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續中篇

全員一起OOC(

基爾我真的愛上你了(等等

======================================

 

路德維希失魂落魄地坐在床尾。

今天是被關在家中的第六天。

基爾伯特倚著門框,雙手環胸,看著自己的弟弟。

吐出微弱的嘆息,他走到路德維希面前蹲下。

「威斯特,我不強求你忘記小菲利。」

他說,凝視著對方空洞的瞳孔。

跟得知菲利奇亞諾死亡的那天一樣,整個人連同靈魂都被掏空了似的。

「但你必須要無視那個幻想,我想這點你是做得到的。」

要是平常基爾說出這種話一定會被路德維希送去醫院掛急診…

端著食物走進房的法蘭西斯恰好聽見基爾伯特的話,心中很沒禮貌地蹦出這個想法。

他看著路德維希,無奈地苦笑。

自從菲利那孩子去世後他的精神狀況就一直不大穩定,會變成這副德性也不算在意料之外。

『威斯特很自責。』

從醫院回來後的當晚,基爾伯特安置好路德維希後找來法蘭西斯和安東尼奧小酌一番。

…嘛,如果一小時內三人就喝掉快要一打的酒算小酌的話(大部分都是基爾喝的)。

『他一直覺得、小菲利會死是、因為他。』

話都講得含糊不清,可見基爾伯特有多醉了。

『…基爾,你喝多了。』

法蘭西斯搶走對方手中八分滿的玻璃瓶。

今天沒路德維希,再讓他喝下去事後的收拾可不得了。

『囉嗦!把本大爺的酒還來!』

基爾伯特伸手想要把酒搶回來。

『好啦基爾,明天還要照顧路德維希吧?別喝了。』

安東尼奧安撫道,邊將他按回沙發上。

這句話明顯奏效,基爾伯特撇了撇嘴,悻悻然地坐下。

『嗝、本大爺才沒醉…』

他碎念了一串跟剛開始的話題完全無關的句子,另外兩人則半是安撫半是敷衍地應著聲。

『他、覺得小菲利的死、是因為他…』

又重複了,法蘭西斯跟安東尼奧互看一眼。

『…路德維希這麼想也沒錯啦。』

安東尼奧開口,打破只有基爾伯特一人叨絮個沒完的局面,隨即被法蘭西斯扔了個眼刀。

這種時候不是附和人家而是好好安慰才對吧?

然而法蘭西斯也沒辦法否定這句話,因為菲利奇亞諾真的是為了買送給路德維希的禮物而被撞上身亡的。

要說他沒有錯也沒錯,說是因為他…好像也無法否認。

回憶到此,法蘭西斯僅僅用微妙而複雜的眼神看著路德維希。

 

也許一開始他們就不該相遇也說不定哪。

 

**

漫長難熬的寒假過去,開學的同時也迎來初春。

櫻花有的含苞待放,有的迫不及待地綻放了。

 

「還是看得到小菲利嗎?」

法蘭西斯優雅地坐在桌上,輕輕拈起落在肩頭的粉嫩花瓣。

自從被診斷出有妄想症之後,基爾伯特就不曾讓路德維希進廚房做便當。

現在的每天中午都能在校園中見到身為大學生的基爾伯特的影子。

如果時間上不允許,他則會請法蘭西斯、安東尼奧或伊莉莎白等人代為送達。

就跟當初路德維希自己擅自占用美術教室一樣,他得了精神疾病的事也在不知不覺間傳遍校園。

大家都十分有默契地不在他面前提到菲利奇亞諾的名字。

他們不知道的是,名字的主人總是定時定點地出現在路德維希面前,所以這麼做只會更加凸顯他的病情,讓他更加痛苦罷了。

今天基爾伯特因課程關係沒辦法抽身只好請安東尼奧幫忙。

湊巧法蘭西斯也沒事就跟著他來了,結果莫名其妙變成了前者替路德維希送便當,後者藉機找他親愛的子分去了。

路德維希聞言,正在書寫的動作用力頓了頓,然後才漠然地回了聲「嗯」。

「再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吧?」

法蘭西斯覷了眼對方有些奇怪的握筆姿勢。

路德維希動筆的速度似乎有加快趨勢。

法蘭西斯自顧自地繼續說道:

「既然你一直看見小菲利,是因為你覺得有什麼虧欠他吧。」

疑問,卻是用肯定的語氣。

「如果是這樣,做再多的治療都沒用,自己的心結解不開可沒人能幫你。」

雖然是背對著,但法蘭西斯仍可想像路德維希現在臉上的表情。

啪,筆直直落到地上。

虧欠他…什麼?

虧欠他好多東西。

一句道歉。

一句我愛你。

「看來你有答案了。」

法蘭西斯撿起那隻斷水的原子筆並放到桌上。

門外傳來逐漸接近的吵雜聲。

磅!

