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章諸多不合理的地方請各位一笑置之!)

晚間9:30

76日,台北小巨蛋,也就是生日派對地點,一片和樂──

「唔啊啊啊啊魯!伊凡你不要靠過來啊啊啊魯──」

王耀雙手緊抓著身上殘缺剩餘的衣服(布料),在會場中東奔西竄,不時發出慘叫聲,引人注目。

「唉呀耀君,你幹嘛跑呢☆」

伊凡緊緊尾隨著拚了老命在逃跑的王耀身後,手中的物品似乎是一件疑似女僕裝的服飾。

「雪特你這傢伙不要脫我衣服──!」

另一端,金髮粗眉的男子用盡了全力推開對自己上下其手,很明顯是喝醉的法蘭西斯。

「你最好有那麼容易醉!不要再裝啊你這混帳──!」

法蘭西斯聞言,小聲地咋了聲。

「唉唉,竟然不懂得和哥哥我憶起展現肉體之美啊~」

「【嗶──】肉體之美啦!」

亞瑟吼完,一邊碎碎念一邊走開了,留下法蘭西斯站在原地。

剛到的灣看著一群人鬧哄哄地(明顯鬧過頭了),只有一陣無言。

至於那位被伊凡追殺的「前」自家哥哥,灣僅是冷漠地瞟了眼便走開和各國談天說笑去了。

人群中穿梭自如的灣在進入會場約半刻後在食物區發現阿爾的身影。

終於找到目標的她,刻意避開了談天的人群,很快地來到身為壽星的阿爾身旁。

「瓊斯先生!」

正在大啖牛肉的阿爾回首,見到主辦人後說出的東西竟是「小灣啊進口HERO我家的牛肉吧(後略)」這件事。

女子聽到對方搶先自己說出的話後,臉上的笑容一僵,然後迅速轉移話題。

「啊…瓊斯先生別說這個了,今天你生日呢!派對滿意嗎?食物還可以嗎?」

阿爾看著和自己身高差了一截的灣,隨口敷衍了答案後又將注意力轉到進口牛肉這件事情上。

(你這KY是哪壺不開提哪壺啊──!)

灣在心裡暗暗叫道,掛在嘴角上的微笑是愈發僵硬,含糊帶過阿爾一連串十分強勢的發言(最後以「肚子有點痛」此一藉口脫身)。

********************************************************************

晚間11:20

「灣姐,妳喝醉了。」

青年面無表情地說,將倚在牆上的女子扶起。

「…沒事買酒精濃度這麼高的酒幹嘛…唔…」

灣揉了揉太陽穴,這裡濃度最低的葡萄酒也有27%(最高是高粱58%),放眼望去會場裡幾乎無人不醉。

「雖然Arthur酒量很差,但是另一位的酒量…」

香瞥了眼在那哈哈大笑的阿爾,輕輕搖首:

