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架空,高中

※虐有請慎

※原本是單篇但有點長所以分篇

======================================

 

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

不是明明無法抵擋這一股氣息 卻還得故意裝作毫不在意

而是用自己冷漠的心 對愛你的人所築起的一道鴻溝

 

今天他依舊站在那。

「路德。」

他輕聲叫他的名字。

路德維希刻意忽視了那個呼喚,強迫自己的目光停在眼前的報告上。

「吶~路德~」

「路德路德~」

他只是一次次地呼喚著,棕色的眼眸眨了眨。

路德維希還是刻意忽略了他的聲音,手用力地握緊了原子筆,用力得指尖泛白。

「路德。」

「Ve…路德、路德路德~」

一次、又一次地叫著。

而他只是一次又一次地忽略掉,刻意又勉強地。

最後,他不解地歪了歪頭,轉身朝門口走去。

步出美術教室前,他再度回頭,對著路德維希露出燦爛一笑──他沒看到,但他很確信對方一定露出了那樣的笑靨。

「路德~明天見喔~」

腳步聲漸漸遠去,然而門卻沒有被關起來。

他記得的,他向來沒有隨手關門的習慣。

路德維希起身,走上前輕輕關上了門。

看向自己的手,原子筆的筆桿外殼因過度加壓而出現幾道裂痕,上頭沾染絲絲血跡。

手心上滲出幾許鮮紅,無聲地發熱發疼。

他知道自己的舊傷又再次因相同的理由而裂開,想必明天也會這樣。

路德維希抿唇,默默坐回方才的位子。

傷口依然發疼著,但他並未理會。

 

──畢竟,再痛也比不上胸口空缺了的那個洞所產生的,持續而緩慢卻又能讓人痛徹欲絕的劇烈疼痛。

 

※※

路德維希和他相遇是在高一春天的開學日的午休。

那天中午,他一如往常地來到這間美術教室。

由於個性沉默寡言,散發出的氣場又常讓人退避三舍,而他本來就不擅長也不太跟他人互動,因此沒什麼朋友。

用餐時間時,因為向來習慣一個人加上無法融入教室內的氣氛,路德維希便帶著便當離開教室,另尋一個可以獨處的地方。

最後找到的就是這間舊校舍的美術教室。

雖然有美術課,但全都在新校舍中的美術教室教學,老師們也不來舊的這間教室,校方似乎沒打算要拿來做什麼,門鎖壞了竟然也沒修。

而這個舊的教室就成了可以讓人隨意進出的地方。

路德維希本來有些猶豫的,舊校舍三樓以上的樓層本來就不該接近,未經老師允許就隨便佔用教室更是不太妥當。

不過之後他才發現自己多慮了。

某次被主任看到後,不知怎的大部分老師都知道了,但讓他意外的是大家全都抱著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態度。

於是,路德維希便放心地帶著這樣的習慣渡過第一個學期。

那段時間中,雖然偶爾會有好奇跑來偷看的同學,但從來沒有人敢踏進來的。

也因此,當路德維希走進教室,看到裡面的他時才會感到分外的驚訝。

總是緊閉的窗戶開著,窗外的櫻花盛開著,幾片花瓣隨風飄入了窗框的這一側。

少年站在敞開的窗戶前,在聽見教室門被打開的聲響後回過頭。

陽光在那頭紅棕色的髮畫上令人沉醉的色澤,也恰到好處地模糊了他的臉龐。

他朝後者露出燦爛一笑。

路德維希愣了愣,心跳瞬間漏了拍。

「Caio~」

他轉身面向他,臉上帶著甜甜的微笑。

「你就是路德維希?」

他問,往前了幾步到他面前。

「…啊、嗯。」

路德維希這才回神,淡淡地回答道。

「路德維希…路德…」

菲利奇亞諾哼歌似的小聲重複喃唸著他的名字,神情呆然,好像巴不得將這個名字烙印在腦海深處般。

「我叫菲利奇亞諾~請多指教喔~路德~」

最後,他露出熱情而燦美的笑容,對著路德維希這麼說道。

而菲利奇亞諾的熱情反應讓本就不大會與人相處的他亂了手腳。

「喔…嗯、嗯…」

自喉嚨中發出幾個單音節後,路德維希清了清嗓,有點彆扭地開口:

「…請多指教。」

當時的他並沒有思考太多。

也因此,他並未太在意對方是因為什麼原因而知道自己的。

他亦無法預料到日後自己的世界會有什麼樣的巨變。

 

※※※

春天慢慢進入了尾聲。

路德維希漸漸習慣和這個迷糊的少年中午時分在這裡享用午餐,習慣替他綁鞋帶以及睡著時蓋上外套,習慣他的氣息和聽他的話語。

不過,隨身攜帶的胃藥也變多了。

 

一日,他們一如往常地坐在彼此對面,各自做自己的事情。

「吶吶路德~這句話是什麼意思?」

路德維希聞聲抬頭。

菲利奇亞諾笑咪咪地將書從對面推到他面前,指尖指著那句話。

他無奈地放下手中的講義看向那行字。

Ich liebe dich.

