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寫兵艾,大概不太好

※自擬設定有,現代向

※啊…個性崩壞…我盡力了(跪

※兵長和艾倫是學長學弟關係,年齡差?要怎麼腦補都可以喔(喂

---------------------------------------------------------------------------------

『兵長~』

今天依舊接到他的來電。

利威爾微微皺眉。

「不要叫我兵長,小鬼。」

『誒~』

他幾乎能想像出電話另一端的「小鬼」不滿都嘴的畫面。

「是今天?」

利威爾淡然問道,在斑馬線前停下腳步。

『嗯嗯!』

聽見對方朝氣滿滿的聲線,他的眉頭也舒展了點。

「不怕啊,艾倫?」

這回的回覆有些遲疑。

『…雖然還是會怕,但是成功之後我就能看到兵長了!對吧?』

艾倫樂觀的答覆讓他輕笑一聲——帶了那麼點的寵溺意味,至於兵長這個稱呼他也沒再去糾正了。

「…哼。」

『啊!差不多該動手術了。』

「別拖拖拉拉的,快去。」

利威爾聽見艾倫有些不平的嘟噥和道別後便掛斷了電話。

瞄了眼手中要送給對方的禮物,他的嘴角牽起一個不易察覺的弧度,快步走過斑馬線。

-----------------------------------------------------------------------------

 「唔…」

他動了動手指,慢慢爬起身。

沒有任何東西。

沒有任何聲音。

一切只有靜謐和空白,大片大片的空白。

這是哪裡?

頭好痛…

他蹙眉,欲用手按摩太陽穴,才注意到手緊抓著手機。

像是觸動了暗示般,眼前開始浮現出一幕幕畫面。

都被打飛不知多少次,還是纏著他要他教功課(不過問題都讓他感到很無言)。

被他盯著打掃,結果出了很白痴的糗(之後還得收拾善後)。

拉小提琴時在旁邊聆聽,之後卻睡著時的睡臉(不過他還是幫對方蓋了被子)。

偶爾吵著要一起出去被他瞪一眼後噤聲,但還是不時往這邊偷瞄(結果還是去了)。

用很像小柴犬的表情向他告白。

眼睛突然之間看不清楚,最後被診斷要開刀時的表情,以及被他難得溫柔安慰後的表情。

過去的記憶化作照片,四散在整個空間中。

最後,一輛迎面而來的卡車佔滿了視線。

「…!」

他想起來了。

——剛剛被一輛闖紅燈的卡車撞上。

「哪個該死的…」

下意識的握緊拳頭,利威爾用力咬了咬下唇,卻並未感到任何疼痛,甚至連原本惱人的頭痛感覺不到了。

他看著手機屏幕上顯示的畫面,眼角明顯的跳了一下。

這什麼意思?

搞得像是留下遺言似的——

嘖,該死,的確是遺言了。

「…算了,就讓那個小鬼開心一下。」

俐落的輸入那幾個字後,送出。

「給我送達啊,不然…」

他淡淡的吐出可以讓人毛骨悚然的威脅。

不過直覺告訴他,這封簡訊「一定」會送到。

手機在訊息傳送出去後,慢慢化為碎片,自利威爾的手中向上飄升,淡去,消失。

令他意外的是,那些碎片的顏色居然跟艾倫的瞳色很像。

在逐漸消失的碎片之間,他看見艾倫再開朗不過的笑容。

利威爾垂下臉,淚水悄然滑落臉頰,越來越多。

可惡…

我——

-----------------------------------------------------------------------------

「艾倫?看得到嗎?」

他看著窗戶外頭的景色,使勁的眨了眨眼。

「嗯!看得很清楚喔!」

艾倫回頭看向阿爾敏和米卡莎,露出高興的笑容。

這樣就能見到兵長了!

「這、這樣啊…」

阿爾敏面露生硬的微笑,明顯在顧慮什麼,連米卡莎的表情都不大好看。

但是現在是現恢復清晰的艾倫並未察覺這點。

「兵長呢?兵長來了吧?」

他邊問邊準備走出病房去找人。

米卡莎卻在這時用力抓住艾倫的手腕。

「幹、幹嘛啊,米卡莎?」

 艾倫被對方的神情及舉動微微嚇著了。

阿爾敏走上前,有些艱難的開口:

「艾倫,你冷靜的聽我說。」

 