「羅維諾門不能那樣開啊會壞掉——」(法蘭:不其實已經壞很久了…)

「番茄混帳你閉嘴!」

相貌神似菲利奇亞諾的少年粗暴地甩開門,朝著緊跟在後的安東尼奧吼了幾句後氣勢凌人地衝到路德維希面前。

路德維希只覺得不管是胃還是胸口都開始犯疼。

從不斷沁出的汗水跟急速喘息的狀態還有方才的聲響來看,羅維諾應該是用了全力跑過來的。

羅維諾粗魯地抹掉臉上的汗珠後抓起路德維希的領口。

後者擰起眉頭,想要弄掉那雙死死揪著自己的手。

法蘭西斯阻止欲上前制止的安東尼奧,以眼神示意他不要插手。

羅維諾瞪著他,咬牙。

「給我去探望蠢弟弟啊混帳!」

這句話他幾乎是用吼出來的,眼角滴出透明的水珠。

路德維希震驚地看著眼前開始哽咽的羅維諾。

「…去看他啊…你這馬鈴薯混帳…」

「俺說路德維希,你是唯一一個沒有出席小菲利的葬禮的人喔。」

安東尼奧接續說道,擔心地覷了眼羅維諾。

「這個假日是他的生日,去看看他吧?」

對啊路德,我等你好久了,你都沒有來…

耳邊響起菲利奇亞諾的聲音。

路德維希猛然望向站在門口的他。

還是一樣的笑容。

只是這次,似乎多了點落寞。

 

***

路德維希跟在羅維諾跟安東尼奧身後,手裡拿著一束純白的雛菊。

菲利奇亞諾走在前方,不時回首,臉上帶著開心的笑靨。

這傢伙是以為這是野餐嗎…

路德維希雖然無言,臉上還是浮現不易察覺的淺淺笑紋。

「哪哪路德!這邊!」

最後,菲利奇亞諾索性轉身,拉起路德維希的手往墓園深處衝。

「喂、等等…」

路德維希沒有甩開他的手,也沒特別去反抗,就這麼被菲利奇亞諾瘦小的身軀拖走。

「…那個混帳知道笨蛋弟弟的墓在哪?」

被拋在後頭的羅維諾面無表情地凝望路德維希漸遠的背影。

「畢竟是小菲利的戀人,總會有辦法知道的。」

安東尼奧的嘴角攀上陽光的笑容。

「羅維諾,我們晚點在過去吧!」

「…真是麻煩的傢伙。」

羅維諾抱怨幾句,轉身,往反方向走去。

安東尼奧向後瞟一眼路德維希離去的方向,隨後跟上羅維諾的腳步。

 

****

Ve!路德快點!」

菲利奇亞諾不停推路德維希,語氣有掩飾不住的愉悅。

路德維希任由他推著自己往前,眼底盡是寵溺。

因為會卻步,所以能讓他推動自己了。

不久後,菲利奇亞諾停下動作,逕自走到一塊墓碑前面。

從沒想過短短幾步的距離會像隔了一片海那樣遙遠。

腳像是灌入了鉛,難以前進。

菲利奇亞諾側坐在自己的墓碑上,臉上還是那個溫暖燦爛的甜笑。

路德維希在墓前蹲下,指尖撫過墓碑上的文字。

放下雛菊花束,他拿出一條項鍊,小心翼翼地纏在花束上頭。

 

我來了。

那天我不該沒想清楚也問清楚,對不起。

抱歉,這麼晚才來。

這條項鍊,你之前說過很想要對吧?

這是要給你的生日禮物。

生日快樂。

Ich liebe dich.

 

路德維希小聲而緩慢地說著,雙眼蒙上一層水氣,伴隨一字一句匯聚淚滴自眼眶流出。

「呐…路德。」

坐在墓碑上的菲利奇亞諾輕喚道,伸手觸碰到路德維希的臉頰。

Grazie.

路德維希快速抬起臉。

菲利奇亞諾哭了,雙手捧起路德維希的臉。

臉垂下,他在那雙略顯蒼白的唇上留下蜻蜓點水卻深情的一吻。

Ti amo.

他低喃,又哭又笑地。

手緩緩鬆開,菲利奇亞諾用指尖推了一下路德維希。

明明沒有重量,路德維希卻被推得用力跌坐在地上。

——再見。

菲利奇亞諾用嘴型無聲地說道,然後消散在路德維希面前。

「!菲利——」

路德維希伸手,溜過指尖的只有初春微溫的暖風。

 

 

 

那天之後,路德維希再也沒看到菲利奇亞諾的身影了。

 

-全文完-

 

======================================

後記

終於把五月的文寫完了!(拖了三個月…

沒想到這篇被我分成三篇才發完…(

那個菲利奇亞諾真的只是幻影嗎?

這個說實話我也不確定(

這篇的惡友我好喜歡,大家都好溫柔!好吧除了安東有點粗神經…

預定會有一篇子分視角的番外,不過畢竟只是預定所以還是不要太期待比較好喔(被打

 

    文章標籤

    APH 獨伊 親子分 惡友

    全站熱搜

    三杯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