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唔~為什麼找不到!」

這裡是由0與1構成的世界,人類所無法看見和體驗的地方。

在漫天的數字間,一抹湛藍一掠而過。

エネ一改平時活潑有力的開朗,透出淺色青藍的臉上是顯而易見的著急。

不久前,就在茉莉的慘叫自美術館深處幾乎響徹整個二樓的同時,她被莫名而來的力量硬是從伸太郎的手機裡擠了出去,回神時人已身在一片熟悉無比的數字海中無力漂浮著。

那將她整個擠出手機的力道恐怕可比被闖紅燈的卡車直接撞飛的程度,想來是因為電子形體才不至於成了血肉模糊的模樣亦無實質上的痛覺,只是帶來的暈眩感著實令人作嘔,相較坐山車引起的嚴重暈車實在是過猶不及。

用力壓下殘存的暈眩,エネ睜大雙眼尋找自己最近新增的暫居處,卻怎麼樣也找不到那個介面——事實上,除了佔據大半部分的0和1以外她什麼都沒看到,連搜尋引擎的頁面都不見個影子。

誠然鹿野十分擅長說謊,但再怎麼說也應該不會拿「榎本貴音」的身體的下落來開本人玩笑,所以到了指定場所卻找不到身體,還沒來得及質問就陷入失聯狀態(她所謂的失聯可是連手機都是查無此號的那種)可見事情絕不單純,而最後也的確朝著麻煩的事態發展還順帶把一群人扯了進來。

對於目隱團全員拖下水,她的第一個反應是那位在最後一刻瞬間以紅眼站在面前,還有在被迫「刪除」前出現在螢幕彼端的班導師——幾乎被「目冴」佔據身體的楯山研次郎,當然這條訊息是鹿野說了才確定的。

肯定又發生了什麼。

エネ微微一咬牙,驅使自己的速度再快些。

「在不知名原因下失去記憶變成『コノハ』的遙」什麼的,那種事情一次就夠了啊。

那種事情——

『妳是…當時的小丫頭吧。』略微透出滄桑感的沉穩女聲忽地迴盪在湛藍的電子海之間。

「?!」

エネ停下腳步左顧右盼了一會兒,但仍是什麼也沒見著。

『哼…全部捲進來了麼。』「她」只是持續自言自語,只聞其聲而不見其人著實有些詭異。

空無一物的前方驀然出現一格小小的窗口,晚霞一般的暖紅色跨過邊框,以電子微粒的形式懸浮、擴散開來。

『不想死就快跑吧小丫頭…在被追上之前。』

啪!

一聲清脆在身後響起,崩壞的序曲隨即奏響。

エネ瞥了眼開始迅速分解崩落的空間,過去差點被刪除的恐懼一擁而上,不多做思考,轉身就是一陣狂奔,目標是在空蕩裡唯一的窗口彼側。

呈現螢光藍的不規則矩形匯聚在顯得蒼白的雙腿下,有進一步變形成消失部分的趨勢,不過專心於逃離此處的少女並未察覺。

嗶、

聲響漸進,震顫著空間帶來一陣頭皮發麻。

鏘咚、

崩落從兩側包圍過來,藍色底下露出的是不見五指的黑。

喀啪、啵!

被含括進「消除」範圍的寬大袖子隨即化成碎片,再被肢解成粒子消散在黑暗裡。

唰——嘶啦——

黑暗朝著夕陽色的窗口飛速逼近,眼看唯一的出口就要被侵蝕,從原本的形狀中解散消失。

「…!」

看著差一小段卻明顯趕不及的距離,エネ咬牙,心一橫,左腳用力一蹬,纖細的身軀順著推力向前飛越而去。

意外不陌生的景色就在咫尺之間。

啪鏘!