「還是沒很醉。」

「…醉到不醒人事才麻煩吧?」

灣放下手中的酒杯,動作俐落地拿出手機啪啪啪地打了封簡訊。

「雨會下到什麼時後?」

她問,同時按下傳送鍵,眼底一片清醒。

「明天清晨。」

香回答,把杯中的葡萄酒一飲而盡。

灣瞄了眼癱在桌面上呼呼大睡的亞瑟。

「本來擔心會感冒,不過照這樣看不淋雨好像就醒不過來了啊。」

兩人交換了一個眼神,開始為今晚的「壓軸」準備。

******************************************************************

晚間11:35

青年一手撐著喝到爛醉的同夥坐在路邊行道樹下可坐的地方,撩起因淋雨而濕濡的金髮,嘆了口氣。

派對接近尾聲,大家也一一上車準備回到飯店。

灣安排他上了計程車後,他才發現車內除了司機以外還有一個睡得正熟的男子。

想起昨天法蘭西斯給他的那本日記,阿爾本想逃下車但灣卻不分由說地甩上門,然後車就往前開了,而司機又聽不懂英文。

結果,又莫名其妙地被司機丟在路邊,因為語言不通所以也沒辦法問為何要趕人下車一事。

幾分鐘後,灣來電道歉,原來是她給錯司機地址,所以兩人才會被無故趕下車,又要他們等一下,她要另外叫車去接他們兩個。

外頭下著滂沱大雨,被輾下車的兩人手中也沒有傘,而身後的百貨公司也早就關門,只好站在路邊成了落湯雞。

「唔唔…」

身旁的人發出微弱的呻吟聲,阿爾注視著他數秒之後,先讓他的頭躺在自己的腿上,再把身上的夾克脫下蓋在他身上。

「…我在做什麼啊…」

他低嘆,戳了戳亞瑟的臉頰。

「喂亞瑟,你真的是喜歡我的吧?當然我是喜歡你的啦。」

看著對方的睡顏,推估他大概聽不到才敢老實說出心裡話,看來兩人其實彆扭程度差不多嘛。

躺在腿上的人忽地搖搖晃晃地坐起身子,蒼綠的雙瞳意外的清澈。

「呃!啊哈哈…亞瑟你聽到了?」

阿爾抽著嘴角,僵硬地笑道。

天啊啊啊啊啊!這傢伙該不會從頭到尾都在裝睡啊…

亞瑟蹙起眉,一把揪住阿爾的衣領,大概是因為酒醉腦袋一片混沌,頭很直接地貼在對方的胸口上。

「…笨…你…死…」

他咕噥,講話含糊不清。

「亞瑟你剛剛說什麼?」

阿爾低頭凝視著埋首自己胸前的亞瑟,他並不否認他其實帶著看好戲的心態。

亞瑟揪著衣領的雙手力道加重,他咬緊下唇,然後以不輸大雨落下的聲響大叫:

「我…我說笨蛋我喜歡你喜歡得要死!你這個笨蛋笨蛋笨蛋笨蛋笨蛋──!」

亞瑟重重地喘息著,臉紅紅到耳根子都紅透了。

阿爾露出興味十足的微笑,正要開口卻被手機鈴聲打斷。

他一臉不耐地拿出手機,螢幕裡顯示著一行字:

抬頭看101

101?啊,這麼說今天沒開燈呢。」

阿爾低聲喃道,今晚的101並未點亮任何一盞燈。

亞瑟不悅地抬首,先是瞪了眼阿爾,覷了眼簡訊內容後看向101

高樓底部開始亮起紅光、橘光、黃光…

七彩的光芒徹底點亮一片黑暗的夜,為死寂的夜幕增添了活潑的色彩。

亞瑟仰首凝望亮著彩虹色彩的大樓,無力地笑出聲:

「哈…夜雨中的…彩虹嘛…」

卻在下一刻愣住。

在高聳大樓的上空右側,出現一道貨真價實的彩虹橫跨天際。

像是為了確認彩虹的真偽,抑是為了不影響它在舞台上的獨舞,大樓的燈光緩緩暗下,僅剩那道大大的橋散著若有似無的光。

「彩虹!亞瑟你看!夜雨中真的有彩虹!」

不同於亞瑟,阿爾先是愣了愣,然後興奮地大叫著,語氣中不經意透出屬於孩子的天真爛漫。

一瞬間,亞瑟有種回到遙遠過去的錯覺。

他聽到自己的聲音從遙遠的彼方傳來,盡是溫柔:

