。

*

02

以紅磚砌成的牆壁,就算今天入住了好多家人空間也不至於狹窄。

新來的哥哥弟弟們,幾個人圍成一圈悄聲說著什麼,或孤身一人佔據房間一角冷眼旁觀。

他們的長相決然不同,有銀白色頭髮的、有深藍色奇異髮型的,或是簡單髮型的黑髮,唯一的共通點是瞳孔都會無預警地變成紅色。

總是冷淡的你們,過去發生過什麼呢。

『啊、山本這個是你——』

『啊哈哈澤田你別碰了我自己撿就好。』

『雲——』

『草食動物,咬殺。』

『骸君、那個…』

『kufufu,彭哥列我跟你不是很熟吧?』

『藍波…』

『藍波大人才不要靠近蠢綱咧~』

「大哥,為什麼大家都這麼…」

「極限的不知道——!」

想親近,可是除了大哥比較容易(雖然覺得只是單純因為他少根筋…)以外其他都無法打破那條鴻溝。

*

02

今天仍然嘗試著靠近,卻還是被拒於門外。

「那個、獄寺君…」

「嘁、你很煩啊,滾。」

現在的房間就像颱風過境一樣凌亂不堪。每次眼睛變紅的時候,他們週遭就會有奇妙的事情發生。

「嘛嘛,獄寺你又來了。」山本還是笑著,可是眼神沒有在笑。

其他人都在,卻連大哥跟藍波都很安靜。

「…嘖。」獄寺君瞥了眼亂七八糟的房間就要走出去,表情看起來很煩躁。

剛才似乎又聽到了很小聲的那句話。

好像除了雲雀君,大家都說過那句話的樣子。

——為什麼每個人,都要說自己是「怪物」?

「才不是!」

「…哈?」

「獄寺你們才不是怪物!」

如果是因為紅色的話,那才不是怪物呢!

「紅、紅色是主角跟英雄的顏色唷!所以、那個…」

一時間的衝動而開口,結果反而讓自己很尷尬。

「…哼。」

「kufufu,幼稚的彭哥列。」

「啊哈哈,阿綱你說的話好有趣哪!」

啊啊,又被嘲笑了啦…

「…幼稚。」

獄寺君說完這句話就走了。

果然還是不行…

總之還是先把房間收拾乾淨吧。

不過,是錯覺嗎,總覺得、氣氛有稍微地融洽了一點。

*

03

今天依然努力裝出哥哥跟弟弟的模樣。

上次不小心說錯話——獄寺君生氣了大概是這個原因——之後,跟大家之間的距離似乎真的有拉近了那麼些許。

「咩哈哈哈哈!藍波大人是英雄!」

英雄啊…雖然說紅色是代表顏色…

「藍波等等別放電很危險!」

——眼睛一紅就會有自然現象發生這點真的很麻煩啊!

雷、雨、風、霧、雲、陽光,因為這樣家裡的東西替換速度非常快。

「…咦?」

這個組合有點熟悉…好像在哪裡看過…

啊、是在一本以前不小心翻出來的家族史上看到的!那時候還對好幾代前的爺爺是什麼彭哥列自衛隊的,還有跟著他的那些人有的奇怪屬性跟能力感到不可思議來著。

「…有了!」

跑到書房找出那本厚厚的書之後再抱著跑回房間,果然大家都在呢!

「大家!來玩遊戲吧!」

攤開書,興沖沖地把自己知道的事情都說出來,就算會被嘲笑也沒關係。

「嘛嘛~似乎很有趣,算我一個吧阿綱!」

「藍波大人也要玩!」

「極限的玩遊戲啊!」

「就、就勉強陪你玩一下…」

出乎意料的,連獄寺君都彆扭地加入了這個看起來很幼稚的遊戲。

「…無聊。」雲雀君的反應倒是在預想之中呢,哈哈…

「嗯?小麻雀不來玩玩嗎?」等等骸君你這句話的意思是要一起玩?

「咬殺!」抽出拐子了,所以說那東西到底哪來的?

「kufufufu…」

啊,起霧了…不對!

「雲雀君骸君別打起來啊!」傢俱已經被藍波報廢掉三分之二了不要連剩下的三分之一都一起毀掉啊!

*

04

屬於我們的、小小的「遊戲」開始了。

「十代目!」

「就說了別這樣叫我啊隼人…」而且到底為什麼是十代啊喂。

那天之後,大家都加入了這個扮演遊戲。

明明是說要玩遊戲的人,可是自己卻在隔天就不知道該做什麼,結果提議的都是大家,阿武提出的次數最多但因為大部分是棒球所以總是被獄寺(用狂風)反駁,大哥在旁邊(閃陽光)瞎起鬨,藍波不甘寂寞(放雷電)瞎攪和,雲雀黑著臉說群聚咬殺然後在被骸調戲(大概)後更火大揍過去,最後一定會演變成所有人打在一塊,各種氣候攪在一起的情況。

…嗯,然後房間報廢這種事一定也避免不了。

也許是因為這個遊戲?跟每個人間的隔閡都消除得差不多了——雖然我真的沒辦法理解為什麼隼人會變成…唔…好像叫「忠犬」的屬性。

「蠢綱蠢綱!今天要玩什麼?」

雖然幾乎每天都在拆房子(聽說爸爸有讓我們去當拆遷工的打算…?),但至少現在大家不再那麼壓抑了。

哪怕只有一點也無妨,如果能再次歡笑的話…

這樣,也不錯吧?

