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平行

 

微雨朦朧。

雨絲斜著落下,著地得無聲無息。

這裡是位於義大利的彭哥列總部附近的森林——或許說是墓園會更恰當。

十個墓碑整齊地羅列併排,其上依序刻有羅馬數字的1到10,帶來的是莊嚴還有更多壓抑。

刻劃著X的墓碑前,山本駐足於此,綿密的雨輕緩地灑在他身上,匯聚成水滴後沿著輪廓滑下。

「…好像每次來看你都是雨天吶。」他喃喃,仰首,直直落在頰上的雨滴幾乎沒有一點重量。

一直都是跟那日一樣的天氣啊。

『又傷成這樣…要小心點啊武!』

『啊哈哈,沒事啦綱——呃。』

『這樣還說沒事你…』

『好啦好啦,不然…先離開的人是小狗!』

『…哈?』

『先離開的人以後就是小狗的名字,變成狗狗喔,說好了!』

『…這什麼奇怪的約定啦,不過這樣會吃虧的是武吧。』

『哈哈,才不會呢!我已經有小次郎了!』

『重點不是那個!』

開玩笑一般說好的約定,為什麼最後真的實現了?

你說錯了啊,綱。

最後先離開的,是你。

明明同樣是細雨如霧,卻遠比那天還要令人感到窒息。

「…你變成小狗了喔,阿綱。」

山本試著露出以往的笑容,卻是比哭還難看的表情。

低頭,水珠因此一舉動大量滴落,接連不斷的。

對不起吶,因為不想讓你看到所以總是故意挑在雨天來。

他是如同鎮魂曲的雨,但從未想過替天空奏響,從來沒有。

低垂著臉的山本沒看到的是,在石碑上坐著的那模糊人影,臉上帶著溫柔而憂傷的淺笑。

汪。

他開口,隱沒在淅淅瀝瀝的雨聲間。

文章標籤

三杯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