「我愛──」

話未完,路德維希先紅了臉。

「呃…你還是去查字典吧。」

心中有鬼的他尷尬咳了幾聲後說道,臉又埋進了字句中。

在每天的短暫相處下,路德維希喜歡上了菲利奇亞諾。

他第一次喜歡上一個人,所以不知道接下來該怎麼做,他也不想讓他感到困擾。

要是告訴他,說不定以後就沒辦法再像這樣見面了。

路德維希強將注意力放在書中思緒卻亂得很,因此他並沒有注意到菲利奇亞諾在嚷完「路德好小氣!」後的目光一直停在他身上,眼底曖昧的什麼若隱若現。

「…Ti amo.」

他以任何人都聽不見的音量低語。

「Ti amo.」

菲利奇亞諾再次呢喃,語氣中滿溢著濃厚的思念與戀慕,臉上卻是快哭出來的表情。

如果路德維希此時抬頭,那麼他就會發現菲利奇亞諾的雙眸中並沒有坐在他面前的自己的存在。

也許,他就會問他在想誰。

也許,他會告訴他自己在思念的那個人是誰。

 

──那麼也許,之後兩人在一起時,他就不會在知道那段過往時質問他,以及他眼中的人影是否為自己而誤會、吵架也說不定。

 

學期末,菲利奇亞諾向路德維希告白了。

而他也答應和他交往。

生活依然,但比過去多了點互動,比如牽手,擁抱,接吻。

暑假期間,他們互相邀約去了彼此的家裡,每天一定有一通電話或簡訊。

轉眼間,半個暑假就在這樣的循環中過去了。

他們持續沉浸在戀情中的甜美生活中。

 

在兩人毫無任何防備之下,那天依然到來了。

 

※※※※

「Ve~不好意思路德久等了~」

菲利奇亞諾小心地端著放有飲料與點心的托盤走進房。

路德維希見狀,沉默地上前接過對方手中的物品,天藍色的雙眼蒙著一層陰霾,表情亦是籠罩在一片低氣壓之中。

菲利奇亞諾卻像是故意忽略這點,只是對著他道謝並附上甜甜一笑,然後開始滔滔不絕地說了起來。

「吶吶~路德我跟你說喔!下禮拜我跟哥哥要出國唷!」

「爺爺說今年剛好有空,叫我們過去玩呢!」

「我跟哥哥要到開學前幾天才會回來喔!」

「唔…不過這樣就沒辦法見到路德了…吶吶!路德會傳簡訊──」

「剛剛羅維諾告訴我了。」

路德維希冷不防打斷菲利奇亞諾的話,語氣有些冰冷。

後者偏了偏頭,目光直直看入對方沒什麼感情的雙眼。

然後,雙眼微眯,輕輕笑了。

「…這樣啊。」

「他不是說你們要出國這件事。」

路德維希淡然開口,聲音有些壓抑。

然後,他的下一句話令他愕然不已。

「我知道啊,因為我剛剛在門口都聽到了嘛!」

菲利奇亞諾一臉無謂地說道,臉上依然帶著淡淡的笑容。

路德維希不可置信地看著他。

此刻他的笑容意外地刺眼而諷刺。

菲利奇亞諾端起茶杯,潤了潤喉嚨。

「第一次見到路德時,我真的以為是他回來了呢。」

他說得輕鬆,語氣輕快。

「我知道他不可能再出現在我眼前了…可是路德跟他、長得真的好像——」

「所以就把我當成他的替代品?」

路德維希咬牙說道,心痛、失望、憤怒、錯愕全攪和在一起。

他多希望對方這時回答「沒有這回事」。

然而菲利奇亞諾一向是誠實的。

「…是有這種事沒錯哪。」

垂下臉,他的神情被瀏海和陰影遮蔽。

匡啷,心底傳來什麼碎了一地的聲響。

路德維希默默地站起身。

「路、路德?」

菲利奇亞諾伸手,卻一下就被對方揮開。

「我先回去了。」

他淡然道,逕自打開房門。

轉身,路德維希瞅著站在房間裡的菲利奇亞諾。

「既然你那麼喜歡他,我們——」

菲利奇亞諾瞠大雙眸,水氣開始瀰漫在他的瞳孔裡。

最後,他只是露出受傷的笑容,珍珠似的晶瑩液體順著臉頰滑下。

那瞬間,路德維希有想要衝上前替對方拭去淚痕的衝動。

但他壓抑住那股衝動,只有淡淡說了句「再見」然後關上門。

 

 

那是他們暑假最後一次見面。

再次見面,已經是開學的事了。

 

 

-(上)END-

 

    文章標籤

    獨伊 APH

    全站熱搜

    三杯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