*

05

這就是「幸福」了吧?

就算未來會因為那雙眼睛、那個能力而遇上困難或感到難過也好,至少現在是幸福的。

「這是我們的秘密喔!」畢竟總不好被媽媽知道傢俱壞掉是因為這種事情…

玩耍(打鬧)間,太陽又下山了。

*

06

幾年過去,國二的那個春天,爸媽外出時因意外過世了。

很難過啊,雖然上面還有大哥、恭彌跟骸,可是答應過媽媽了所以必須長大才行。

…而且說實話,一個神經大條兩個時不時幹架把家裡的事交給他們大概會悲劇。

況且自從得知消息後,無論是誰都變得很沉默然後刻意迴避了自己,大概是因為知道爸媽是為了找出能夠解除眼睛的能力而死亡的。

事情也很快地在學校傳開,收到不少同學學長的安慰——除了他的那句話。

「無知的人真是~幸福喲?」

白蘭學長皮笑肉不笑地說著。

「川平『老·師』是跟你的父母一起去的唷~」

因為這樣,所以挑了某天的放學去辦公室找他。

「他們的事我很遺憾,澤田同學。」

可是最後得到的只有這句,而老師臉上的淡然令人反感。

不好的預感在心裡產生。

那場意外…難道是有陰謀的?

好像有什麼在悄悄發生著、改變著「什麼」,連眼淚都跟著變得污穢。

*

07

「這個…!」

我錯愕地看著老師桌上的資料發愣。

一直以來逐漸發生的那個「什麼」赫然出現在眼前,殺得讓人措手不及。

被預定的「人柱正選」有隼人、阿武、大哥、恭彌、骸,甚至連藍波都有。「人柱備選」則有迪諾學長、白蘭學長、炎真、Xanxus學長、史庫瓦羅學長、弗蘭學弟、貝爾、魯斯里亞學長、列威學長,還有自己。

不行、不能讓任何人知道——不對,白蘭學長大概早就知道了。

這種事情說不出口啊,無論對誰都…!

*

08

前幾天趁著老師不在辦公室時把最重要的那份資料複印一份帶走,放學後獨自待在位子上仔細看了一遍。

又是那雙會變紅的眼睛。

爸媽也是因為觸及了這個事實才會死掉吧?

好想哭、可是這樣改變不了什麼。

那個紅色一直在破壞大家的未來,一次又一次。

別再來了啊…這種事情…!

「阿綱?你還沒走啊?一起吧?」

「啊、迪諾學長等我一下。」

匆忙收拾東西,換上平常的表情。

「嗯?你的眼睛…」

「呃…剛剛有灰塵掉進去,現在已經沒事了!」

微笑著,把一切隱藏起來,然後繼續思考著。

*

09

「如果我『進去』那個空間的話,大家就不用變成人柱了對吧?」

「理論上是這樣…」川平老師——不,現在應該稱呼為先生了——的聲音沒有一點起伏,「不過進去了就出不來了喔澤田同學。」

「…我知道。」

可是如果是我的話,那個理論應該就能變成事實,這樣就能拯救到大家的未來了吧?

「小綱吉你真的選擇這樣嗎~」白蘭學長笑嘻嘻地說著,一臉很有興趣的模樣。

「…嗯。」

「該說不愧是他的後代麼…」川平先生喃喃自語著,「都是笨蛋啊。」

啊啊,或許吧。

選擇這種笨拙而可嘆的選項,或許真的是笨蛋也說不定。

「 如果決定好了就跳下去吧?當然這件事我不會跟任何人說的喲~做為謝禮~」

「…謝謝你白蘭學長。」

轉身,吸一口氣,跨出腳步。

然後,獨自一人地消失在這個世界上。

*

10

我消失之後,大家有沒有好好地笑著、好好地生活著呢?

我啊,肯定又讓大家生氣了,希望恭彌不要太火大才好,拐子打下來很痛的,雖然最後骸都會過來湊一腳結果兩個人自己打成一塊而得救。

不過,就算是這樣。

我總算,好好地當了一次「哥哥」和「弟弟」了吧?

*

11

試着回憶一下吧。

那些溫暖的、跟心愛的人的對話和曾經。

所謂的「幸福」啊,真的有點不可思議。

好像就連明天,都能喜歡上呢。

**

end

*****

簡單的背景補充:

在這裡,擁有紅眼的人有一種屬性與和其對應的特殊能力,而這種人會被世界(代理人川平)當成人柱以維持整體平衡。通常來講變成人柱之人會逐漸被世界吸收,死亡時連屍體都不會留下。

非紅眼但有強烈的大空屬性之人則是只要進入世界用來儲存能量的空間就可以充當其他幾種屬性的人柱(不過只會持續到下一輪人柱出現為止),可是進去後就不得再出來靈魂也永世不得超生。

===========

咱的腦洞很強吼(#

    文章標籤

    家教 澤田綱吉

    全站熱搜

    三杯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