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債文

*歡脫文,大概(?

*後半對話文

*結局得不明不白不知所云有

================================================================================

 

「啊~啊,本大爺一個人還是很快樂啦哼哼!」

隨意地將酒一飲而盡,基爾伯特吐出一串含糊的句子。

明知大清早的就喝個爛醉會被罵,他還是照樣喝了。

近來路德維希為了經濟議題和照顧菲利奇亞諾幾日沒回家弄得胃犯疼只差沒去掛急診了,根本沒時間回家。

於是,現在家裡只能用一片狼藉來形容了,凌亂程度簡直就像被小偷打劫強盜搶劫颱風掃過野牛踩過的那般慘狀。

「哼~哼~啦啦啦~本大~爺~一個人也~很快樂~啦啦啦~」

已然醉到世界邊緣的基爾伯特哇啦啦地大聲唱著無意義的歌詞。

就算就這樣消失也沒人會發現吧?

心頭一閃而過的苦澀,餘韻停留在味蕾揮之不去。

轉眼間,他又喝乾了三大杯的啤酒。

突然想起兩位損友,最近他們也都因為經濟問題忙碌不堪。

大家都在前進的現在,只剩下自己被留在遠遠的後頭了呢…

「呼哼哼…本大爺…一個…人也……」

快樂…

 

「喂~基爾?哥哥我來囉!醒醒!」

「他睡死了欸法蘭。」

「嘖嘖,到底喝了多少酒啊,而且居然沒有邀請哥哥我!」

「嗯…不知道番茄有沒有醒酒的作用…」

「…安東拜託告訴我你不是認真的──」

啪!

「哥哥我說你這樣砸他會有用麼?」

「沒用…」

「唉唉~沒辦法啦!只好由哥哥我用愛來喚醒睡美人──」

「──法蘭你給我滾開!!」

被耳邊傳來的對話聲吵醒最後因法蘭西斯直接爬到自己身上終於忍無可忍的基爾伯特隨手抄起一個鋁罐用力砸向對方並推開,坐起身。

「還有安東!你幹啥拿番茄砸本大爺的臉?」

可惡,整個鼻子裡都是番茄的味道。

安東尼奧露出陽光的笑容。

「當然是為了叫醒你啊基爾!」

「給本大爺我用正常一點的方式啦!」

「小基爾你好過分居然拿破罐子砸哥哥我的臉!」

「要是本大爺不這樣做你豈不是要把我吃抹乾淨了嗎?!」

「小基爾你就那麼想被哥哥我吃掉嗎沒問題現在來吧!」

「別靠近本大爺!!」

「俺說啊…」

安東尼奧慢了好幾拍才反應過來,無奈地看著在客廳裡上演的「你追我跑」。

「再不出門酒吧就要客滿了喔?」

酒吧?基爾伯特茫然地望著兩人。

「喂喂小基爾,你不是忘了吧?」

法蘭西斯誇張地搖了搖頭。

「今天是酒吧之夜啊!」

「…本大爺以為你們早忘了…」

「怎麼可能啊,基爾你喝太醉了嗎?」

安東尼奧傻呼呼地笑了。

「咱們怎麼可能會忘記呢!」

 

──我們可是,缺一不可的惡友啊!

 

-END-

    三杯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