「啊,真的呢…夜中之虹…」

阿爾凝視著亞瑟的側臉,心中對於他的注意力全在彩虹上而有些不是滋味。

「亞瑟。」

他看向阿爾,還來不及問什麼事嘴已經搶先被一雙唇堵住。

亞瑟略顯驚訝地瞠大雙眸,而後雙臂很順手地環住阿爾的腰。

他輕輕闔上眼,順著他舌頭的動向,享受對方霸道卻溫柔的侵略。

阿爾抱住眼前戀人的手不安分地向下滑了一點,又不聽使喚地動了動指尖,此一舉動引來對方一聲令人遐想的細微呻吟。

「唔…」

嘴唇被輕輕吸吮著,舌頭被緊緊纏了又放開,屁股麻麻癢癢的…

亞瑟只覺得自己的理智線快斷了,終於抓到一個短暫的空檔,推開對自己又親又摸的阿爾。

「亞瑟?」阿爾那雙水藍色的雙眸睜得偌大,露出楚楚可憐以及疑惑不解的犯規表情。

「…這、這裡是路邊…」

亞瑟費了好大的勁才把目光從嚴重犯規的表情上移開,心臟嚴重地失速狂跳。

聞言,阿爾勾起嘴角,眼底透出一抹精光。

正要開口,手機卻又很煞風景地響起,阿爾瞪著從口袋裡掏出的手機,很認真地思索要不要把不停打斷自己開口的手機用槌子砸毀或親腳踩爛。

「喂,小灣啊。」

聽到人名的亞瑟很激動地回過頭,眼底難得可以見到幾許慌亂。

「啊對了!用101造出的假彩虹是妳給我的那是生日禮物嗎──咦耶?那不是妳弄的?等下說謊也要打草稿吧!」

阿爾一臉興味地觀察隨著自己的一言一語不斷變換表情的亞瑟,拚命忍住滿腹的笑意,忍到連聲音都有些顫抖著。

「喔喔~看到車了…喂?啊,掛斷了…」

阿爾將手機從耳邊拿下,發出單調的「嘟—嘟—」聲響意外大聲。

一分鐘後,一輛計程車緩緩在兩人身旁停下。

攬過身旁亞瑟的腰,阿爾將他拉入車內順便帶上門。

確認兩人都已上車後,司機不發一語地轉動方向盤。

「喔喔?車上有浴巾啊。」

阿爾將兩條浴巾披在亞瑟身上,動作輕柔地擦拭他身上的水滴。

「我我我我自己來混蛋不要趁機性騷擾!」

亞瑟脹紅著臉,搶過阿爾手禮其中一條浴巾。

被拒絕的某人一臉無趣地瞅著嘴裡小聲碎念的男子,該不會是酒醒了吧?

一陣沉默降臨。

計程車上的收音機緩緩流洩出樂音。

I swear by the moon and the stars in the sky
(對著天空中的月亮、星星,我發誓)
And I swear like the shadow that's by your side
(我會如影隨形般的陪在你身旁)

亞瑟的臉唰地聲紅了。

阿爾一臉壞笑,隨著音樂哼唱著歌詞。

I see the questions in your eyes
(我看到你眼裡的疑慮)

I know what's weighing on your mind
(我也明白你心裡的重擔)

You can be sure I know my heart
(你可以相信我很清楚自己)

`Coz I'll stand beside you through the years

(因為我會站在你身邊,歲歲年年)
You'll only cry those happy tears
(你只會喜極而泣)

And though I make mistakes
(即使我犯了錯)

I'll never break your heart
(也不會傷你的心)

真是夠了真是夠了真是夠了!亞瑟別過臉,雙頰要被安東尼奧見著了八成會被形容成熟透的番茄。

「吶,亞瑟。」

阿爾輕喚道,聲音莫名地有磁性。

亞瑟轉過頭,阿爾的左手隨即撫上他發燙的臉頰,眼神很是認真。

「你愛我嗎?」

車內傳出理智斷線的聲音。

「你˙去˙死˙吧混蛋!怎麼可能喜歡你!」

「那你幹嘛不別開臉。」

「那是給你面子!我絕對不可能是為了看你才不挪開視線的!」

知道亞瑟的傲嬌再次發作的阿爾勾起嘴角,雙唇再次朝對方溫度仍在攀升的唇貼了過去。

良久,阿爾才緩緩抽離唇瓣,眼底閃過些許的什麼。

他好整以暇地看著對方的臉由粉轉紅、生氣又害躁的反應。

幾分鐘後,就在亞瑟終於冷靜下來時,計程車正好在飯店大門前停下。

阿爾一手輕搭上亞瑟的肩頭,另一手在下車後隨即滑入對方的膝蓋窩,將他以公主報的方式抱起。

「阿爾你你你放我下來──!」

面對亞瑟的「命令」,阿爾只有對他眨巴著雙眸,露出(對亞瑟而言)看來很危險的笑容。

「去HERO我的房間囉~」

他說,將懷中的人抱得更緊。

亞瑟的臉再次紅透, 緊抓著對方微濡的衣服,頭輕輕倚在他的胸前。

這次,他沒有拒絕。

 

唯一最珍貴的約定,實現了。

夜雨彩虹之下,我才能坦承──

 

 

我愛你。

 

(全文完)

 

    全站熱搜

    三杯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