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債文

*惡魔×契約者

*崩壞有,慎入

========================================================================

 

「哪~小赤~」

紫髮少年懶洋洋地停在半空中,一雙深紫色的翅膀緩緩拍動著。

後者只是專注於自己的作業上,絲毫沒有要理會前者的打算。

「快點決定今天的願望啦~這東西很煩人欸~」

紫原扯了扯綁在脖子上的項圈,表情很是厭惡。

赤司微微嘆了口氣,終於停下手邊的工作,並看向與自己簽訂契約的惡魔。

一條長長的惡魔尾巴少見的左右搖晃,向來慵懶的臉上亦浮現不耐的神色。

去年訂契約時不是說只要提供夠多零食就不會煩人的麼…

「急什麼,時間不還多得是?」

赤司的嘴角勾起,把玩起那條繫在項圈上的鐵鍊。

「…我想現在把你捏個粉碎。」

紫原黑著臉應聲,卻沒有做出下一步動作,這讓赤司露出高傲的微笑。

學院有一傳統,即每位巫師部的學生在升上第二階段時須與該校的惡魔締結契約。

紫原敦,在學院的惡魔部中是名列前茅的強者,論及力氣大小和魔力多寡幾乎沒人能贏過他,想和他訂下契約的人更是難以計數。

而紫原本人開出的契約者條件只有兩項:比他強跟隨時提供零食。

後項對絕大部分就讀這種明星私校的學生們當然是不成問題,令人退卻的理由是因為前項。

比他強,這是多困難的事啊!

不、根本是不可能!

單就普通惡魔來說,各方面都比做為人類的巫師要強上太多,想要贏過可以一人輕鬆擺平五個普通惡魔的紫原敦更是天方夜譚。

綜合以上原因,紫原被得到「最好打發(?)也最不可能收服(?)的惡魔」這般的稱號。

不過呢,就像規則是訂來破壞的,稱號這種東西本來就是暫時性的隨時能有人來破除,而赤司征十郎便是那位成功將不可能化為可能的人──那位才剛入學便成為巫師部歷史上屈指可數的特等級資優生。

不過對戰時卻沒人看到過程,只知道從專用教室裡出來時紫原就已經跟赤司締結好契約了,時間點恰好是一年前的今天。

「小赤~快點啦~」

紫原明顯不悅不耐的催促自己的契約者。

誰會記得「每年契約成立之日惡魔須無條件完成契約者的願望」這條不成文的規定啊!

赤司只是頗有興味地注視著那條綁住惡魔的紅色項圈,好像對那無趣的單色系物品百看不膩似的。

「…你有毛病啊小赤。」

唰,室內響起刀刃劃破空氣的聲響。

一把赤紅的剪刀掠過紫原的臉頰深深插入水泥牆裡。

紫色惡魔縮了縮肩,懶懶地飄回上舖。

說實話,他可不想被一個自稱連神都敢殺的巫師就此滅口。

「願望麼?」

赤司嘴角的那抹高傲增加了一絲笑意。

「敦,你變成人類吧。」

趴在床上的紫原遲鈍的眨了眨眼。

「…哈?」

「怎麼?有意見?」

赤司飄到紫原的床尾處,坐下。

「願望比想像中的簡單啊…」

後者嘟噥,咖茲咖茲地吃掉最後一片薯片。

碰,就在紫原叨唸完一長串的咒文後,床上頓時煙霧瀰漫。

待白煙散開後,本是惡魔的人盤著腿,用有些新奇的神情打量自己。

赤司支著下顎,仔仔細細地檢視對方每一個部分。

長相與肌理線條與惡魔時無異,頭上那兩隻礙眼的角、暗色的翅膀、銳利的指甲和虎牙與左晃右去的尾巴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偏向人類的膚色──這讓他看起來有精神些了。

「不過小赤,你要我變成人類幹什麼?」

束縛住脖頸的項圈消失無蹤讓紫原頓時心情大好,如果此時尾巴還在應該能看見它開心的左搖右晃。

「幹嘛啊…」

赤司緩緩向前探去,動作中帶著曖昧與誘人。

「當然是想吃掉你啊。」

紫園沉默了幾秒,突然一把拉過面前的紅髮少年。

視線旋轉,回神時赤司已被壓在紫原身下。

「來看看是誰吃掉誰吧,小赤。」

紫色的瞳孔難得充滿幹勁參雜著閃爍不定的慾望,其上映著赤司的身影。

他露出期待的笑容,赤紅色亦被情慾佔據。

「可別讓我感到無聊或失望啊。」

 

()

    三杯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