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債文

※架空,路德視角,OOC有慎

※其中包含思念十五題

================================================================

5

冬天悄悄地降臨北半球。

初雪之日,他終於從衣櫃裡拿出了毛衣禦寒。

「嗯?」

天藍色的瞳孔上映著淺粉色,尺寸有點小的毛衣。

他不可能會買這種顏色,而且這種尺寸怕是才剛套上就破了吧。

一綹絲綢般的髮在眼前輕輕掃過,但這裡只有他。

明明已經再也無法見到那名少女,腦海卻還是不受控制地不斷浮現她的倩影。

她好像什麼都帶走了,又好像什麼都沒帶走。

比如說,這件毛衣。

來自副熱帶地區的她擔心自己無法適應歐洲大陸冬季的嚴寒而帶來的粉色毛衣。

上面依稀殘留著她的氣息。

他在恍然間把衣服摺齊,放了回去。

丟掉所有她的東西,他的理智這麼告訴他,他卻依然選擇留下。

即使關係斷了,他還是留了些與她相關的東西。

這樣就好像他們從未分離,不是嗎?

 

8

他的指尖在傳送鍵上游移。

閃動的游標前寫著一行字,刺目不已。

而那只不過是一行簡單不過的英文句子。

How are you?

那只是一句簡單的問候。

他卻送不出去。

 

10

夜幕照樣降臨。

你躺在床上,呆然望著門口。

直到意識被睡意捲去,你才可悲地發現自己又開始期待,期待那個嬌小可愛的身影出現在門口。

每日,周而復始地不斷重複著。

 

13

你走在街上,不自覺地恍了神。

當你察覺到自己的走神而猛然清醒時,你又在無意識間來到少女曾經就讀或打工的地方。

如果正值放學時段,你就會靠在校外的圍牆等待,直到人群散盡才又再次於心頭刻畫上她已不會再出現的確信。

如果是少女的打工時間,你會坐在店門口行道樹下的長椅虛度把個小時,然後走入店裡買下一個蒙布朗,那個曾經的戀人最喜愛的糕點。

那甜點嬌小而甜美,吃在嘴裡卻是淡淡的苦澀化作餘韻,左右搖擺。

無論何處都不存在她的身影,連撞見的希望都沒辦法存在。

 

15

早晨,你一如既往地翻閱著網路新聞。

沒什麼重要的瑣事、國際要聞、氣象。

你的目光忽地定格在顯示冷氣團籠罩的亞洲地區。

屬於她家鄉的小小海島正包圍在其中。

掏出手機,你快速撥出一串熟悉不過的號碼。

『對不起,您撥的號碼是空號,請查明後再撥,謝謝

你默然面對無感情的電子語音迴盪耳畔,那句「你、好嗎?」被永遠封鎖在咽喉間。

 

19

你替魚缸注入乾淨的水。

裡面什麼也沒有,只有一片細沙石,和滿滿的水。

那是你們約定過的,以後要養一隻隻圓滾的金魚。

明知少女不在,你還是繼續守著這個約定。

固執地守著你們親手將挑選的魚兒放入魚缸中的那天,即便那天永遠不會到來。

 

23

Ve…」菲利奇亞諾嘟起嘴,雙頰頗有韻律地上下蠕動著。

「菲利,不要偷吃。」你皺眉,將平底鍋裡的菜餚裝盛到盤子上。

「路德你又把煎蛋捲煎焦了啦!」菲利奇亞諾吐吐舌,喝下大半杯的柳橙汁。

是麼。」你應聲,語氣平淡,嘴角卻悄悄勾起幾許苦澀。

果然都學不會啊,她的煎蛋捲。

 

25

你無意間瞥見日曆,赫然發現自那天之後已經過了快要一個月。

就在不知不覺間。

時間流淌,唯獨那份心情並未隨之淡化,反而越發濃烈。

如果可以倒轉時間就好了啊

回到那天,之前。

 

28

今天好像有誰生日。

你被邀請去參加派對,過於喧鬧的場合你依舊不太習慣。

於是你坐在角落,不停地喝著高濃度的香檳。

幾回之後,你茫了,派對恰好也來到壽星切蛋糕許願的環節。

看著燭光搖曳,你沒來由地感到一陣鼻酸。

自己的心願,吹再多蠟燭也實現不了啊。

 

32

前幾天,你從本田菊那裡領養了一隻狗。

那是一隻毛色是令人注目的棕黑的幼犬。

「記得妳也很喜歡狗。」你撫摸著小狗,輕聲低語。

對著空無一人的前方。

 

35

你做了夢。

夢裡,你跟她隔著一個話筒談天了好久。

夢醒,你只是淡淡地看了眼電話。

因為知道電話那頭,是孤寂。

 

40

你把寵物寄託在菲利奇亞諾那裡,自己則搭上飛機前往那座小島。

陌生的地方,卻又帶著絲縷似曾相識。

與歐洲國家不同,這裡處處是留有一頭青絲的女子。

但也因此帶來到處都是少女的身影的錯覺。

 

41

「這就是她的房間阿魯。」王耀邊說邊打開少女閨房的房門。

整潔乾淨,而寂寞。

「這些日子辛苦你了阿魯。」他輕拍你的肩膀,退出房間。

以為好不容易習慣了沒有少女的生活。

這段日子,他不曾流過淚,而今天破例了。

就今天放任自己與眼淚一同生活,就今天。

 

42

「想去見見她嗎?」王耀開口,輕抿仍舊飄散熱霧的綠茶。

你看著水氣氤氳的綠茶,不語。

「我幾天後要回去了,」他說,「趁著這幾天我還能帶你去阿魯。」

你的目光落在對坐的男子身上。

……麻煩你了。」

——真的、好想見妳。

 

你在墓碑前放上一束花束。

「妳好嗎?」你說。

——…

是因為已經習慣思念妳的聲音了嗎?

總覺得、耳邊傳來了來自妳的回答。

而今天是,她死亡後的第43天。

(完)

 

    文章標籤

    APH 獨灣

    全站熱搜

    三杯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