黑終究是吞沒了那一方暖紅,在發出破裂聲後歸於沉寂。

※※

「…?」

站在交錯處的白髮青年忽地將目光放到「城市」的反方向。

似曾相識的「城市」對側是被福爾馬林的氣味佔據的陰暗實驗室,兩個口鼻連接著管線、若隱若現的身影泡在黃綠色液體裡,在偌大的試管中載浮載沉。

コノハ呆望著晦暗不明的空間,在另一端的出口似乎透出不同於周遭的溫暖微光。

…錯覺、嗎。

歪頭,漂亮的粉色瞳孔悄悄溜過幾絲疑惑。

可剛剛被耳機罩住的耳朵確實聽見零落細碎的聲音。

出乎意料地令人懷念,卻帶著模糊的心疼。

嘰——

刺耳的急煞聲打斷他的思緒。

白色剪影被剎車不及的卡車迎面撞上,纖細的身軀在巨響後應聲倒下,鮮紅緩緩流出在地面蔓延,蒸騰的熱氣帶起鐵鏽味充滿在線條鮮明的馬路口。

另一個白色剪影目睹車禍全程後發出無聲的哭嚎,一滴淚落血泊,震動出表面一波波漣漪。

視野在喧囂的蟬鳴中扭曲模糊,在強烈的暈眩中溶成一體。

再回神,眼前竟是車禍之前的景象,那兩抹剪影依然在鞦韆上悠閒談天。

這熟悉的違和感他依然記得,兩個不停經歷死而復生的影子真身是誰亦然。

重複了無數次的八月、不斷被踐踏的未來、碰觸不著的兩人…

還有最後,違背這個「城市」的常態降下的雨。

視線落在半透明的掌心,在在嘲笑著自己的存在只能是旁觀者。

平淡無波的表情稍微扭曲,コノハ握了握拳。

不甘心哪、又是沒辦法做什麼的狀況…

——就跟在那個虛假的庭箱城市裡一樣,無能為力。

「這裡不是你該停下來的地方。」

好似熟悉又陌生的聲音從身後傳入耳裡。

轉頭,身穿黑色水手服的少女佇立在實驗室和馬路的交界處,與瀏海上並排的茜色髮夾有相同色彩的圍巾整齊地圍著脖頸,略長的黑髮鬆鬆地被收攏在嫣紅之下。

「這裡只是『虛構的過去』吶。」她說,通紅的眸子望著馬路上的一片血跡,輕輕眨了眨。

碰磅!鐵柱砸下的聲響從遙遠的彼方傳來。

虛構的過去…?

近乎無意識地,コノハ喃喃重覆著。

少女的嘴角泛起柔和的笑紋,小幅度地點頭。

「那兩個孩子平安無事唷。」

而且…她抬起手,指尖指著實驗室對側、那個被灑落陽光的方形窗口。

「——貴音(タカネ)姐還在那邊等著遙(ハルか)學長喔。」

タカ、ネ…?

『ハルか!』

有什麼在腦海一隅忽地閃現,總是平淡無波的粉色瞳孔瞬間為情感所填滿。

少女只是保持相同的笑容目送白髮青年的身影隱沒在晦暗的實驗室中。

越發嘹亮的嬋聲震動著耳膜,舉目所及一片扭曲。

「…嘛,這樣子小エネ這邊就算成功解決了~」

她的笑容透出一絲狡黠,將發生在面前的超現實現象視為無物般的從容轉身,幾縷髮絲脫離圍巾的束縛在空中散開。

歪曲的世界在轉眼間回歸寧靜,然而總會聚集在公園裡的兩個人卻沒出現,好像無預警降下的大雨已將其連同惱人的蟬鳴一起取而代之似的。

滂沱大雨間,少年只是雙手插入口袋漫步其中,似乎不在乎帽兜下的亞麻色短髮和全身上下都已然濕透。

「接下來是小桃跟響也他們~」他開口,音量介在自言自語和與他人談話之間。

鹿野的背影最終消失在雨幕中。

空無一人的城市上空,雨依然持續下著。

啪唰!

水花濺起,隨著雨滴凌亂著水面上黃黑交錯的倒影。

「哼?看來晚了一步?」他勾起嘴角,笑得邪魅,狀似隨性地玩轉著槍枝。

這麼早就抓到也不好玩呢,哼哼…

金色瞳仁中閃爍著如同正在追緝獵物的獵人一般虎視眈眈的精光,他踏出步伐,沿著方才鹿野走過的道路走去。

那麼,現在就正式開始囉?

可別讓我太無聊啊,這可是為你們開始的「Dead and Seek」喲…?

 

 

    全站熱搜

    三杯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