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續上篇

※後段虐到完,大概?

※路德大崩壞

※貌似有黑塔鬼的既視感

※基爾我可以說我愛上你了嗎?(喂

======================================

 

開學後一個禮拜,路德維希才終於再次來到這間美術教室。

站在門口,他深吸了口氣,打開門。

沉澱的空氣,沉澱的時間。

因未打掃而沉積的灰塵清楚可見,空氣中亦不乏被陽光照耀而顯眼的塵埃。

路德維希沉默地來到固定的位子,拿出抹布擦拭乾淨椅子及桌面後坐下。

手中的便當輕輕放在桌上,在空曠的室內激起了回聲。

忽然,門被拉開了。

「咩~路德終於來了!」

熟悉的聲音撞擊著他的耳膜。

背後傳來一股溫度和柔軟,令人思念到抓狂的氣息圍繞上來,紅棕色髮絲垂落在頰側。

「欸?路德沒有幫我準備便當喔…」

路德維希的喉頭上下滑動著,一時間思緒千迴百轉,到嘴邊的語句沒有一字出得來。

Ve!?路路路路路德為什麼哭了!」

轉頭,自己流淚的難看模樣倒映在菲利奇亞諾透明澄澈的焦糖色瞳仁上。

路德維希用力起身,嚇得菲利奇亞諾差點跌倒。

「…路德,你還在生——」

耳邊響起微弱的衣物摩擦聲。

路德維希溫柔而不失力道地將菲利奇亞諾擁入懷中。

對不起。

那時我誤會了。

歡迎回來。

在國外有沒有好好玩?

我…

想訴說的千言萬語僅僅化作一聲嗚咽,消溶在炎炎夏末中。

菲利奇亞諾猶疑了會,手才小心翼翼地搭上對方寬闊的肩膀。

「路德,我回來了。」

他笑了,一如平常那樣,溫暖而柔和。

 

※※

「咩~路德~pasta!」

「你不會自己帶麼…」

路德維希無奈地拿出兩個便當。

就跟上學期一樣,兩人在午休時間來到這間廢棄的美術教室。

唯獨不同的是,菲利奇亞諾每次都比路德維希早到,也比他早離開教室。

挺新鮮的,不是嗎?

老是很晚才到,需要他叫才會離開教室的人竟然這麼自動自發。

「好好粗~」

「吃到鼻子上了。」

掏出手帕,路德維希替對方擦掉鼻尖上的醬汁。

看見菲利奇亞諾的滿足樣,他露出淡淡的笑容,支著下顎邊翻閱書籍邊享用午餐。

秋日的陽光灑進,暖中伴著不時吹起的涼爽秋風,正適合睡個午覺。

不一會,鼾聲遲緩而平穩地響起。

路德維希苦笑地看著睡著的菲利奇亞諾,為對方蓋上自己的外套。

一如往常。

完飯後畫畫、看小說,偶爾睡個午覺。

他收起餐盒,小聲地。

然後便繼續沉浸在閒適的午間時分。

路德維希還是沒有向他道歉,而是貪婪地享受佔有著短暫的美好。

反正還有機會。

對於向來一板一眼的自己居然會有這樣的想法,他有那麼點意外。

這傢伙的影響也許比自己想像中的深也說不定。

他暗忖,視線掃過一個個文字。

對了,明天應該要帶什麼口味的義大利麵啊…

 

※※※

「喂威斯特,有人陪你啦?」

百般無聊地坐在沙發上,白髮紅眼的青年將啤酒一飲而盡後問正在廚房中忙碌的少年。

「哥你在說什麼,一直都有啊。」

路德維希攪拌著醬汁,瞥了眼自家哥哥。

基爾伯特聞言蹙起眉,隨手把空鋁罐扔進垃圾桶。

一直都有?

他來到路德維希身後,望了眼鍋中的東西。

「…威斯特。」

「不要靠這麼近,會很難工作。」

基爾伯特不理會路德維希的抗議,反而用力將他轉向自己。

路德維希皺著眉,直直看著那雙酒紅色的眼。

一陣沉默,只有醬汁煮滾的聲響迴盪。

「——威斯特,拜託你看清事實,『小菲利已經死了』。」

啵,什麼東西破裂了。

「本大爺之前就很疑惑了,為什麼你每天都要把做好的便當完整無缺地帶回來倒掉再裝新的。」

基爾伯特放開路德維希,逕自走向流理台。

「我沒有…」

路德維希回答著,表情像是迷路的小孩般不知所措。

「那這是什麼?」

基爾伯特拿起擺在一邊的餐盒,打開盒蓋將裡面的東西拿到自己的弟弟面前。

奶油培根義大利麵沒有一絲被食用過的跡象,上部的麵條早因冷卻過久而變硬泛黃。

嘆氣,基爾伯特把餐盒中的麵條倒進垃圾桶。

「路德維希,菲利奇亞諾因為在國外出車禍過世了,你應該知道的。」

他關上瓦斯爐,很難得地叫了全名。

路德維希愣怔怔的呆站在原地。

菲利奇亞諾、死了?

他的確過世了啊,在暑假期間,在那個遙遠該死的國外。

可是這些天我不是跟他在一起嗎?

「…沒有啊哥哥…」

路德維希低語,語氣夾雜著自己都沒發覺的瘋狂。

「菲利他還活著,今天才見過面。」

基爾伯特的眉頭皺得更緊了。

「威斯特,你去休息。」

語畢,不管對方的意願把他趕到房間裡,關門。

基爾伯特靠在門上,不讓門板另一端的弟弟有機會出來。

「現在你該好好睡一覺,威斯特。」

他說,煩躁地撓了撓頭。

「哥——」

「停,威斯特,我沒不相信你。」

基爾伯特直接打斷路德維希的話。

「明天我會去你的學校。」

路德維希安靜下來,胃開始隱隱作痛。

「…等等,哥,你說什麼?」

明天要來學校?

「唔、本大爺不會像上次那樣啦!」

基爾伯特以迅速到不可思議的速度出聲喊道。

 

※※※※

路德維希以破門的氣勢打開美術教室的門。

Ve?路德你來啦!」

坐在桌前繪畫的菲利奇亞諾抬頭,雙眼笑瞇成兩條線。

路德維希稍稍鬆了口氣。

「看吧哥,菲利他就坐在那。」

緊跟著踏進教室的基爾伯特環視室內一回,而後面向路德維希。

「威斯特,我沒看到小菲利。」

他說,表情很嚴肅。

「他就坐在那裡啊,菲利,你也回應一下——」

路德維希指著菲利奇亞諾,目光亦停駐在他身上。

菲利奇亞諾燦爛地笑著,無邪又天真。

「哪路德,我肚子餓了~」

路德維希微微蹙眉。

「菲利。」

「哪哪~今天沒有pasta嗎?」

「菲利奇亞諾。」

「對了!路德你看~這是剛剛畫的喔!」

「菲——」

啪!

路德維希瞬間還不明白發生什麼事,直到臉頰上傳來一陣火辣辣的疼痛。

「路德維希你夠了沒?」

基爾伯特放下手,酒紅色的瞳眸裡蘊含憤怒。

路德維希茫然看著自己的哥哥。

Ve?路德為什麼不理我?生氣了嗎?」

而菲利奇亞諾只是站在基爾伯特身後,歪著頭對路德維希拋出問題。

 

當天,基爾伯特替路德維希請了下半天的假並帶去看精神科。

診斷後的結果是,他罹患了妄想症。

 

-(中)END-

    文章標籤

    APH 獨伊

    全站熱搜

    三杯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