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回到兩組人馬分開沒多久後的一樓。

「別一直抓著我啊大嬸!」響也不耐煩地甩開拉住自己手臂的那隻手。

「說過幾次了啦我不是大嬸!」桃不屈不饒地繼續拉起他的手臂。

「…這裡是美術館,你們兩個安靜點。」走在前方被吵得煩不勝煩的木戶停下腳步,轉身就是一個警告附加一記斜睨。

因為知道響也在看見地上那幅畫之後明顯不太對勁才會放任桃用她的方式讓他打起精神,但到底是要怎樣才能一路上吵了好幾分鐘還沒完啊?

見收到自己警告的兩人不約而同噤聲,她無奈地微嘆口氣。

就算有目隱才讓這兩個拌嘴再大聲也吵不到人,但開啟能力的那位可不一定受得了啊。

「還有コノハ,不准吃東西。」木戶十分乾脆地把對方手中的肉串全數(三根)沒收。

コノハ默默盯著那離自己而去的食物,幾拍後才慢條斯理地開口:「…美術館裡不可以帶食物…所以…要吃掉…」

一陣沉默,而在這之後最先發話的是響也。

「…所以說你原本就知道美術館不能帶食物你還拿出來?!」

桃則是一臉「到底是從哪拿出來的啊?」的微妙表情打量著那三根串燒。

「唔…抱歉…」コノハ是認真道歉了,只是視線依然緊抓著肉串不放。

木戶頓時有種自己是帶一群小朋友校外教學的老師的無力感,最後在原地讓コノハ把東西給吃了(不然一直拿在手上也不是辦法)。

被制止「鼓舞行動」的桃和暫時解脫的響也兩人,在等候團員把食物消化完畢的這段期間才終於把注意力稍微轉移到附近的畫作上。

「呃、好不舒服的感覺…」桃不禁後退一步,聞聲移動目光的響也臉色亦好不到哪去。

黑色佔據了絕大部分的畫布,靠著上色的方向依稀能辨認出黑蛇的輪廓;蛇那赤紅色的眼中央拉出一條細長的瞳孔,其中似乎帶有譏笑嘲弄的情感;畫面右上方的黑暗中一隻白底紅瞳的眼顯得分外突兀,看似死海一般的瞳仁卻無論站在何處都有被盯著瞧的錯覺,看得直叫人心底發毛。

線條十分簡潔,顏色僅有黑紅白三色,明明只是如此就能帶來極大的不適感,那蛇更是好像下一秒就要竄出黑暗似的,讓人實在不知是該稱讚作者妙手丹青還是該埋怨作者沒事畫出這麼一副毛骨悚然的作品嚇小孩做什麼。

畫名為《冴えきった目の配色》,下方註解著〈うまく逃げられるかな?〉,但就是不仔細打量也真有逃不了的窒息感,令人動彈不得。

「喂你們兩個,走了。」一旁讓コノハ把食物處理完的木戶轉身就看見另外兩人一副好像被茉莉目合的樣子,基於微微的好奇瞥了眼那幅詭譎的畫作,不禁蹙眉。

令人不快…

「啊、來了!」桃頓了半拍後回神,拉著身旁顯然還在愣神狀態的響也走回木戶旁邊,然後立刻被接著訓斥「美術館內小聲點」之類的云云。

一樓展區至此差不多已經逛完,而意料之內地不見那鬧失蹤的傢伙半點影子。

循著原路——中間燈光不穩地閃爍了幾下,一行人回到展有《缲り返した夏の日》的地畫的展區。

「…日和…」響也低喃,脆弱得好像稍有風吹草動就會破成碎片。

コノハ呆然看著櫃檯的方向,面無表情讓人不知道他在想什麼。

「果然不在這裡麼。」木戶輕扯有些下滑的帽兜,淡然的語氣聽不出情感。

早知道不可能在這地方找到人了不是嗎。

「那個…」站在響也身側的桃指著地畫,「之前有這隻貓嗎…?」

木戶回頭,看著畫面微微皺眉。

原本空無一物的馬路上此時站著回眸的黑貓,狹長的眼是刺目的血紅,投射在地面的影子與貓身全然不符。

「…沒有。」她開口,背後傳來的冰冷帶來冷氣似乎開低了好幾度的錯覺。

唧——

寂靜的空間縈繞著若有似無的蟬嘯,而對外隔音良好的室內理應不聞外界的一絲雜音才對。

「不見了,人。」

持續望外的白髮少年忽地出聲,將煩雜的蟬鳴擊碎一地。

三人聞言才開始把注意力移動到周遭。

空無一人。

「…其他人呢?」桃張望著,卻不見半分人影。

木戶不顧美術館內不得奔跑的規定箭步跑到櫃檯前,一如意料之內的沒有一個人在。

「…」擰眉,身後嘹亮到過分的夏季特有音調直擾亂腦海的思緒。

響也下意識地看向《缲り返した夏の日》,瞳孔猛地緊縮。

烏黑的髮絲和那粉色帶子在空中揚起柔和的弧度,寬鬆的裙擺輕輕掃過眼底。

熟悉的背影就這樣追著黑貓而去。

曾經的一幕自腦海一隅閃現——遠去的身影、刺耳的摩擦聲、晃動嘲笑的「陽炎」、飛濺的血沫…

他跑上前,朝她伸出了手,試圖拽住那自己只有成功拉住一次的手腕。

就是因為太過真實,男孩一時間忘了這只是畫作,甚至沒有意識到自己前方那個圈圍住作品的欄杆,竟在不知何時被拉開了。

「——日和!」

「響也!」注意到異狀的桃出手抓上他的手臂。

「你們…!」木戶遲了幾秒後追了上去,指尖卻只來得及勾到桃飛揚的帽兜。

滔天的蟬聲無情地淹沒尾音,瞬間震耳欲聾。

白髮的他只是目送三人消失在畫框內側,旋即轉身離去。

※※※

少女看著頭頂的燈光閃爍,臉上露出擔心的神情。

「怎麼辦哪修哉…」她輕撫脖頸上的赤色圍巾,睫毛微微煽動著。

他的指尖掠過《心の中の待ち望んだ世界》的畫框,瀏海造成的陰影讓她看不清他的表情。

「…只能想辦法帶他們離開這裡了哪~」輕笑著,語尾隱沒在飄渺於空間內的蟬鳴。

在這裡,時間永無止境。

所謂的「カゲロウデイス」不只是畫作,而是連結「陽炎世界」的接口,不過這件事只有在世界內側的他們才知道。

 

    文章標籤

    カゲロウ setokano

    全站熱搜

    三杯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