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文,微黑化

.學生設定

OOC

================================================================================

 

阿爾弗雷德和亞瑟是一對秘密情侶。

在大家眼裡,阿爾是外貌才能兼具的籃球校隊隊長,而亞瑟是標準的資優生學生會會長。

他們各自擁有足以令人嫉妒的特質,亦過著令人羨慕的美好校園生活。

然而實際上,他們卻各自厭煩著這光鮮亮麗的一切。

阿爾期望生活能有多一點的樂趣,亞瑟期望生活能有多一點的變化。

這樣的兩人相遇後,或許是因為想法雷同,意外容易地被彼此觸動心弦,相處時總像兩隻受傷的小貓相互舔舐對方的傷口,小心而溫柔。

對他們而言,短暫的互相依偎是一成不變的生活中僅有的一絲慰藉。

 

**

某天早晨,阿爾收到了一台掌上型遊戲機。

《完美人生》,遊戲標題寫著。

阿爾四處張望,確定周圍沒有人之後進入遊戲。

 

請輸入名字_

 

畫面出現這麼一句話,下面出現英文鍵盤。

阿爾思忖了一小會,輸入了Arthur Kirkland,按下確定。

一陣短暫的黑屏後,說明文字開始逐一浮現。

 

這是一款人生養成遊戲,若欲重新來過請按reset_

注意,按下此鍵後全部都會抹消掉_

如欲完全結束請返回標題點選結束遊戲_

請務必確認您所輸入的名字為您本人的真實姓名_

請問是否要修改名稱?

 

阿爾看著那個是的選項許久,嘴角向上一勾,選擇了否。

又是短暫的黑屏,這回出現了畫面。

一隻毛絨絨的兔子出現在畫面中央,毛色與瞳色都像極了亞瑟。

阿爾咧嘴一笑,開始玩起這款對他而言在無趣不過的遊戲。

現實讓人煩躁,那麼就來養自己的戀人來過個癮吧。

 

***

阿爾注意到最近的亞瑟有點不太對勁。

首先,他經常遭遇天外飛來的災害差點奪去性命。

其次,他經常會突然消失無蹤,然後又突然出現。

最後,他經常有記憶斷層。

周圍的人都認為亞瑟是壓力太大而失常甚至染病,因此暫停他在學校的一切職務好讓他能休息。

最近阿爾也有點在意他跟亞瑟之間的關係。

處不好?

不!是太好了。

最近的他們總能在還未開口前便知道彼此要表達什麼想要什麼。

好事,但也挺詭異的。

其中好幾次的相處狀況讓阿爾一瞬間誤以為他是在玩那個遊戲而不是跟真正的亞瑟在一起。

 

過沒多久,亞瑟的症狀也開始出現在阿爾身上。

像是以此為起始,他們莫名遭遇不測、莫名消失出現、莫名失憶的狀況也越發嚴重。

 

他們的生活開始逐漸脫序。

因不斷有巨大變動的生活而心力交悴的兩人,終於發現了些什麼。

 

****

——你的手上也有吧?那個『我』。」

亞瑟舉平雙臂,小心地維持著平衡。

「是啊。」

阿爾回答著,穩穩地站在邊緣。

他們現在在約有20層樓高的頂樓的圍牆上,風吹起他們的衣角和髮絲。

「託你的福害我死了好幾十次還被周遭的人認為是神經出問題。」

亞瑟雙手環胸,沒好氣地說。

OH!不客氣

「我沒在謝你!」

亞瑟按壓眉間,有種想把對方踹下去的衝動。

「最近HERO我三不五時就會死一次該不會是因為你想報仇吧?」

「唉呀你知道?」

……

還以為只是因為你不太會玩

阿爾是真的沒料到對方居然會這樣做。

「你有帶著吧?那東西。」

亞瑟斜眼睨著阿爾。

後者從口袋裡掏出遊戲機。

「還記得剛開始的?『如欲完全結束請返回標題點選結束遊戲』那句。」

亞瑟晃了晃手中的機台。

Well…當然記得。」

阿爾瞇眼,陶醉地注視著對方在夕陽的照耀下呈現朦朧的金髮。

亞瑟如居高臨下的王者俯視著圍聚在下方的人們。

被風吹散的微弱勸導聲勉強傳進耳裡。

他露出不屑一顧的冷笑。

「要試試嗎?」

阿爾聳肩,眼底透出的興致高昂與動作完全相違。

「好像只有摔死跟消失兩種選項啊

他感嘆,興奮地抿起嘴唇。

「我有美工刀,你要嗎?」

亞瑟從口袋中拿出美工刀,刀鋒反射橙色的光芒。

阿爾瞄了眼下方躁動的人群。

「他們要上來了呢。」

「啊啊,那就沒辦法了。」

亞瑟婉惜地說著,手直接放開刀鋒朝下的美工刀。

「好壞。」

「我倒覺得還好。」

說完,亞瑟拿起遊戲機開始啪啪啪地按起來。

阿爾見狀亦跟著開始動作。

叫出主選單,游標來到最後一個選項。

「阿爾。」

「幹嘛?」

「我一點都不喜歡你,遊戲也不是為了你才命名的。」

HERO我是因為你才命名的唷

白痴。」

亞瑟白了他一眼。

一起按下去,然後跳。

他們共有的默契,已經不用再多說什麼便能彼此了解下一步。

123——

 

 

 

-遊戲結束-

 

*****

事後在場的所有人都證實了,明明有看到兩個人影往下掉,最後落下的卻只有兩人份的外套和遊戲機(當然已經摔了個粉碎完全無法修復)。

因為無論怎麼找都找不到屍體,最後雙方家屬只好以他們的物品作為替代品下葬。

喪禮上,幾乎全校師生都來了,每個人都哭得淚流滿面。

法蘭西斯倚著樹幹,寶藍色的瞳孔不含一絲哀痛。

「吶伊凡,開心吧?小阿爾就這樣死了呢。」

他說,帶著滿滿的興味與惡質,手中拿著兩片晶片。

圍著素色圍巾的高大人影出現在他身後,瞄了眼對方手裡的物品,露出打從心底感到開心的微笑。

「當然囉!」

「你不怕被他的家人追打加告殺人罪啊。」

「他們敢嗎?嗯?」

「好過分哪伊凡。」

伊凡偏頭笑著,笑容像向日葵一樣燦爛溫暖。

「那你呢法蘭西斯

他喃喃,危險而低沉的。

「哥哥我可跟你不一樣喔?」

法蘭西斯撥玩著髮絲,嘴角歪了歪。

「哥哥我是因為小亞瑟覺得人生太無趣了所以才把這個偷偷交給他的,只是沒想到他會填小阿爾的名字哪。」

雖然是這麼說,但法蘭西斯眼底完全沒有任何歉疚。

「感嘆點錯了吧。」

「有嗎?」

伊凡不再應聲,而法蘭西斯只是持續玩弄著兩片小小的晶片。

 

 

 

——要是他們知道這兩個小東西裡承載的是亞瑟跟阿爾的生命的話不知道會作何感想呢

 

 

-END-

================================================================================

嘛…省略了很多地方沒寫但應該還是能看得懂吧?

 

    文章標籤

    APH 米英

    全站熱搜

    三杯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