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用APH《國家擬人》設定(把牆內的國家給擬人化了),第一人稱視角

※回憶追述向,時空定在很久以後的未來

※沒設定存在是男是女,自己感覺吧!

=====================================================================

我看著手中藍白羽翼交疊的徽章。

啊啊,原來已經這麼久了啊,邊感嘆著時光荏苒,我今天依然在人群中尋找著。

人潮擁擠,對我而言絲毫不是阻礙。

現代人看不見我──唯獨「曾經存活於那個時代的人」除外。

自從席娜之牆倒塌、王國四分五裂之後,我這個做為王國「存在」的人理應消失才對。

現在想想還是覺得很不可思議,為什麼我會活下來呢?

我已在這世界徘徊好久,手邊的這些東西也隨著我漂泊在越發陌生的環境裡。

觀望歷史持續推進、屬於自己的記錄被逐字銷毀、出現很多五花八門的宗教等等,是我唯一的樂趣,途中也知道許多過去不曾聽聞過的。

比如前世。

比如轉生。

這類說法雖然在我還是存在時就有,差別只有現在被發展成一套煞有其事的理論罷了,我也只是聽聽而已,沒當真。

直到遇見最初建國的那傢伙──當時能被看見還嚇了一跳,我才願意去相信真的有這回事。

同時,我也找到還存在著的意義──為了這些「自由之翼」。

它們很希望能回到主人的手上吧。

我不知道自己是從什麼時候開始有蒐集已逝之人胸前那代表自由的習慣,好像是在遇見利威爾之後?

對了,開始收集後還曾後悔沒從裘克洛那保存些什麼呢。

曾經屬於他們的物品要歸還,雖然本人肯定不記得了。

也許這會挑起前世的記憶。

明明不希望他們想起,結果還選擇做這種可能會勾起記憶的事,很矛盾不是嗎?

可是我也只剩這樣子能打發時間了,比起漫無目的,有事做還是強得多。

不過要遇到這堆東西的主人可真不容易,隔個幾世紀才碰上一兩個自己有印象的,而且都不是要找的人。

前幾個世紀只遇到安海爾──老天,他還是那個會讓人懷疑是腦子有洞的發明狂──跟他那幾位朋友,雖然不是主要的尋找對象,但知道他們能擁有不同於過去的平凡幸福,心情還是不錯。

上個世紀也只有遇到裘克洛和夏露露,那傢伙不再是「巨人之子」,過了一個很平穩的人生。

作為被當作怪物的我對他產生奇妙的共鳴,回神時彼此已經混熟了。

會黏在艾爾文他們身邊這倒是真的出乎意料之外,雖然從以前調查兵團就是怪胎的聚集處,對我的排斥度也比其他人低上許多,但這群人接受得太過乾脆,讓我驚訝之餘也有點開心…

呃,除去差點被韓吉解剖的話。

之後就泡在團裡了,反正上頭也沒在管還巴不得我趕快出牆去找死。

真的關心過我這個存在的上司一雙手都算得出來,所以也不能怪我老是亂亂跑吧。

再來就是認識艾倫那群孩子,然後接二連三地被一堆沒經歷過看過的事情精神轟炸一番。

我真的不討厭那兩個把我撞到差點沒內傷斷肋骨的孩子,但還是很想好好跟他們抱怨一下當時下手為什麼不能輕點。

啊、扯遠了,話說他們還真的一個個都不記得我,有點過分。

算了,那種絕望的時代不記得也罷。

13任團長、瘋狂但好歹算認真的分隊長、號稱人類最強的流氓、東洋血統的女孩、被稱作人類希望的孩子、看似女孩的聰明男孩,還有很多其他的人們。

口袋裡沉甸甸的,因裝載了這麼多的自由而沉重。

除了那些年、那群人的羽翼,我再沒拿過其他後輩的了。

嘛,我的確偏心了點。

不知道這個世紀能不能遇到?他們有沒有相聚?過得好嗎?

漫不經心地張望,忽然看到幾抹記憶裡的身影。

還是一樣愛吃啊莎夏。

康尼你留頭髮了?有點怪不過挺好看的。

我說亞尼,怎麼換了個人生表情還是一樣冷漠啊。

貝爾托特還有萊納我很想跟你們好好埋怨一下…

五人似乎要一起去哪裡,說不定能遇到其他人。

我微微一笑,悄悄跟在他們後面。

☆★☆★☆★☆★☆

艾爾文。

韓吉。

利威爾。

佩托拉。

奧魯歐。

君達。

埃爾德。

艾倫。

米卡莎。

阿爾敏。

讓。

馬可。

莎夏。

康尼。

亞尼。

貝爾托特。

萊納。

克里斯塔。

尤彌爾。

還有好多有印象卻叫不出名字的人。

「這位是…妳認識嗎莎夏?」

「♂ω○®◎△⊙☆£$¥~

莎夏搖頭否認,以前我還請你吃過大餐耶。

重點是他們都看得見我。

我似乎打擾到這場派對了。

此時我的表情是什麼樣子呢?

走到距離自己最近的克里斯塔面前,從口袋裡翻出一大疊自由之翼,挑出一個交給她。

別問我怎麼知道哪個是誰的,全憑直覺,當然最乾淨的那片是要給利威爾的,不知道他這一世還是不是潔癖?

不管大家莫名或訝異的目光,我只是繼續把過去的自由一一送還。

將最後一塊放到艾倫手中,視線卻越過他到後方窗外的景色。

湛藍的大海。

收回視線並退開,有些歉疚地看向前利威爾班,他們的羽翼我沒回收到。

環視室內一圈,確定每個人手裡都有那份自由後心裡感到踏實。

身體自行動了起來,回神時已作出早就失傳的軍禮。

我先是愣了愣,而後嘴角勾起無奈的笑。

Flügel der Freiheit.

──為現在活著與過去已亡的你們獻上心臟。

──為你們、獻上自由之翼。

轉身,不帶留戀地離開這個地方。

──離開這個、不再屬於我該存在的世界。

 

-end-

 

    文章標籤

    進擊的巨人

    全站熱搜

    三杯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