「——利威爾學長他出了車禍,現在命危,還在急救。」

-----------------------------------------------------------------------------

「艾倫!你先冷靜下來!」

阿爾敏好不容易追上奪門而出的艾倫,勉強阻止了他。

「阿爾敏!放開!」

「你先冷靜啊!」

兩人在走道上東拉西扯,倒也就這樣來到急診室外。

「艾倫、阿爾敏,適可而止吧,這裡是醫院。」

聽見兩人的打鬧聲(?)而前來制止的艾爾文低聲道。

在他身後,韓吉和護士正在小聲說著什麼。

「艾爾文學長!兵——利威爾、利威爾學長他——」

看著講起話來有點語無倫次的艾倫,艾爾文的表情更加沉重了幾分。

「還在急救,不過…」

「要有心理準備。」

韓吉突然插話,向來帶著笑容的臉此時是微微蒼白。

「救回來的機率…很低。」

-----------------------------------------------------------------------------

他默默坐在走廊的長椅上。

阿爾敏與米卡莎因為還有事所以先回家了,另外兩位前輩則跟著護士進了眼前的病房中。

翻了翻口袋,艾倫掏出一個小小的東西。

那是剛剛艾爾文轉交給他,從利威爾手中得到的「禮物」。

一白一藍,類似羽翼的圖示交疊,像是象徵著自由一般,做工很精細的吊飾。

沿著邊緣拿起想再看得清楚些,指腹立刻傳來一震凹凸不平的觸感。

仔細一看,不到0.5公分的邊緣上,刻著小小一行字。

 

Ich verspreche Ihnen

 

『兵長!』

『吵死了,別想。』

『欸~拜託啦兵長!不過只是交往而已嘛!』

(然後,艾倫被踹了。)

『去給我看眼睛,死小鬼,看完再說。』

 

然而看完之後他就住院了,之後利威爾也沒有再提過這件事。

這個是答覆、嗎?

咬牙,艾倫忽然起身跑上了醫院的頂樓。

想起了,方才艾爾文跟韓吉的神情與護士的話語。

正在努力搶救。

機率低。

心理準備。

「…混帳…」

他低語,指甲陷進了掌心的肉裡面。

「可惡啊啊啊!!!」

最後,無可避免地化做吶喊,直傳天際。

這算什麼!

好不容易終於好了,終於等到回覆了啊!

「……」

艾倫微微低下頭,陰影蓋過了他的表情。

然後,一步步來到頂樓邊緣的欄杆前。

 

——嘖,小鬼,你要幹嘛?

 

耳邊傳來理應在病床上急救中的人的聲音。

「欸?」

他猛然抬頭,尋找著聲音的主人。

沒看到任何人。

是幻聽啊…艾倫有點自嘲地苦笑了下。

 

——喂,不准跳下去啊,艾倫。

 

這回,聲音確確實實地從頭頂上方傳了下來。

正要抬首,額頭立刻被什麼東西用力踢了下去——雖然其實只有像羽毛掉落下來的感覺,沒有一絲疼痛。

「!」

漂浮在艾倫面前的,正是——

「…兵、兵長?」

 

——說過多少次不要這樣叫我了,小鬼。

 

利威爾抱著雙臂,一如既往地沒什麼表情,目光落在艾倫緊緊握著的拳頭上。

 

——哼,既然收到了就給我好好活著。

 

他淡淡地說道,身子輕輕一躍,消失在艾倫眼前,僅剩像花瓣的翠綠色碎片——又或者那就是花瓣?——往他身後拉出一條弧線。

「!兵——」

艾倫往後一看,利威爾降落在身後的不遠處,身旁浮出若隱若現的翠綠色花瓣。

 

——我會回去,所以現在立刻給我下樓。

——要是等一下被我發現你不在,你就死定了,小鬼。

 

利威爾漠然說著,眼神多了幾分命令的意味。

艾倫瞅著他好一會。

「…一定要回來喔,兵長!」

 

——哼,我什麼時候對你說過謊的?快下去。

【我不曾對你說過謊 所以…】

 利威爾的眼神中多了幾絲情感,但沒被已轉身下樓的艾倫看到。

淡淡地吁了口氣,他的身體化作片片花瓣後被風輕輕捲上天際,消散。

 【這是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了,無論是說謊還是……——】

 

幾小時候,急診室裡的他,心跳就此停止。

-----------------------------------------------------------------------------

艾倫一個人坐在醫院戶外的長椅上,手中拿著手機,上面掛著利威爾送給他的禮物。

嗡——嗡——

手機驀然震動起來,黑色的屏幕出現新訊息的通知。

「———!」

來自兵長的訊息…?

快速點開,內容只有短短一行——

 

 

 

 

 

 

 

 

 

 

 

 

 

 

Ich liebe dich.

 

(完)

=========================================

後記

 

不行了光是兵長那段回顧我的腦袋就快打結了…(癱

呃,第一次寫這個,寫到虐到自己真是夠了…

順帶一提,那個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後面接的是簡訊的內容喔~

    文章標籤

    進擊的巨人 利艾 兵艾

    全站熱搜

    三杯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