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債文

*一時腦洞這樣…然後超級短(#

R18…的前戲的前戲(什麼鬼

*小菊你不但攻了還黑了(#

======================================================

 

本田菊是真的不知道現在到底是什麼情況。

沒錯,他只不過是路過某家酒吧時湊巧撞見被店家丟出來的亞瑟,然後基於責任感跟同情心(?)把醉得一塌糊塗的對方扛回家而已。

剛剛也只不過是把被對方吐得同樣一塌糊塗的上衣脫掉而已,到底是怎麼發展成現在這狀況的啊?

亞瑟將菊壓在身下,一雙眼蒙著一層水氣,配上湖綠色看來好不誘人。

帶著酒精味的氣息不斷打在自己臉上讓本田覺得自己的慾望開始蠢蠢欲動了。

「柯克蘭先生…請放開在下…」

為了對方那剩下沒多少的節操與很容易在「運動」後發疼的腰著想,本田菊盡量讓語氣聽來是冷淡的。

「跟平常一樣叫人家亞瑟啦~菊…」

含糊不清的吐出一句話,尾音則收在他跟對方的口腔內。

菊本來就知曉亞瑟的技術並不差,但沒想到酒醉之後的他技巧好到讓人無法招架。

熟捻的撬開菊的牙齒並與其舌頭糾結,亞瑟時而輕咬或舔弄,隱隱含著身為日不落的霸氣與愛憐的溫柔,直到氧氣幾乎完全抽乾後才留戀不捨的抽開唇瓣,並舔去身下那人分泌過多而流出嘴角的唾液。

泛起潮紅的臉頰、水氣氤氳的雙眸與細碎的喘息,全部加乘起來等於情慾的一觸即發。

明顯感覺到身下的分身已經微微抬起頭來,現在的菊光是要維持住自己的理智就很吃力更別提去拒絕對方了。

然而菊在深吻之後的沉默卻被亞瑟誤認為被默許了,於是親吮啃咬的動作便開始向下移動,在白皙的脖頸上留下點點粉紅。

「唔…」

菊微微蹙眉,被對方這樣一弄,本來就快斷掉的理智線更加不堪一擊,不過如果亞瑟不要去按胸前的兩點他還有信心能撐下去--

胸前傳來一陣酥麻。

恭喜你剛剛抽中大獎,獎品是理智斷線只剩情慾肆虐的本田菊一只。

***

隔日。

...顛帝國終於睡醒了,但首先迎接他的不是外頭明媚的好天氣,也不是宿醉引發的頭痛。

「呲…痛!」

亞瑟被腰間傳來的疼痛弄得苦不堪言,表情有些痛苦的臉在發現自己一絲不掛後呈現呆滯狀。

因宿醉而略顯混濁的頭腦一時間還沒整理出把自己搞成這副模樣的原因,只有得到「昨天去酒吧,接下來只剩一片空白」這種對現況無注意的事情。

拉門忽地被拉開,瞬間灑入的陽光讓亞瑟睜不開眼。

那人穿著熟悉的鵝藍色著流,臉上的表情因逆光而模糊了幾分。

亞瑟這才發現這房間的裝潢是標準的和風。

而腦袋也終於在這時做出「昨天喝醉了被某日本友人撿回家了」這個結論。

作為紳士被伸出援手時道謝是基本禮儀,只不過到嘴邊的感謝詞在聽聞對方說出口的話語後自動轉成──

「亞瑟,在下真心建議你不要再去酒吧喝酒了,雖然你醉了之後技術很好但年紀都大了不好一晚玩這麼激烈。」

無聲的尖叫響徹本田府的每一個角落。

「早餐在下替你拿來了,畢竟現在你好像也沒辦法離開床…」

本田菊將手中的托盤放到塌塌米上,目光上下打量用被子把自己包起來的亞瑟。

「菊昨晚什麼都沒發生過對吧對吧對吧?!」

隔著被子傳來含糊不清的句子,被問的那人只是不置可否地微笑著。

「是什麼都沒有沒錯。」才怪。

沒錯,他才不會告訴眼前的人這房間其實有裝隱藏式攝影機,所以昨晚的事情全被一點不漏地記錄下來了。

啊?你問為什麼房間裡會有那種東西?

路德維希和菲利奇亞諾、安東尼奧跟羅馬諾還有王耀每次過夜都來這間(然後伊凡也就跟著過來),再然後…你瞭的。

 

(完)

    文章標籤

    本田菊 朝菊 菊耀

    全站熱搜

    三杯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