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空中閃爍著微芒的星光。

在遠離街道的森林深處一向沒什麼光害問題,除去從小屋內灑出的燈光稍稍照亮週遭以外其他地方皆是黑暗。

白髮女子倚著窗邊,視線在字裡行間遊走,末了跳轉到下一頁,指尖閒散地滑過白紙黑字後翻頁,然後一再重複相同的動作。

驀然,她闔上書本,帶出的微風撩起幾縷髮絲。

「…該睡了吶。」她喃喃,將包著暗紅色書皮的書冊擱在桌邊後起身,走進後方的房間。

簡單樸素的傢俱和大小適中的單人床,這就是房間內所有的全部。

床頭櫃上,一個陳舊的橡木音樂盒靜靜擱置著,深淺不一的刻痕似是在緩緩訴說流淌於漫長時光中的曾經。

而她的名字——茉莉——就被深深刻劃在交互錯落的疤痕間。

她以指腹輕輕摩挲著因長年磨損而粗糙不堪的表面,眼神滿是繾綣和寂寞。

「晚安喲,瀨戶。」略顯沙啞的嗓音自唇邊溢出,茉莉勾了勾嘴角牽起溫柔的笑紋,在木盒邊緣落下淺淺的一吻。

燈光漸暗,女子保持著身軀捲起的姿勢陷入夢中。

悄然無聲的夜間,一名男子隨風現行,朦朧的身姿因銀白色的月光穿透而顯透明。

他慢步來到床沿坐下,微斂的鵝黃色瞳孔盛滿似水的溫柔與令人沉溺的深情,長著薄繭的手掌在髮絲間穿越遊走。

張口,他輕聲哼唱柔和簡單的旋律,低沉的嗓音宛如大提琴優雅純粹。

《Through the Arbor》,同時亦是已毀損的音樂盒裡的樂音。

「…瀨戶…」床上的人影夢囈,似是睡得不太安穩。

他的動作微微一頓,而後繼續輕哼著那些音符,直至天明——即使明白對方聽不見,瀨戶仍然繼續哼著,因為明白茉莉一直以來的習慣便是伴著音樂入眠。

就算聽不見…

文章標籤

三杯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