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詞改寫

*初試,所謂的渣渣文

========================================================================

8151228分。

我看了看屏幕上顯示的時間,然後收起手機。

今天天氣很好,好到快要把人融化成一灘水。

舉起手遮擋陽光,汗水又沿著臉頰流下來了。

天空都藍到有點不自然,有點眩目。

令人感到病懨懨的午間,我跟馬可坐在鞦韆上有一句沒一句的閒聊著。

「阿爾敏不是有邀你一起去游泳嗎?」

馬可問,任由懷中的貓咪安穩窩在腿上。

…那樣不熱嗎?

「去看他們兩個放閃?這種苦差事就免了吧。」

我抽了抽嘴角,無力地回答。

馬可用苦笑當作回應。

的確,即使艾倫不願意,他跟米卡莎還是能無意間閃到旁邊的可憐人。

「不過,夏天很討厭呢。」

馬可唐突地說道,用不太在意地口吻,手撫摸地貓咪的背。

喵!

還來不及問為什麼這樣說,貓咪突然出聲,從馬可的身上跳開。

「欸?等一下!」

馬可起身,緊跟在貓咪身後。

我就這樣因為一隻貓咪而被一個人留在後頭。

嘆氣,也只好追了上去。

好像眼裡只看見貓咪一樣,馬可甚至沒注意到自己跑上了馬路。

視線裡跳出一抹刺眼的紅。

「!等等馬可——」

刺耳的煞車聲與人們的驚呼聲響起。

咚!

瞬間炸開的鮮紅占滿整個視野。

馬可的身軀被捲進卡車輪胎,拖行了短短數公尺才停下,微弱的哀號僅僅持續數秒便中斷。

鮮血飛濺到電線桿、交通號誌跟我的臉上。

空氣中充滿了鐵鏽味與馬可的氣息,加上炎熱的窒息感幾乎要讓人喘不過氣。

人行道另一頭,長相與自己神似的人影譏笑著。

這不是謊言喔?

吵雜的蟬聲震耳欲聾,視線在一片喧鬧中轉為模糊。

最後看到的是混合在一起的水藍跟鮮紅。

 

睜開了眼,感覺得到附在皮膚上的那層薄汗。

指針滴答滴答的聲音在耳邊無限循環。

現在是幾點?

拿起枕邊的手機看了一眼。

814日,1204分。

腦海一隅傳來惱人的蟬鳴。

 

「阿爾敏不是有邀你一起去游泳嗎?

在一樣的公園進行一樣的對話。

不經意地想起昨晚的夢境。

可惡,那明明應該只是夢,為什麼讓人這麼不安啊。

「讓?」

馬可擔心地看向我。

來不及回答,那隻貓咪輕巧地跳離他的懷抱。

迴盪著的蟬叫中,似乎參雜了煞車的聲音。

眼前閃過一片鮮紅,鐵鏽味竄入鼻腔。

「欸?等——」

我伸手拉住馬可。

「今天先回去吧。」

馬可眨了眨眼,露出跟平常一樣的笑容。

「好啊。」

這次特意避開了那個斑馬線,雖然這樣會多花些時間但馬可似乎不在意。

經過那棟全年都在施工的大樓,陰影籠罩下來。

驀地,周圍的人們全抬起頭,指著上方尖叫。

跟著抬首,高懸在上方的鐵柱從絞鍊上脫落,直直朝著這裡下墜。

有沒有這麼走運啊混帳!

回頭,現下的首要任務是讓馬可離開以免被波及或喪命。

然而,馬可卻自顧自地衝過去。

下一秒,直直落下的鐵柱用力貫穿馬可的身體,將他釘在地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慘叫聲響徹雲霄,蓋過了令人焦躁的蟬鳴。

再次的鮮血四濺。

馬可垂掛在鐵柱之間,不斷湧出的血液順著鐵柱在地上匯集成一片濃黑的血海。

不知從哪裡傳來風鈴的清脆聲響,伴隨不曾間斷過的悲鳴空虛地回響在樹梢之間。

想要上前,昨夜的那抹人影又再度出現。

帶著狂傲譏諷的笑容,他伸手輕輕推了我一下。

這不是夢喔~

暈眩感漫天蓋地而來。

扭曲的視界中出現馬可的側臉。

他…在笑?

 

一樣在814日的1204分醒來。

 

☼☼

815日。

衝進公園,拉起馬可轉身就跑。

「欸欸?讓?」

沒有多加理會被自己拉著跑而一頭霧水的馬可。

避開那個斑馬線和昨晚的那棟大樓,踏上了天橋。

那抹人影面無表情地靠在天橋另一頭的欄杆上,對這邊輕蔑一瞥。

「唔!」

緊張和驚嚇,手下意識地放開了馬可。

接著立刻驚覺剛剛自己做了什麼。

只要「他」出現的地方馬可就會…!

轉頭,馬可瞠大雙眼向後倒。

碰!

血花四散,染紅了樓梯底層。

 

暈眩。

嘲笑。

醒來。

815日。

被從貨車上飛出來的大量剪刀刺死。

 

暈眩。

嘲笑。

醒來。

815日。

被騎著腳踏車的小孩撞到向後跌倒,用力撞上了玻璃。

 

暈眩。

嘲笑。

醒來。

815日。

被鐵球棒砸中頭部。

 

暈眩。

嘲笑。

醒來。

815日。

遇上神經病,被潑上汽油然後以火柴點燃。

 

暈眩。

嘲笑。

醒來。

815日…

 

☼☼☼

到底重複了多少個815日啊?

五年?還是十年?

不管怎麼做都會被「他」嘲笑著奪走…

不對。

還有一個方法。

如果是早就察覺到了的那個方法,馬可絕對不會死。

 

815日。

沒有硬是把馬可從公園中拉走。

一樣的對話。

貓咪也一樣跳走。

馬可一樣追了上去。

…沒錯。

既然無論如何都不能避免的話——

「我自己去總行了吧!」

伸手抓住馬可的手腕,把他用力甩向身後的人行道,自己則因為反作用力被甩到馬路上。

下個瞬間,身體直接撞上卡車。

跟第一次一樣的血花噴濺。

令人作嘔的紅不規則反射在馬可的瞳孔中,還有這具被輾壓的身軀。

瞥見人群中的「他」,表情包含了憤怒與震驚。

哼,輸了吧?

勉強勾起微笑,無聲地對著那個人影說著「看吧?」。

然後我看到「他」哭了。

開始錯亂的視線中,在馬可身旁看到了另一個人影。

…啊啊,原來如此。

打從一開始,不斷重複這個夏天的人就不只我一個。

「馬可」抬頭看了我一眼。

那是在堅持些什麼的眼神。

意識緊接著斷線,沒入黑暗。

 

☼☼☼☼

時間是814日的早晨。

馬可從床上坐了起來。

睡在地毯上的貓咪輕輕躍上隆起的被褥,縮成一團。

馬可的手輕輕放上貓咪的背上。

「還不行呢…」

低喃被蟬鳴沖散,轉瞬間消失在炎炎夏日之中。

 

 

-END-

    文章標籤

    進擊的巨人 馬可讓

    全站熱搜

    三杯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